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2分

心灵与生命的对话

艾文

  一部文学作品,要让读者产生共鸣或心理触动,要么通过冲击,要么通过渗透,《我与地坛》属于后者。史老像是一个乐观豁达的苦行僧,我这样讲并没有怜悯和不敬,也不觉得矛盾。

  假如我们曾经走过一段沙滩,八成只会记得潮起潮落和海岸线的绵延,顶多再加上远处的海岛和渔船。而史老不单单会留意这些,还把沙滩上半隐半藏的贝壳和飞速掠过的海螃蟹都瞧了个仔细。这是他区别于我们不同的地方。

  自从患病之后,尽管史老的轨迹基本就被局限在地坛、家、医院三个地方,能够接触的事物极度有限,但他却把自己的思考注进了每一个元素,一砖一瓦,一叶一蝉,这让他能够细腻感受生活,他反倒有机会思索得更加深邃。生命中的每一个过客,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反观我们的生活,可能显得太过浮躁与着急。不管是家庭用餐或是朋友聚会,有时也只是各自埋头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互相之间仿佛加上了隐形的隔离罩,难得留意旁人的心境。现在的时代痛斥着太多彷徨的气息,静下心来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命运往往谈不上公道与否,当厄运真的来临,我们抑或歇斯底里泣不成声,抑或黯然伤神一蹶不振。“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面对不...

显示全文

  一部文学作品,要让读者产生共鸣或心理触动,要么通过冲击,要么通过渗透,《我与地坛》属于后者。史老像是一个乐观豁达的苦行僧,我这样讲并没有怜悯和不敬,也不觉得矛盾。

  假如我们曾经走过一段沙滩,八成只会记得潮起潮落和海岸线的绵延,顶多再加上远处的海岛和渔船。而史老不单单会留意这些,还把沙滩上半隐半藏的贝壳和飞速掠过的海螃蟹都瞧了个仔细。这是他区别于我们不同的地方。

  自从患病之后,尽管史老的轨迹基本就被局限在地坛、家、医院三个地方,能够接触的事物极度有限,但他却把自己的思考注进了每一个元素,一砖一瓦,一叶一蝉,这让他能够细腻感受生活,他反倒有机会思索得更加深邃。生命中的每一个过客,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反观我们的生活,可能显得太过浮躁与着急。不管是家庭用餐或是朋友聚会,有时也只是各自埋头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互相之间仿佛加上了隐形的隔离罩,难得留意旁人的心境。现在的时代痛斥着太多彷徨的气息,静下心来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命运往往谈不上公道与否,当厄运真的来临,我们抑或歇斯底里泣不成声,抑或黯然伤神一蹶不振。“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面对不幸,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如此坦然?

  罪孽、福祉、救赎,这是每一个不幸的人都会更加注意思考的话题。不管是危卧病榻,还是静坐轮椅,史老没有放弃生的权利,支撑他的又是什么?是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对于常人而言,无论是身体上保守病魔的煎熬,还是人生遭遇上一直被上帝诅咒,精神上的压力足以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保持淡然平和的心态还是深陷抑郁的泥淖,是很难自主的一件事情。

  我原本以为,悲观心理的症结可能来源于持续的焦虑和煎熬,内心期望和现实环境的强烈反差,以及心中困惑找不到理想解决方案。比如一棵长在皑皑雪山的青松,却被挪到了炎热南国的灌木丛,即使整日沐浴绚烂迷人的阳光,也难抵它对寒冷的渴望;一只刚刚学会飞翔的雏鸟,却被圈在狭仄的笼子束住翅膀,即使周围萦绕五彩缤纷的世界,也挡不住他对自由天空的向往。

  读罢《我与地坛》,史老颠覆了我的认识,让我见到真正的乐观和坦然。他的思维似乎已经游走于生与死之外,将灵魂度出躯壳来看待生命的意义。于是,我慢慢觉得,悲观心理的最大麻烦可能在于自我封闭,不愿打开心扉,拒绝诉说和聆听。只要愿意思考,愿意与生命对话,总会发现有的事情是有意义而且能实现的,任何困难都不应成为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