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读书报告

零下一度呀
《娱乐至死》读书报告

一 图书及作者
书名: 娱乐至死
作者: 【美】 尼尔·波兹曼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时间 2017.3.3)
作者简介: 尼尔・波兹曼(1931-2003),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生前一直在纽约大学任教。他在纽约大学首创了媒体生态学专业。直到2003年,他一直是文化传播系的系主任。2003年10月波兹曼去世后,美国各大媒体发表多篇评论,高度评价波兹曼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波兹曼出版过20余部著作。他的主要著作包括《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技术垄断》、《教学:一种颠覆性的活动》(合作者:查尔斯・韦恩加特纳)、《教学:一种保存性的活动》、《诚心诚意的反对》、《疯狂的谈话,愚蠢的谈话》、《如何看电视》、《建造通向18世纪的桥梁:过去怎样改变未来》等等。

二 全书摘要
本书一共十一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总述了媒介的重要性以及美国从“阐释时代”到“娱乐业时代”也就是印刷时代到电视时代的过程,思想变化以及相对的反思。第二部分主要是讲了当今的娱乐风气的现状以及具体的从教育,宗教,政治等阐述了娱乐化时代下的现状与反思。
1,本书的第一章第二...
显示全文
《娱乐至死》读书报告

一 图书及作者
书名: 娱乐至死
作者: 【美】 尼尔·波兹曼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时间 2017.3.3)
作者简介: 尼尔・波兹曼(1931-2003),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生前一直在纽约大学任教。他在纽约大学首创了媒体生态学专业。直到2003年,他一直是文化传播系的系主任。2003年10月波兹曼去世后,美国各大媒体发表多篇评论,高度评价波兹曼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波兹曼出版过20余部著作。他的主要著作包括《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技术垄断》、《教学:一种颠覆性的活动》(合作者:查尔斯・韦恩加特纳)、《教学:一种保存性的活动》、《诚心诚意的反对》、《疯狂的谈话,愚蠢的谈话》、《如何看电视》、《建造通向18世纪的桥梁:过去怎样改变未来》等等。

二 全书摘要
本书一共十一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总述了媒介的重要性以及美国从“阐释时代”到“娱乐业时代”也就是印刷时代到电视时代的过程,思想变化以及相对的反思。第二部分主要是讲了当今的娱乐风气的现状以及具体的从教育,宗教,政治等阐述了娱乐化时代下的现状与反思。
1,本书的第一章第二章讲的是媒介的重要性,从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讲起,信息是具体的,而媒介更像是一种隐喻,媒介没有表达任何具体的信息,但它作为隐喻,却能暗自影响人们的思考,实际上达到了控制文化,创造文化内容这样的一种效果。这种隐喻扩大化,就是第二章作者讲的“共鸣”,一种媒介能够越过原来的语境延伸到新的未知的语境,在无形之中影响我们的文化,影响着认识论。当今社会,印刷媒介的认识论在日渐衰退,电视文化的认识论在壮大,结果就是公众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出现了危险的退步,电视实际上是替你在思考。
2, 第三四五章,主要讲了美国从印刷时代到电视时代的过渡发展以及表现出来的现状思考。在印刷时代的美国,没有文化贵族,印刷品广泛的传播在了各级人们当中,没有阶级之分,阅读蔚然成风。印刷影响了人们的话语形式,是公众对话变得严肃而理性。这种例子在印刷术下的美国比比皆是,这是“阐释”的年代,富有逻辑的复杂思维,高度的理性和秩序,对于自相矛盾的憎恶,冷静客观和耐心等是这个时代的特征,随后,美国进入了“娱乐业”时代,电报的发明使印刷体系崩解,信息严重过剩,而信息的重要性在于它能促成某种行动,但电视媒介却远没有达到。这就凸显了文字和影像的区别。电视只会展示割裂的世界,没有连续性,电视把文化变成娱乐业的舞台。
3,第六章和第七章,作者主要介绍了当代美国娱乐化的种种表现。先从技术和媒介的概念出发,一种技术只是一台机器,媒介是技术创造的社会和文化环境。电视所表现出来的是娱乐性,电视上上演的是表演,给观众留下的不是观点而是印象,让人们鼓掌而不是思考。电视没有连续性,没有背景,结果,价值,没有任何严肃的新闻。新闻来娱乐观众,比如具体表现在,电视上表演的可信度决定真实性,各种插播的音乐没有联系可言,新闻的时间短,不连续,画面不一定说明新闻要点。观看电视的人们根本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不当真带给社会严重的危害。支离破碎,没有连贯的“假信息”盛行,人们自以为收获知识,却蒙蔽在以娱乐包装的新闻里,公众对于娱乐化的狂热,电视上的任何东西也是以娱乐化展示,使话语的语境消失,割裂,自相矛盾。电视引起其他媒介的变化,影响整个信息环境。
4,第八章走向伯利恒讲的是电视传教的问题。电视传教总是以娱乐的形式出现,这也为电视本身的倾向决定。一种内容经过媒介的转换后,其内容是不可能不变的。电视传教无法达到他的效果,首先电视无法神化空间,地点可以随便一点,电视屏幕本身的倾向也使他更具娱乐性不具庄重性。电视传教的目的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说到底也是一种“客户友好型”,失去了其本质。
5,第九章伸出你的手投上一票讲的是广告成为塑造现代政治观点的重要工具。商业广告的发展经历从文字到如今表演的发展过程。政治竞选也采取了广告的形式,政治家给观众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形象,而是观众想要的形象,这种形象政治为了吸引观众必须舍弃真实可信的政治内容。现在的信息环境和以往的信息环境大不相同,电视使信息变得没有内容,没有历史,没有语境,信息被包装成娱乐,所有的政治话语也都采用娱乐形式,这成了一个遗忘的时代。
6,第十章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讲的是电视上的教育问题。电视通过控制人们的时间,注意力和认知习惯获得了控制人们教育的权力,但电视上的教学和娱乐不可分割。作者通过电视的三条“戒律”来论证电视的娱乐性:你不能有前提条件,你不能令人困惑,避开阐述。电视教育带来的还有一点是,教室被改造成一个教和学都以娱乐为目的的地方。
7,本书的最后一章 赫胥黎的警告是对本书的总结和提升。赫胥黎的预言现在已经成为现实,文化成为一种滑稽戏,电视的娱乐性在各方面侵蚀我们的生活,停止使用电视媒介和电视上教导我们怎样使用电视都显得不可行和可笑。我们要做的是回归教育,回归思考,保持自己的判断和思考能力 。

精华摘抄
第一章 媒介即隐喻
这是一个娱乐之城,在这里,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我们似乎达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政治家原本可以表现才干和驾驭能力的领域已经从智慧变成了化妆术。
正如赫胥黎所说的,我们没有人拥有认识全部真理的才智,即使我们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才智,也没有时间去传播真理,或者无法找到轻信的听众来接受。
如果没有用来宣传它们的技术,人们就无法了解,无法把这一切纳入自己的日常生活。简而言之,这些信息就不能作为文化的内容而存在。“今日新闻”的产生全然起源于电报的发明(后来又被其他更新的大众传播工具发扬光大),电报使无背景的信息能够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跨越广阔的空间。“今日新闻”这种东西纯属技术性的想象之物,准确地说,是一种媒体行为。
语言不愧为一种原始而不可或缺的媒介,它使我们成为人,保持人的特点,事实上还定义了人的含义。但这并不是说,除了语言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媒介,人们还能够同样方便地以同样的方式讲述同样的事情。我们对语言的了解使我们知道,语言结构的差异会导致所谓“世界观”的不同。人们怎样看待时间和空间,怎样理解事物和过程,都会受到语言中的语法特征的重要影响,所以,我们不敢斗胆宣称所有的人类大脑对于世界的理解是一致的。
信息是关于这个世界的明确具体的说明,但是我们的媒介,包括那些使会话得以实现的符号,却没有这个功能。它们更像是一种隐喻,用一种隐蔽但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不管我们是通过言语还是印刷的文字或是电视摄影机来感受这个世界,这种媒介—隐喻的关系帮我们将这个世界进行分类、排序、构建、放大、缩小和着色,并且证明一切存在的理由。
随着人们象征性活动的进展,物质现实似乎在成比例地缩小。人们没有直面周遭的事物,而是在不断地和自己对话。他们把自己完全包裹在语言形式、艺术形象、神话象征或宗教仪式之中,以至于不借助人工媒介,他们就无法看见或了解任何东西。
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我们创造的每一种工具都蕴含着超越其自身的意义,那么理解这些隐喻就会容易多了。
第二章 媒介即认识论
对于真理的认识是同表达方式密切相连的。真理不能,也从来没有毫无修饰地存在。它必须穿着某种合适的外衣出现,否则就可能得不到承认
“真理”是一种文化偏见。
数字是发现和表述经济学真理的最好方式。也许这是对的,但似乎还不足为证。我只是希望人们注意到,决定用什么方式来揭示真理其实是有些武断的。
尼采说过,任何哲学都是某个阶段生活的哲学。我们还应该加一句,任何认识论都是某个媒介发展阶段的认识论。真理,和时间一样,是人通过他自己发明的交流技术同自己进行对话的产物。
在一个纯粹口语的社会里,人们非常看重记忆力,由于没有书面文字,人的大脑就必须发挥流动图书馆的作用。忘记一些事该怎样说或怎样做,对于社会是一件危险的事,也是愚蠢的表现。在印刷文字的文化里,记住一首诗、一张菜单、一条法规或其他大多数东西只是为了有趣,而绝不会被看作高智商的标志。
 即使河里的生命都已经死亡,这条河还是存在的,它的用途也还没有消失,但它的价值大大降低了,并且它恶劣的条件对于周围环境会产生不良的影响。我们的符号环境也是一样的情况。我相信,我们也已经达到了一种临界点。在这种情况下,电子媒介决定性地、不可逆转地改变了符号环境的性质。
印刷术树立了个体的现代意识,却毁灭了中世纪的集体感和统一感;印刷术创造了散文,却把诗歌变成了一种奇异的表达形式;印刷术使现代科学成为可能,却把宗教变成了迷信;印刷术帮助了国家民族的成长,却把爱国主义变成了一种近乎致命的狭隘情感。
第三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美国
这种情形产生的一个重要结果就是:殖民地美洲没出现文化贵族。阅读从来没有被视为上等人的活动,印刷品广泛传播在各类人群之中,从而形成了一种没有阶级之分的、生机勃勃的阅读文化
“枪炮的发明使奴隶和贵族得以在战场上平等对峙;印刷术为各阶层的人们打开了同样的信息之门,邮差把知识一视同仁地送到茅屋和宫殿前。”
第四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所有的教堂,不论是犹太教、基督教或土耳其教,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人的发明,是为了吓唬和奴役人类、垄断权力和利益而建立的。”
如果说这种对于文化和学识的痴迷是一种“精神病的形式”,就像考斯威尔在评论美国宗教生活时所说的,那么就让这种精神病更多一些吧。在18世纪和19世纪,美国的宗教思想和宗教组织被一种质朴、博学的话语形式统治着,而这正是今天的宗教生活所缺少的。
确实,美国的报纸广告在某种程度上是印刷术统治下的思想日渐衰落的象征:以理性开始,以娱乐结束。
公众人物被人熟悉,是因为他们的文字,而不是因为他们的外貌,甚至也不是因为他们的演讲术。我们完全可以相信,美国的前15位总统如果走在街上,没有人会认出他们是谁。那个时期的著名律师、牧师和科学家也是如此。想到那些人就是想到他们的著作,他们的社会地位、观点和知识都是在印刷文字中得到体现的。如果想想那些近年来成为公众人物的总统、牧师、律师和科学家,你也许会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有多么不同。想想尼克松或吉米·卡特,或比利·格雷厄姆,或爱因斯坦,首先进入你脑海的是一个图像、一张图片上的脸,或一张电视屏幕上的脸(对于爱因斯坦来说,则是一张照片上的脸)。而至于他们说过些什么,你可能一无所知。这就是思维方法在以文字为中心的文化和以图像为中心的文化中的不同体现。
第五章 躲躲猫的世界
伪语境的作用是为了让脱离生活,毫无关联的信息获得一种表面的用处。但伪语境所能提供的不是行动,或解决问题的方法,或变化。这种信息剩下的唯一用处和我们的生活也没有真正的联系。当然,这唯一的用处就是它的娱乐功能。伪语境是丧失活力之后的文化的最后的避难所。
我们不再谈论电视本身,我们只谈论电视上的东西,即他的内容,电视的生态学(不仅包括其物质特征和象征符号,而且还包括我们和它的关系),如今在我们看来都是天经地义了。
第六章 娱乐业时代
一种技术只是一台机器,媒介是这台机器创造的社会和文化环境。
我们的电视使我们和这个世界白保持着交流,但在这个过程中,电视一直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脸。我们的问题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美国广播公司展示给我们的是原本具有高超语言驾驭能力和政治见解的人现在屈服于电视媒介,致力于表演水平的提高而不是表达他们的思想。
第七章 “好……现在”
假信息并不意味着错误的信息——没有依据,没有关联,支离破碎或流于表面的信息——这些信息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事实,其实却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远。我并不是电视新闻在故意蒙蔽美国人,我想说的是,当新闻被包装成一种娱乐形式时,它就不可避免的起到了蒙蔽作用。我前面说过,电视新闻节目提供给观众的是娱乐不是信息,这种情况的严重性不仅在于我们剥夺了真实的信息,还在于我们正在逐渐失去判断什么是信息的能力。无知是可以补救的,但如果我们把无知当成知识,我们该怎么做呢?
第八章 走向伯利恒
这种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状况可以称为“大众文化”,它的倡导者既不是大众也不是艺人,而是那些试图用曾经是文化中真是可信的东西来娱乐大众的人,或是那些试图证明《哈姆雷特》和《窈窕淑女》一样有趣,一样具有教育意义的人。大众教育的危险在于它可能真的变成一种娱乐。有很多过去的伟大作家经过了几个世纪的销声匿迹,如今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但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作品的娱乐版还能否留在人们心里。
在我们委员会里,大家达成一种共识:真正的危险不在于宗教已经成为电视节目的内容,而在于电视节目可能成为宗教的内容。
第十一章 赫胥黎的警告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总而言之,如果人民退化成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在劫难逃。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在思考。

三 读后感
《娱乐至死》一书,其中心思想可用书的封面的一句话总结——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人类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本书写于1985年,但其内容——作者对于电视带来的娱乐化,碎片化,表演化的担忧,却正好验证了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
人们对于未来的预言,一种是奥威尔式的人们会受到外来压迫式的奴役,一种是赫胥黎的警告,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现时代变成娱乐的时代,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如今看来,现在正是赫胥黎所预言的娱乐时代。
作者从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出发,更加形象的说明媒介时一种隐喻,媒介是认识论。以前我们有过对技术的利弊的争论,那么技术是中性的吗?作者在后文提到技术和媒介的区分,“一种技术是一台机器,媒介是这台机器创造的社会和媒介环境”,当相同的信息进行媒介转换时,其内容必定会不同,原因是媒介本身就是一种隐喻,具有倾向性,媒介即讯息。当整个时代正在印刷术时代转变到电视所控制的时代,原来的严肃,理性变成了现在娱乐,碎片化。
当今的电视时代,支离破碎,没有连贯的“假信息”盛行,人们自以为收获知识,却蒙蔽在以娱乐包装的新闻里,公众对于娱乐化的狂热,电视上的任何东西也是以娱乐化展示,使话语的语境消失,割裂,自相矛盾,每个人生活在楚门的世界的之中。想到《黑镜》里所表现的画面,未来世界到处都是电子屏幕,通过网络交流,依靠骑自行车虚拟的行程赚取消费点数,不甘做行尸走肉的男主人公倾尽所有点数帮助一位有梦想的女孩登上选秀舞台,却被她最终沦为艳星打击。当他登上选秀舞台去控诉这个社会,准备自杀于舞台以引起社会反思时,不料却被评委和观众当成了表演,最后他没有自杀,之后竟然以此为卖点在电视上一次次的表演起了自杀。这个故事令人毛骨悚然,我们现在的人物,事件,社会都是被媒体包装的,我们最终担心的是我们不仅失去了真实的信息,我们还停止了思考,失去了判断什么是真实的能力。
作者在书的最后具体的讲了电视宗教,教育,政治的思考,电视本身就具有娱乐化,其效果可想而知了。我想这也是本书所重点表达的,作者批判的不是娱乐本身,而是一切东西都以娱乐的方式展现。一种媒介的产生有超越自己本身的意义,电视上的娱乐节目不是批判的对象,而电视新闻,电视教育才是我们所质疑的,这么看来,我们一直没有的意识正被作者说中,因为没有这样思考过。作者的警告相当有道理,娱乐化时代我们鲜有思考,当严肃变成了一种娱乐,还有什么能够认真对待呢。作者强调印刷时代的连续性,严肃性,读一本书能够让我们获得一个完整的知识结构,而电视,作者也在前几章几次提到,充其量是谈资。可见,作者对学习和娱乐一事有着明晰的界限。对于获取知识来说,理应通过这种连贯的,整体的方式。
可娱乐一定至死?这就涉及到娱乐的定义问题,中国有个词叫寓教于乐,在本书中作者也讲到了教育以一种轻松的方式以达到的效果,所有有一个度量的问题,本书并没有明确的说明。本书从电视媒介本身出发,这种娱乐性是不可抗拒的,但是通过电视所表现出的内容并不是一样的娱乐,或说程度不同。虽说电视的特性以快速的画面无法让人深度思考,但不是说明它展现的东西就是娱乐,通读全书可感受到作者对于带有娱乐性的电视媒介展现娱乐的一致性。从某种意义上说,电视是个好东西,它把声像结合,是能够使人们进行判断的。很显然,作者高估了电视的影响,受众不是“魔弹论”描述的那样应声倒下,受众拥有一定的主动性,而且电视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娱乐化不能仅从媒介的和它构建的社会这一种角度去解读,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人们对电视的学习态度和认识程度等等。
现代社会发展到网络社会以及现代自媒体的时代,这是波兹曼没有料想的。若他还在世,看到特朗普“推特治国”,看到这位与传统媒体交恶,尤其看不起看不惯报纸的总统,估计得活活气死。网络,是娱乐时代的救赎吗,有人持有乐观的态度,毕竟网络时代人们有搜索引擎,能够主动搜索信息,时间地点不受限制,而且自己也是网络内容的创造者,乐于其中。但是我们也应看到互联网让人们置身于信息的汪洋大海,所谓的真实感在众多彼此矛盾又更加缺乏现实感的信息流面前显得无足轻重,在某种程度上。网络比电视更加深化了。
总的来说,这本书带来是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们以前可能忽略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种思考角度的娱乐“泛化”,正如本书封面的插画一般,根本没有思考的头脑,是娱乐效果的蒙蔽。娱乐是构成世界的一部分,但当事物因娱乐而失去其本质,更可怕的是人们并不知道,没有意识时,这实际上是媒介带来的奴役。本书给人们警示,也是赫胥黎所讲的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在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