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 no life I know to compare with pure imagination

随喜
所有的创作者其实都在用尽毕生的精力创作同一个作品。或者更公平地说,在阐述同一母题。不知这跟西方的文艺观是不是有关,在中国这种现象发育得不明显。达芬奇创作“最后的晚餐”曾在街上为每个人物寻找适合的面孔,很多画家都有为作品的局部先做资料稿再在最终作上进一步完善修改的习惯。《卡拉马佐夫兄弟》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终其所有力量实现的”完成体“。

从书中尤其是前半部分时常隐约感到似曾相识,场景人物或对话,比如类似的人物反应、情感倾诉似乎曾出现在《罪与罚》、《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但正本都下来,反而没有之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那种恨不得大声疾呼“牛逼”的感觉。究其原因,我私以为作品的后半部分力度略有欠缺,天问和观点在前半部分(甚至在之前的作品中)已经揭晓,后面有点喋喋不休,还是怕自己没有借人物之口传达清楚。而凶手作案过程过于神机妙算或上天相助则几乎快要不能自圆其说。

而陀氏的终极主题还是那些,怎样选择,在宗教和道德之间,在明知世间荒谬和人间绝望之后该怎样自处。仿佛对自己答案的有一次验算,他又推演了一遍,在《罪与罚》之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