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漫漫

苗小喵(^・ェ・^)
2017-10-29 21:00:26

加拿大作家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并不是一个大众式作家,其创作低产且一生只出版过两部短篇小说集《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当鸟儿带来太阳》以及获得都柏林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位低产的作家其文笔的优美似是他笔下布雷顿海域的风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这片极其清爽的海风中所掺杂的是泪水般苦涩的咸味,迷失与彷徨、孤独与死寂的情感在中间都可以闻到。好风景必然是经过一场撕裂之后形成。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中的七个故事大都以他的家乡布雷顿角这个偏僻、寒冷、贫穷的海岛为背景,且故事主人公的家庭环境多以矿工、渔夫为传承职业里培养起来。我们读麦克劳德时,每篇故事无一不感受到在家庭环境重压下那种无法呼吸的悲哀感,同时赋予整个家庭压力的是整个时代,是那时候的社会。于是,逃离成为摆脱其束缚的唯一方法。在《黑暗茫茫》里,已过成年的“我”怀揣着一颗少年焦躁的心,迫不及待地想要从这个家,这所煤矿,这座囚笼般的小城中离开,那是在面对日复一日、无休无止的煤矿工作时的一种想要从中挣脱的方式。同样地,在《灰白的金色馈赠》里的少年选择在赌球中逃避现实,逃避那个不知到哪一天便会坍塌的矿洞以及颓唐无生气的

...
显示全文

加拿大作家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并不是一个大众式作家,其创作低产且一生只出版过两部短篇小说集《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当鸟儿带来太阳》以及获得都柏林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位低产的作家其文笔的优美似是他笔下布雷顿海域的风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这片极其清爽的海风中所掺杂的是泪水般苦涩的咸味,迷失与彷徨、孤独与死寂的情感在中间都可以闻到。好风景必然是经过一场撕裂之后形成。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中的七个故事大都以他的家乡布雷顿角这个偏僻、寒冷、贫穷的海岛为背景,且故事主人公的家庭环境多以矿工、渔夫为传承职业里培养起来。我们读麦克劳德时,每篇故事无一不感受到在家庭环境重压下那种无法呼吸的悲哀感,同时赋予整个家庭压力的是整个时代,是那时候的社会。于是,逃离成为摆脱其束缚的唯一方法。在《黑暗茫茫》里,已过成年的“我”怀揣着一颗少年焦躁的心,迫不及待地想要从这个家,这所煤矿,这座囚笼般的小城中离开,那是在面对日复一日、无休无止的煤矿工作时的一种想要从中挣脱的方式。同样地,在《灰白的金色馈赠》里的少年选择在赌球中逃避现实,逃避那个不知到哪一天便会坍塌的矿洞以及颓唐无生气的家庭。 但是,纵使想要逃离,当我们真正开始行程至半道时,便会发现,所有的一切,不管在何时,何地都那么相似与熟悉,不管哪地方的人们大都是在过着那乏味、单调的生活,以致最后终于明白自身的命运与性格早已与整个家庭牵连起来且似乎永远无法摆脱。 我终于明白,我过往人生中的那些长者,比我对他们的判断要复杂得多。爷爷感性、浪漫、热爱煤矿,奶奶严厉、实际、痛恨煤矿。不是没有区别的。母亲缄默坚强、淡然顺服、父亲急躁,常因此粗暴得不着边际,却又有他不着言辞的深情。他们是如此的不同,但都以某种方式承受着,并将过去这十八年赋在我身上;而除此之外,我并不知其他的生活和世界。——《黑暗茫茫》 麦克劳德笔下的人物都有着自身坚强,善良的性格,但终究在面对生活时,只能败倒在其脚下。《秋》中为生存不得不将陪伴自身十几年的老马卖掉的父亲;《船》里爱看书的父亲为了生存只能出海并最终消逝在海上;《去乱岑角的路》中独自一人面对孤老并在听到子孙将死消息后最终抗受不住的奶奶等。这些并非是麦克劳德小说里独特角色的缩影,他们是千千万万平凡人的缩影。 可我们能够因此而退缩并止步不前吗?文学给了我们一面镜子,让我们明白像一个人那样活着并非易事,于是在暴风骤雨中,我们划船穿越凄风苦雨只为能够在自己的人生中找到些许亮色,找到已经许久未见的彩虹,哪怕只是一瞬,我们也能明白究竟为何而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