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简说一篇

传说
http://www.ilixiangguo.com/community/topic/index/id/294
额尔古纳河右岸简说 by文字解毒leonardo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是鄂温克使鹿民族部落的一部挽歌。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我有90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全文分清晨,正午,黄昏,半个月亮是尾声。倘若你愿意,一本书从清晨读到晚上,恰好,可以把整本书读完。一天把鄂温克民族100多年的历史看完,心中不免有无限感慨。

书中有美好的童年,懵懂的少年,俊朗的青年和浪漫的爱情故事。所有的美好,最终都会迎来一个一个逝去的悲伤的故事。像一棵四季开花的树,每个季节都有美丽的花开,每个季节都免不了看到凋谢的花朵。像珍贵的珍珠一样,被时间这根线,串在着主人公心中。

本文仅做一些简单的梳理。从那些凋谢的花朵入手,呈现主人公所说的,人们出生...
显示全文
http://www.ilixiangguo.com/community/topic/index/id/294
额尔古纳河右岸简说 by文字解毒leonardo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是鄂温克使鹿民族部落的一部挽歌。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我有90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全文分清晨,正午,黄昏,半个月亮是尾声。倘若你愿意,一本书从清晨读到晚上,恰好,可以把整本书读完。一天把鄂温克民族100多年的历史看完,心中不免有无限感慨。

书中有美好的童年,懵懂的少年,俊朗的青年和浪漫的爱情故事。所有的美好,最终都会迎来一个一个逝去的悲伤的故事。像一棵四季开花的树,每个季节都有美丽的花开,每个季节都免不了看到凋谢的花朵。像珍贵的珍珠一样,被时间这根线,串在着主人公心中。

本文仅做一些简单的梳理。从那些凋谢的花朵入手,呈现主人公所说的,人们出生是大同小异的,死亡气息各有各的走法。

林克是我的父亲,达马拉是我的母亲。我爸妈管我姐叫大乌娜吉(列娜),管我叫小乌娜吉,我的弟弟是鲁尼。自从有了弟弟,我们便心生嫉妒,开始,直呼父母的名字。尼都萨满是我的伯父。我喜欢到尼都萨满的希愣柱看玛鲁神,并问许多稀里古怪的问题。

我姐列娜脸那是在冬天迁徙的途中,睡着,从驯鹿背上摔下来,在雪地里冻死的。这是我对死亡的第一次感知。为了报仇,独脚老达西和驯养的猎鹰,与野狼同归于尽。列娜死后,安达罗林斯基来交换物品的时候,就不带女孩子喜欢的首饰品来了。后来在许财发口中得知,罗林斯基在运输货物,与狼遭遇,马惊,被马活活拖死的。

我的父亲林克是雷电击中而死的。之后,我从我那歪鼻子的姑姑伊芙琳口中,得知父亲与伯父同时喜欢上,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这是我现在的妈妈——达玛拉。伯父尼都萨满,是给日本人跳大神之后死的。我的母亲达玛拉再一次盛装舞会最后死去。伯父死后3年,我的弟妹妮浩成了萨满。

我是在一次迷山时,躲熊,在“靠老宝”遇见我的第一任丈夫拉吉达,拉吉达同意到我们的部落生活。我以拉吉达有两个儿子,长子维克特,次子安道尔。拉吉达是在出去找驯鹿在马上睡着冻死的。

我姑姑的儿子金得,因为姑姑强迫他娶歪嘴巴的杰弗琳娜。金得说我已经是有个歪鼻子的妈妈又娶个歪嘴巴的老婆,我宁愿自杀。金得是上吊自杀的。多年后,姑父坤德被安草儿手中的黑蜘蛛吓死的,姑姑伊芙琳听说后笑死的。

3年后,老达西的孙子小达西娶了杰弗琳娜。他的父亲哈谢和母亲玛丽亚也只好忍气吞声地同意了,婚后无子女,小达西因为腿折了之后只能跟女人一起干活,在一次剥鹿皮那天自杀,杰夫琳娜为其殉情。小达西的父亲哈谢,骨折之后,担心到山下医治无效,死后不能埋骨深山,在山上不医而死。

一本原来那年,伊万的老婆娜杰西卡,害怕日本人残害,带着自己的儿子吉兰特和女儿娜拉回左岸的俄国。自此杳无音信,伊万在日本人的训练营逃出来后参加抗联,后来在建国后的斗争中含冤吐血。

鲁尼和妮浩结婚生下多个孩子。

长子果格力坠涯而死

长女交库托坎,为采百合花被蜂蜇死

次子耶尔尼斯,追三脚顺路,入水而死。妮浩说耶尔尼斯是救她而死的。

次女贝娜害怕母亲跳神自己会死去,逃离部落,疑是与偷鹿少年在一起生活。

三子马克西姆,疑似萨满,我怕他成为萨满把所有的神物捐给了博物馆,只留下一个神鼓。

幼子九月,乡邮递员,娶林金橘,生子六六月。九月,想起了海子的诗。

我的长子维克特的妻子是马粪包的女儿柳莎,维克特在一次狩猎中误杀了吹鹿哨的弟弟安道尔。安道尔与瓦霞生子安草儿,安草儿是我最疼爱的孙子。安草儿的妻子优莲生下双胞胎后死亡,曾孙子是帕日格和沙合力。

我的第二任丈夫瓦罗加,与他生下女儿达吉亚娜。瓦罗佳,是为了保护放映员被母熊撕开脑壳而死的。达吉亚娜与索长林是夫妻。长女伊莲娜,是画家,与刘博文(马伊堪的侄子)生活,因厌恶城市回到山里画画,在一次夜里到河里洗画笔,跳河自杀,水死。次女索玛,14岁便声称自己不是处女。

刘博文的姑姑马伊堪是拉吉米的捡养女,拉吉米是是拉吉达的弟弟,瘟疫后,其家族已无人,便与我们生活在一起。

马伊堪和莫名男子野合,产下西班后跳崖而死,西班小时后喜欢吃桦树皮,长大后便乐于造字和做桦树皮工艺品。

马粪包因愤怒头运输木材的车,一枪打爆运输车轮胎,被小伙子一拳打死。

沙合力,盗伐国家天然保护林,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索玛到处放荡。

我们再也不用在搬迁时留下树号了,山中的树越来越多了,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往哪里去。

近几十年来,生态移民,下山生活,一个民族自此进入博物馆。

这无疑是一部悲情的作品,一个民族就这样枯萎凋谢,这么多人的命运在乌娜吉口中像河水一样流淌出来。想起另一位女主人公乌苏拉口中的百年孤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