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画家 浮世画家 7.6分

战后艺术家

Lorna Yu
浮世画家这个称号在小说中只出现了一次。是在小野和毛利先生分道扬镳前的最后一次谈话中,小野对自己的老师的称呼。小野认为自己的老师只关注表面,而对当时社会中的诸多现实问题视而不见。毛利先生当时也告诫小野说如果选择离开,可能只能沦为插图画家,而没想到的是最后沦为给出版社供稿的人是自己。

        石黑是自小移民到英国的日本人。这样双元的背景可以让他从更客观的视角来评价日本社会面对战争的表现。在他的另一部作品《远山淡影》中,对战后日本人的心理描写更为直接。而在《浮世画家》中关注的更多的是一个群体而非个人。战前是以小野,松田等人为代表的“主战派”和小野的学生为代表的反战派。后者当时受到迫害,而导致两人关系梳理。战后也分为两个阵营,一方是以小野女婿们为代表的亲美派,另一方是以小野为代表的传统派。我取的名字可能并不贴切,但是阵营是真实存在的。小野无时无刻不处在和自己的至亲友人处在不同阵营的矛盾中。从最开始在画廊工作,再到和自己老师,和自己的学生闹翻。到了老年为了让女儿们家庭幸福,不得不用给委婉地方式表达对年轻人的抗议。小野是个成功的艺术家,可能艺术和政...
显示全文
浮世画家这个称号在小说中只出现了一次。是在小野和毛利先生分道扬镳前的最后一次谈话中,小野对自己的老师的称呼。小野认为自己的老师只关注表面,而对当时社会中的诸多现实问题视而不见。毛利先生当时也告诫小野说如果选择离开,可能只能沦为插图画家,而没想到的是最后沦为给出版社供稿的人是自己。

        石黑是自小移民到英国的日本人。这样双元的背景可以让他从更客观的视角来评价日本社会面对战争的表现。在他的另一部作品《远山淡影》中,对战后日本人的心理描写更为直接。而在《浮世画家》中关注的更多的是一个群体而非个人。战前是以小野,松田等人为代表的“主战派”和小野的学生为代表的反战派。后者当时受到迫害,而导致两人关系梳理。战后也分为两个阵营,一方是以小野女婿们为代表的亲美派,另一方是以小野为代表的传统派。我取的名字可能并不贴切,但是阵营是真实存在的。小野无时无刻不处在和自己的至亲友人处在不同阵营的矛盾中。从最开始在画廊工作,再到和自己老师,和自己的学生闹翻。到了老年为了让女儿们家庭幸福,不得不用给委婉地方式表达对年轻人的抗议。小野是个成功的艺术家,可能艺术和政治本身就不该是有交集的东西。他一路做的选择总是和大众背道而驰。在女儿仙子相亲的饭桌上,他第一次承认了自己年轻时做的事情是错的。但是他不否认在当时,那确实是可以理解的做法,没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他却成了战后背锅的人,舆论里谴责的对象。和他当时志同道合的音乐家最后引咎自杀。而真正发动战争的人,却一直藏在暗处。

        从石黑的语气中可以揣摩到他认为战后疯狂亲美得行为是有待商榷的。老年的小野无法接受年轻人们的主流思想,显得很无力。失意的人最爱回忆。全书都是现实和回忆交叉进行,这也是石黑最爱用的写法。两条时间线,时不时的有触碰,最后交叠在了一起。小野中年时事业得到肯定得了权威奖项的时候来到毛利先生家附近的小山上,坐在长椅上吃橘子,一个又一个。脑海中想象着此时和毛利先生会面会发生什么,但他最后没有去见他。在那里他第一次得到了事业成功的满足感。后来老年的小野又来到那做小山上,看当时常去的酒家已被现代办公写字楼代替。年轻的支援热情洋溢,和当初的自己一样。他很庆幸,日本不管曾经翻过什么错误,现在又有机会重振旗鼓。这些年轻人,包括女儿女婿们都应得到深深的祝福。

        整本书读下来感觉像蒙了一层玻璃纸。尽管题材有战后,背离师门等看上去该有激烈冲突的内容,但是读起来平平淡淡。没有任何戏剧性,是生活本来的样子。最近刚好又看了中场战争这部电影,深感战争对社会的撕裂作用是很大的。战争在一个国家发展的时间轴上切了一刀,战前战后像是两个国家一样。而有些不幸的人,就夹在断层里挣扎到死。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世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世画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