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卡斯特罗王的男人,也是安徒生笔下的小女孩

甜麥:冬宫夏宫
2017-10-29 00:31:43
他是卡斯特罗王的男人,也是安徒生笔下的小女孩,为看清每一种爱情而擦亮一根火柴。
——评价马尔克斯和他1985年的小说:爱与瘟疫。

一部略微三十多年前的虚构文学新作,比更早出名的《百年孤独》叙述甚至更为娴熟,语言更为恶毒,结局更为夺目煽情,漫山遍野,开至瑰丽而糜烂。那时候豆瓣或其它社交网络的嘴贱者、毒舌者、逗B、以及二B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豆瓣和社交网络,但出了一位来自第三世界的语言调侃大师马尔克斯。现实中,他跟卡斯特罗王走得亲近,深得王的宠爱,而有关“爱与瘟疫”的二元叙述风格上却像划火柴一样调皮而认真。

他先擦亮第一根火柴:刚刚二十来岁的发报员阿里萨看中了十六岁教会学校的女生费尔明娜,进而他们像大人一样立好婚书,私定终身。这会是一个纯美的爱情故事?

他接着擦亮第二根火柴:被隔离了一年多依旧桀骜不驯的费尔明娜再次无意间碰到阿里萨,惊讶觉得自己以前爱上的只是一个影子,大失所望,惘然伤心,卧病不起,转而接受来自一份拥有上流社会贵族气质的乌尔比诺医生追求,过上了富足而优渥的五十多年的家庭生活。这会是一个世俗的爱情故事?

...
显示全文
他是卡斯特罗王的男人,也是安徒生笔下的小女孩,为看清每一种爱情而擦亮一根火柴。
——评价马尔克斯和他1985年的小说:爱与瘟疫。

一部略微三十多年前的虚构文学新作,比更早出名的《百年孤独》叙述甚至更为娴熟,语言更为恶毒,结局更为夺目煽情,漫山遍野,开至瑰丽而糜烂。那时候豆瓣或其它社交网络的嘴贱者、毒舌者、逗B、以及二B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豆瓣和社交网络,但出了一位来自第三世界的语言调侃大师马尔克斯。现实中,他跟卡斯特罗王走得亲近,深得王的宠爱,而有关“爱与瘟疫”的二元叙述风格上却像划火柴一样调皮而认真。

他先擦亮第一根火柴:刚刚二十来岁的发报员阿里萨看中了十六岁教会学校的女生费尔明娜,进而他们像大人一样立好婚书,私定终身。这会是一个纯美的爱情故事?

他接着擦亮第二根火柴:被隔离了一年多依旧桀骜不驯的费尔明娜再次无意间碰到阿里萨,惊讶觉得自己以前爱上的只是一个影子,大失所望,惘然伤心,卧病不起,转而接受来自一份拥有上流社会贵族气质的乌尔比诺医生追求,过上了富足而优渥的五十多年的家庭生活。这会是一个世俗的爱情故事?

他接着又擦亮一根火柴:若干年后,费尔明娜仅仅依靠自己热爱闻衣服的鼻子就知道了自己的丈夫乌尔比诺把一个幽灵带进了家里,并还是让他乖乖地坦白了他跟“隐隐藏藏的腹痛”之间的偷情。这会是一个绝望的爱情故事?

他紧接着擦亮了数十、数百根火柴:第一次恋爱失败的阿里萨经历了短暂的河上旅行和疗伤,但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家乡,在后来的五十多年里,独身一人,但给城市里数不清的寡妇以安慰,为每一桩荒唐事留下记录(活着的人里,只有他知道),同时又直接造成了养鸽女和养女(被监护人)的死亡而不敢承担责任。这会是一个放荡而怯懦的爱情故事?

到最后,他擦亮最后一根火柴:七十多岁的阿里萨终于等到快八十岁的乌尔比诺的敲响丧钟,然后从情敌的葬礼开始,孜孜不倦地、往事无需再提地给自己最最最钟爱的寡妇费尔明娜写了一封又一封理智而暗藏深情的信,并建议她来一次去黄金港地旅行。上船的时候,费尔明娜的儿子竟不知道阿里萨也要厚着脸皮去。这会是一个“青山依旧在,夕阳无限红”的爱情故事?

他一一呈现出来。而最妙的却是,他擦火柴的方式:那么多故事里,每根火柴和每根火柴之间的衔接,很少拖泥带水,揶揄人的时候也好不留情:这包括他借助阿里萨的手,用奶嘴堵上一个女诗人萨拉-诺列加在和他make love期间吟诗的嘴。

萨拉-诺列加孤身一人死在了疯人院里,阿里萨却在与费尔明娜关系最好的时候说:我一直为你守着童贞。

SUCH A LIER!!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