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以夭折,情愿坚守

Troye qing

季司朗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Mint,答应我,不要自责,不要沉迷于痛苦,坚强点。

在《西洲曲》中有这样一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在七微的《南风知我意1》里仿佛体现的更为深刻,2中男主傅云深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他到海德堡修养遇到了有着外科医生梦想的看护朱旧,在俩人的相处下,渐生情分,后来,傅云深被看上朱旧的小混混殴打,导致原本因为车祸就重伤的身体更加严重,傅云深的母亲认为这一切都是朱旧导致的,找了几个保镖殴打朱旧,并把它丢在河水中。

这件事情让傅云深意识到自己的残缺,在他被打的时候他紧紧的抱住头,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让她看到千万不要让她看到……他内心深处的挫败绝望无助侵袭着他的大脑,朱旧嘶哑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更像是在凌迟他。事后,他便提出和朱旧分手,保护不了她便放手让她走。

――你知道薄荷的花语吗? ――咦,云深同学,你竟然还对这种小女生才看的东西感兴趣? ――朱老师,我只对薄荷这一种植物感兴趣。 ――那薄荷的花语是什么? ――愿与你再次相逢。

相互答应过,再次重逢一定要走开。

在《南风知我意2》中最令人感到动容的便是季司郎这个爱如烈酒的男子,他在撒哈拉沙漠...

显示全文

季司朗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Mint,答应我,不要自责,不要沉迷于痛苦,坚强点。

在《西洲曲》中有这样一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在七微的《南风知我意1》里仿佛体现的更为深刻,2中男主傅云深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他到海德堡修养遇到了有着外科医生梦想的看护朱旧,在俩人的相处下,渐生情分,后来,傅云深被看上朱旧的小混混殴打,导致原本因为车祸就重伤的身体更加严重,傅云深的母亲认为这一切都是朱旧导致的,找了几个保镖殴打朱旧,并把它丢在河水中。

这件事情让傅云深意识到自己的残缺,在他被打的时候他紧紧的抱住头,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让她看到千万不要让她看到……他内心深处的挫败绝望无助侵袭着他的大脑,朱旧嘶哑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更像是在凌迟他。事后,他便提出和朱旧分手,保护不了她便放手让她走。

――你知道薄荷的花语吗? ――咦,云深同学,你竟然还对这种小女生才看的东西感兴趣? ――朱老师,我只对薄荷这一种植物感兴趣。 ――那薄荷的花语是什么? ――愿与你再次相逢。

相互答应过,再次重逢一定要走开。

在《南风知我意2》中最令人感到动容的便是季司郎这个爱如烈酒的男子,他在撒哈拉沙漠将自己的血液喂给朱旧好,他用自己中了弹的身子帮朱旧逃离那个魔鬼的地方,他最后的一句话都是在为朱旧考虑“Mint,答应我,不要自责,不要沉迷于痛苦,坚强点”这样的男子本该温柔以待,却寿以夭折。他不像傅云深一样有朱旧爱着,他只是一个有了爱情不敢说,害怕说了俩人就没有现在的无话不谈,这可像是现实中的男男女女,书中牵扯到一个伟大的词汇,无国界医生,这个职业是由各国专业医学人员组成的国际性的志愿者组织,是全球最大的独立人道医疗救援组织。朱旧的爸爸妈妈是无国界医生,她在和傅云深分开后,走了很多地方,看到了战争,救了很多人,唯一死了一个爱她如命的季司郎。季司郎和书中那个爱了傅云深一生的周知知不同,周知知的爱太过浓烈,从最初的心动直到放手,都是一个无法言喻的过程,她在傅云深至关重要的一次手术前起誓道“只要傅云深可以活下来,她便永远不再缠着他”试问,这样女子谁人不爱?

真正的爱不是这样的。真正的爱,它应该是愉悦的,不给对方负担与压力,尊重对方的意愿。

作者描述的手法给人一人恍惚的错觉,书中傅云深的母亲一直认为朱旧是一个扫把星,如果不是她傅云深不会变成一个生不保希的人,甚至周知知也是这样认为。事实上,傅云深确实是因为朱旧受了重伤,那个得了病的小姑娘也去世了,季司郎也为了救她而过世,她的奶奶沉睡在了手术台。在她的奶奶上手术台时,李主任问道要不要换个主刀医生,害怕她到时候手忙脚乱方寸大失,她自信的回答是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奶奶的身体。

可能这只是一种错觉,相同的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人生就是风平浪静,或许在别人的故事中藏着某个人的影子。

书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刻画的惟妙惟肖,男主傅云深那种勇敢面对生活,拼命抓住爱情的样子正是现在人士所缺少的。现实中更多的是爱情没有了还有生命,麻木多了些,感情少了些,人生总是要过日子,干嘛不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风知我意2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风知我意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