本书作者的观察,尤其是他的“费解”,是很有意义和启发的

trortd茶黄绿红
2017-10-29 23:03:34

第一部分 整体的感受

我不懂法学,也不懂西方政治。我甚至不懂我国的行政流程、行政事务。我只是在阅读的过程中不断感觉到作者文字的潜台词,即他的逻辑的出发点,或者说目的、前提、因。我觉得这多少有些问题。

我觉得作者写作此书的目的主要是这样的,将西方的法学体系往中国这几十年的情况上套。那么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西方人为什么关注中国?我以为答案是很明显的,他们想搞清楚中国何以立国,何以存在,何以延续,以及何以变得有钱。

那么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要从法学入手,从西方法学经验的角度观察中国的土地权利问题?作者说土地是最为基本的、重要的生产资料之一,事关重大。其实作者也没有把话说死,在前言或绪论(我记不清了)里他还是限定了一下这个视角的意义和局限性的。

好,第三个问题,单从西方法学经验的角度看待我国的土地权利现象,也就是本书的主题,我觉得作者总是碰到一些难以逾越的困难,也就是他发现,这根本套不进去。但是他尊重了事实,即我国法律的缺失和我国的确在运转着甚至也发展了这两大事实。对此的结论,作者在前言或绪论(我记不清了)中已经讲了,即不得不承认西方的主流学说不适应于中国。仅此而已

...
显示全文

第一部分 整体的感受

我不懂法学,也不懂西方政治。我甚至不懂我国的行政流程、行政事务。我只是在阅读的过程中不断感觉到作者文字的潜台词,即他的逻辑的出发点,或者说目的、前提、因。我觉得这多少有些问题。

我觉得作者写作此书的目的主要是这样的,将西方的法学体系往中国这几十年的情况上套。那么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西方人为什么关注中国?我以为答案是很明显的,他们想搞清楚中国何以立国,何以存在,何以延续,以及何以变得有钱。

那么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要从法学入手,从西方法学经验的角度观察中国的土地权利问题?作者说土地是最为基本的、重要的生产资料之一,事关重大。其实作者也没有把话说死,在前言或绪论(我记不清了)里他还是限定了一下这个视角的意义和局限性的。

好,第三个问题,单从西方法学经验的角度看待我国的土地权利现象,也就是本书的主题,我觉得作者总是碰到一些难以逾越的困难,也就是他发现,这根本套不进去。但是他尊重了事实,即我国法律的缺失和我国的确在运转着甚至也发展了这两大事实。对此的结论,作者在前言或绪论(我记不清了)中已经讲了,即不得不承认西方的主流学说不适应于中国。仅此而已。因为这同时意味着他没法再总结出什么别的了。

第二部分 我对整体感受的思考

所以我不得不思考。作者满纸“费解”,甚至让他的阐述演变成了某种废话。他的徒劳和无力一定是因为整体方向而导致的。我已经说了,我不懂法学,也不懂西方政治,甚至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每天都做着什么具体的事情。我只想在整体上,在思考的方向和方法上提出如何解释、解决本书作者的徒劳和无力。

1 如果你观察一个地方,发现它用西方的法学事务解释不通,那就干脆承认这个地方没有法,或者说法在这个地方并不是最重要的。

2 反问法的自身,是什么支持了法?难道只是大家养成了习惯、形成了信念吗?何以养成这习惯呢?支持法的当然是暴力、死亡、痛苦。是强者的胜利和弱者的失败。为什么西方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忽略这一根基呢?理性根本不是生活的必须和依靠,理性是奢侈的东西,是带着否定人类自身的倾向的精神现象,是稀缺的、未能推广的。

3 那么在承认前面两条之后,我们就可以推理,这个不重视法的地方假如能够长存,一定是因为它更看中暴力。所以这是一个赤裸裸的地方,能在这里生存繁衍的都是残酷、直露的行家里手,这就是这个地方的信念。

第三部分 书中的某些局部的启发

1 绝对的平等,只能是一无所有,或者死亡。

2 暴力是人际关系的最底层,也是最有力的一层。

3 我国的城市、乡村如此不同。

4 我国的地域差异如此之大。

5 西方学术专业化的弊端应该被重视。

第四部分 我尝试提出一个粗略的建议

比如书中提到的某地方改革试验,整件事的确很有启发。

比如,一个观察者,观察一个事物,比如一个村子,他对自己观察到的事件推导出一个规律。假设此规律可以表述为关于三个自变量的函数。那么他想要让这个事物向着自己预期的方向改变,比如让这个村子富起来,他出手调整了其中一个自变量,比如政府拨出一笔经费购买草种分发给村民,然后他看到自己的预期似乎发生了,比如村子在半年后收入有所增加。这个观察者即改革者,成功了吗?我认为没有。

这整个过程的问题是,观察者在出手调整此系统的一个自变量时,这个系统就被打扰了,它不再是之前被他观察的那个系统。可以类比为,因为观察者的加入,无论他以任何方式加入,这个系统增加了一个自变量。而他在加入之前的推导和预测很可能因此而失效,因为此时的函数比原来的函数更复杂了。

我的理念很简单,现实中不存在完全封闭的系统。如果根据模糊的判断,我们人为定出的各个大大小小的系统的轮廓,就如我们遵从自己一直以来的本能习惯和语言习惯所做的那样,观察系统A,一定比观察包含系统A的系统要困难一些。以此递进。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意的“改善”大多事与愿违的原因。

所以我提议,取消好与坏在认识论、方法论中的地位。对于现实,我们不要再评价好与坏。取消了好与坏的判断,也就取消了任一事物在时间上的变好或变坏的企图。然后,我们还要同时承认,在空间中的横向对比两个事物,我们可以谈论更好或更坏,但要谨记,这种判断必然是失真的、狭隘的、局部的。这种局面很像是相对论对牛顿经典力学时空观的精确化。在宏观、低速情况里,我们可以认为时间是绝对的、均匀的,但我们知道这只是一种为了操作方便而做出的近似判断。

我相信决定论,好与坏的判断在决定论中没有存在的必要。它纯是人的某种简化。

第五部分 人类繁衍的路数

人类繁衍的路数,也许已经十分明了了。

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农民在人群中的比例越来越小。人口由农村向城市集中,因为城市可以容纳更加稠密的人口。人口永远在增加。因而城市将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于是地球将难以承受。运气好,人类登上月球、火星……人口还在增加……人类将发射载满人口的巨大飞船,驶向太阳(也许为了获取能源),或驶出太阳系,即使还不知道彼岸的吉凶。

第六部分 科技的关键作用

其实很多事情看起来很好解决,至少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人类的各种危机,把“末日”的期限远远地向后推。比如太阳能,比如热核发电。而对于温室气体排放问题,曾经看过一个报道,美国已经有人用培养藻类的方法提炼出汽油。石油本就是远古藻类生产的物质。这些物质的碳元素来自于藻类对二氧化碳的固定。那么如果人类只是用自己培养的藻类提炼石油类燃料,那么就不会再增加大气中二氧化碳的量。虽然这样的想法很纯粹,但我依然相信,某些科技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谁是中国土地的拥有者(第二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谁是中国土地的拥有者(第二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