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种孤独都不一样

Ms Cellophane
从New Yorker的一篇小说知道Yiyun Li。之前微博关注了一个同在纽约的文青博主,经常性地哀叹如果她可以早十年离开中国的话现在肯定能用英文写得一手好文章。可是Li本科毕业才出国,却可以用英文写小说并且写得这样好,我都没法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New Yorker上那篇并没看完,后来借了Dear Friend,依旧没看完,大概是不适合在地铁上看的那种书。Gold Boy, Emerald Girl是第一本。书里写的大多是八九十年代北京人的生活,很多熟悉的中国典故用英文意译以后也别有风味。我在北京生活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现代都市,但是小说里描写的北京风貌依旧令人感到亲切。

Kindness是唯一的中篇,四十一岁未婚的中学英语教师Moyan因为故人的死讯回忆起过往。年龄悬殊的养父母,亲切又疏离;揭秘她的身世为她阅读Lawrence的单教授;暗恋的潦倒失意的邻居大叔;大学入学前整整一年的军训;歌喉动人见多识广的Nan;将《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交给她划重点的Jie;想跟她做朋友将她改造得快乐的魏教官;令所有人崩溃的冬夜铲雪经历;营地醉酒事件;戛然而止的军训——母亲自杀了。单教授出现得太早了,所以她成功地将Moyan改造成了另一个自己,如果是魏教官先出现,也许Moyan会被改...
显示全文
从New Yorker的一篇小说知道Yiyun Li。之前微博关注了一个同在纽约的文青博主,经常性地哀叹如果她可以早十年离开中国的话现在肯定能用英文写得一手好文章。可是Li本科毕业才出国,却可以用英文写小说并且写得这样好,我都没法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New Yorker上那篇并没看完,后来借了Dear Friend,依旧没看完,大概是不适合在地铁上看的那种书。Gold Boy, Emerald Girl是第一本。书里写的大多是八九十年代北京人的生活,很多熟悉的中国典故用英文意译以后也别有风味。我在北京生活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现代都市,但是小说里描写的北京风貌依旧令人感到亲切。

Kindness是唯一的中篇,四十一岁未婚的中学英语教师Moyan因为故人的死讯回忆起过往。年龄悬殊的养父母,亲切又疏离;揭秘她的身世为她阅读Lawrence的单教授;暗恋的潦倒失意的邻居大叔;大学入学前整整一年的军训;歌喉动人见多识广的Nan;将《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交给她划重点的Jie;想跟她做朋友将她改造得快乐的魏教官;令所有人崩溃的冬夜铲雪经历;营地醉酒事件;戛然而止的军训——母亲自杀了。单教授出现得太早了,所以她成功地将Moyan改造成了另一个自己,如果是魏教官先出现,也许Moyan会被改造成一个快乐的俗世小女人,先碰到谁就变成谁,不知道哪一种更好,但是一个人自由自发地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那似乎是不存在的选项。kindness一词在快结尾的时候频繁出现,大概是为了点题,但是我总觉得这篇应该有一个不一样的名字。

A Man Like Him里的费老师是退休的小学美术老师,终身未娶,和自己年迈的母亲一起生活。费老师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因为父母离异而疯狂报复自己父亲令他身败名裂的女孩,这个可怜的父亲令他想到过去的自己,他年轻时也遭遇过这样一个女孩,上演了一场中国版《狩猎》,直接葬送了他后半生获取俗世幸福的可能。这些仿佛产自1984的小孩,对周遭的成人警惕性极高,人人在他们眼中皆有罪,擅长发明罪名,更擅长制定相应刑罚。我突然佩服起作者就是从这一篇。

Prison 是农村代孕母亲的故事。代孕母亲小时候被父亲租给丐帮赚钱,长大又被卖给智障人士做妻子。生了孩子后为了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主动将孩子给了人贩子,结果发现孩子走上了她的老路,成了丐帮赚钱的工具。她希望雇主能帮她夺回自己的孩子,可是来自美帝中年丧女看似宅心仁厚的雇主只关心她肚子里的双胞胎。

The Proprietress 女主角依然是想改造人的个性,只不过这次的女主角是瞄上了罪人的家属,不知道是真的充满了社会责任心抑或只是沉溺于居高临下做他人上帝的满足感。

House Fire 老房子着火,几个老太太组队为客户侦查配偶的婚外情,在得到媒体的宣传后生意冷清下来,直到遇到一个怀疑妻子与父亲私通的男人。

Number Three, Garden Road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一场绵延四十年的暗恋。没有什么happy ending,但也不能奢求更好的结局。

Sweeping Past 义结金兰的三姐妹,其中两位的小孩在大姐的玩笑话中定下了娃娃亲。十六年后男孩因强奸未遂误杀女孩,三姐妹也从此反目成仇,形同陌路。

Souvenir 印象最深的是对性的羞耻感的描写。

Gold Boy, Emerald Girl 在母亲的安排下Hanfeng和Siyu相亲。Hanfeng其实是同性恋者,Siyu其实爱慕的是他的母亲,这样三个孤独的人结合成一个家庭,互相温暖,互相慰藉,也可以说是happy ending了。很喜欢Hanfeng的母亲戴教授。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不把感情生活放在第一位的,甚至不会放在重要的位置,无关性别。

里面有一些有趣的中文典故:
Kindness里面提到Two heads are better than one, in bed. 这句其实是张爱玲在《炎樱语录》里记录过的,完全是英文俏皮话,如果要翻译成中文难度真是相当大。
同样是Kindness里面的I was not yet given a life when you were born; when I was born you were old already。“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也是作者喜欢的主题,在《花园路三号》里也运用过。
A Man Like Him里费老师的父母就是翻版沈从文张兆和。
Sweeping Past里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Prison里的a lone horse of the Huns running astray at the edge of the desert, its hooves disturbing the old snow and its eyes reflecting the last hopeful light of the sun setting between tall, yellow grasses。这句对应的是哪句古诗呢,还没想出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Gold Boy, Emerald Girl的更多书评

推荐Gold Boy, Emerald Girl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