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水浒

苏霍1

————————————————

今天看完了金圣叹评论的水浒传,值得一看。

这次看,配合金圣叹的评论,和知乎上的一些评论,对水浒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很多社会上的事情,团伙的事情,职场的事情,水浒传讲的很明白。

20171028周六晚

20171029:网友评论:梁山伯实力最高峰大概是周仓见到关公之前的实力水平。

在回复宋江和刘备区别之时,有回复说这是皇叔被黑的最惨一次。

确实是格局、层次不同。

————————————————

前几天翻看一年以前我写的读书笔记,发现写的还是挺好的。20171025

20160825 《水浒传读后201608》

1.最近在看水浒传。

2.《水浒传之一·好汉变污》 看到第30回,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这时的武松,武二郎,已化身行者。

在此之前,未来的梁山好汉们,大还都是纯洁的江湖好汉。 除了王婆这个“马伯六”,拉皮条,安排砒霜,安排热水煮抹布一条龙服务面不改色的“绝对罪犯”,和菜园子张青夫妇这包子店主“绝对匪徒”,出场人物大都还是比较性情和纯洁的。

好汉们一开始是灰色人物,有随时被刺配的,已经刺配的,藏身寺庙看管菜园的(鲁智...

显示全文

————————————————

今天看完了金圣叹评论的水浒传,值得一看。

这次看,配合金圣叹的评论,和知乎上的一些评论,对水浒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很多社会上的事情,团伙的事情,职场的事情,水浒传讲的很明白。

20171028周六晚

20171029:网友评论:梁山伯实力最高峰大概是周仓见到关公之前的实力水平。

在回复宋江和刘备区别之时,有回复说这是皇叔被黑的最惨一次。

确实是格局、层次不同。

————————————————

前几天翻看一年以前我写的读书笔记,发现写的还是挺好的。20171025

20160825 《水浒传读后201608》

1.最近在看水浒传。

2.《水浒传之一·好汉变污》 看到第30回,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这时的武松,武二郎,已化身行者。

在此之前,未来的梁山好汉们,大还都是纯洁的江湖好汉。 除了王婆这个“马伯六”,拉皮条,安排砒霜,安排热水煮抹布一条龙服务面不改色的“绝对罪犯”,和菜园子张青夫妇这包子店主“绝对匪徒”,出场人物大都还是比较性情和纯洁的。

好汉们一开始是灰色人物,有随时被刺配的,已经刺配的,藏身寺庙看管菜园的(鲁智深、张青),管管闲事,会会朋友,冲动时候拳打刀捅,还没有重罪被通缉,还能在灰色领域过的滋润。小张飞林冲畏畏缩缩在这个“舒适区”不肯离去。(“小人是个好汉!”)。这些好汉,包子店也不下手的。

武二郎打虎上位后,为县官押送黄白之物上京,办的妥当,手下兵士也是服服帖帖。就算是杀西门与潘,也是做好口供人证,落得上下好评,江湖好口碑,上官都是轻判,刺配之后,进入黑道。蒋门神一事身当红棍,‘无三不过望’,到“玉环步,鸳鸯脚”多么漂亮——“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非同小可!” 这之后卷入黑道争端,在牢里呆了两月,天天提心吊胆。放出来后,鸳鸯楼大大小小有仇无辜的杀了十五号人,这才沦为彻头的匪类。

至夜走蜈蚣岭,领了“一本度牒,一串一百单八颗人顶骨数珠,一个沙鱼皮鞘子插着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剃了头,戴上金箍儿,“好一个行者”,变身匪徒。 “刀却是好,到我手里不曾发市,且把这个鸟先生试刀!”

蜈蚣岭后见了宋江,当晚宋江邀武松同榻,叙说一年有馀的事,宋江心内喜悦。基情无限。

"武松: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宋江道:“兄弟既有此心归顺朝廷,皇天必佑。"

你看,好汉们还是有退路可走。退路是从容和优雅的基本。

3.《水浒传之二·黑三郎真黑》 武松去了二龙山,宋江却是去了清风寨,想着还是从军队军功上下功夫。

结果清风寨里文武不合,宋江躺枪,花荣“小弟只是一勇之夫,却无兄长的高明远见。“,之后是花荣大闹清风寨。而知府派了专门打黑的“镇三山”黄信,道:“这个不必问了。连夜合个囚车,把这厮盛在里面!”宋江继续躺枪,花荣也被绑了一起上路。 然后清风山劫道,至此,已是州府一级兵匪冲突的军争了。

知府看了大惊,便差人去请青州指挥司总管本州兵马秦统制,急来商议军情重事。那人“性格急躁,声若雷霆,都呼他做“霹雳火”秦明”。 秦明点起一百马军,四百步军。 山寨里众好汉都面面觑,俱各骇然。花荣便道:“你众位都不要慌。自古‘兵临告急,必须死敌’。教小喽罗饱了酒饭,只依着我行。当日宋江、花荣先定了计策。

埋伏了秦明,又“宋江道:“昨日因留总管在山,坚意不肯,却是宋江定出这条计来,叫小卒似总管模样的,却穿了总管的衣甲头盔,骑着那马,横着狼牙棒,直奔青州城下,点拨红头子杀人;燕顺、王矮虎,带领五十余人助战;只做总管去家中取老小。因此杀人放火,先绝了总管归路的念头。秦明被困,又怕拼不过,因此,只得纳了这口气。便说道:“你们弟兄虽是好意要留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个,断送了我妻小一家人口!”宋江答道:“不恁地时,兄长如何肯死心塌地?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令妹,甚是贤慧。”

好一个孝义黑三郎,真黑。

入伙了秦明之后,策反黄信,破了清风寨。青州慕容知府申将文书去中书省,奏说反了花荣、秦明、黄信,要起大军来征。 宋江道:“自这南方有个去处,地名唤做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宛子城、蓼儿。晁天王聚集着三五千军马,把住着水泊。

黑三郎,不怕局面乱,不怕势力杂,不怕乱子大,真是裹挟一方的魔头。

孝义黑三郎,山东及时雨,呼保义的名头,在信息传播低效的宋朝黑道,确实是极大的资源啊。石将军石勇“慕名”来投。 如何说信息传播低效:“石勇取出家书,递与宋江。宋清写道:父亲于今年正月初头,因病身故,见今做丧在家,专等哥哥来家迁葬。千万千万!一切不可误!” 晕。

于是宋江修书一封给梁山,“恨不得一步跨到家中,飞也似独自一个去了”,大部队自行上了梁山。

宋太公:怕你一时被人撺掇,落草去了,做个不忠不孝的人;为此,急急寄书去唤你归家。 宋江被抓,也遇大赦,轻罚,刺配江州。 途径梁山泊,宋江道:“你弟兄们若是可怜见宋江时,容我去江州牢城听候限满回来,那时却待与你们相会。” 吴学究笑道:“我知兄长的意了。这个容易,只不留兄长在山寨便了。少叙片时,便送登程。”宋江听了道:“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的意。”

俩腹黑。

到了江州见到吴用介绍的戴宗。 后提反诗两首: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雠,血染浔阳江口!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敢来黄巢不丈夫!

作死则死,然后是劫法场。

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 这就是晁盖帮和宋江帮的不同。

4. 《水浒之三·聚义时代》 江州劫法场之后,灭了无为军,此时江州诸好汉犯了大事,不得不奔往梁山泊,此时宋江派系已壮大。 再三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吴学究坐了第三位。公孙胜坐了第四位。宋江道:“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住上坐,新到头头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众人齐道:“此这极当。” 左边一带:林冲,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杜迁,宋万,朱贵,白胜; 右边一带:(论年甲次序,互相推让。)花荣,秦明,黄信,戴宗,李逵,李俊,穆弘,张横,张顺,燕顺,吕方,郭盛,萧让,王矮虎,薛永,金大坚,穆春,李立,欧鹏,蒋敬,童威,童猛,马麟,石勇,侯健,郑天寿,陶宗旺, --共是四十位头领坐下。大吹大擂,且庆喜筵席。

宋江江州一行收获颇丰。相比晁盖、吴用村镇几人抢一单生辰纲,宋江这深入州市,串联武装力量,纵兵作战的架势更大。

接着宋江在此“孝遁”:“不知老父在家正是何如”、“事不宜迟“、”今也不须点多人去,只宋江潜地自去”、“神不知,鬼不觉”。 谁说神不知鬼不觉:九天玄女就发觉了,““娘娘有请,星主可行。”——”“取那三卷‘天书’赐与星主。”

却说宋江此次孝遁,带动了两个人:公孙胜、李逵。 公孙胜:“忽然感动公孙胜一个念头:思忆老母在蓟州离家日久了,未知如何。”

李逵一行诸多变故,途遇几处英雄,包括石秀,杨雄,又时迁偷鸡,引出祝家庄,继而扈家庄,李家庄。“惟恐梁山泊好汉过来借粮,因此三村准备下抵敌他。” 祝家店小二笑道:“客人,你们休要在这里讨野火吃!只我店里不比别处客店,拿你到庄上,便做梁山泊贼寇解了去。”石秀听了,大骂道:“便是梁山泊好汉,你怎么拿了我去请赏!”

因这杨雄三人,李家庄李应与祝家庄争斗。

晁盖道:“俺梁山泊好汉,自从火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仁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了锐气。新旧上山的兄弟们,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这厮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因此连累我等受辱。今日先斩了这两个,将这厮首级去那里号令,便起军马去,就洗荡了那个村坊,不要输了锐气。孩儿们快斩了报来。” 霸道的思维,杨雄石秀两人很无奈。

宋江劝住道:“不然。哥哥不听这两位贤弟却才所说,那个鼓上蚤时迁,他原是此等人,以致惹起祝家那厮来,岂是这二位贤弟要玷辱山寨?我也每每听得有人说,祝家庄那厮,要和俺山寨敌对。即目山寨人马数多,钱粮缺少,非是我等要去寻他,那厮倒来吹毛求疵,因而正好乘势去拿那厮。若打得此庄,倒有三五年粮食。非是我们生事害他,其实那厮无礼。哥哥权且息怒,小可不才,亲领一支军马,启请几位贤弟们下山,去打祝家庄。若不洗荡得那个村坊,誓不还山。一是与山寨报仇,不折了锐气;二乃免此小辈被他耻辱;三则得许多粮食,以供山寨之用;四者就请李应上山入伙。”

吴学究道:“公明哥哥之言最好,岂可山寨自斩手足之人?”戴宗便道:“宁乃斩了小弟,不可绝了贤路。”众头领力劝,晁盖方才免了二人。杨雄、石秀也自谢罪。

宋江抚谕道:“贤弟休生异心,此是山寨号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失,也须斩首,不敢容情。如今新近又立了铁面孔目裴宣做军政司,赏功罚罪,已有定例。贤弟只得恕罪恕罪。”杨雄、石秀拜罢,谢罪已了。

到这里,晁盖的“斩了”已经不匹配梁山泊的肃清敌对,掠夺钱粮,广开“贤路”的三个代表战略诉求。

总经理宋江看起来比董事长晁盖看起来靠谱好多。

宋江教唤铁面孔目裴宣,计较下山人数,启请诸位头领,同宋江去打祝家庄,定要洗荡了那个村坊。商量已定,除晁盖头领镇守山寨不动外,留下吴学究、刘唐,并阮家三弟兄、吕方、郭盛,护持大寨。原拨定守滩、守关、守店有职事人员,俱各不动。又拨新到头领孟康管造船只,顶替马麟监督战船。写下告示,将下山打祝家庄头领分作两起:头一拨,宋江、花荣、李俊、穆弘、李逵、杨雄、石秀、黄信、欧鹏、杨林,带领三千小喽罗,三百马军,披挂已了,下山前进;第二拨便是林冲、秦明、戴宗、张横、张顺、马麟、邓飞、王矮虎、白胜,也带三千小喽罗,三百马军,随后接应;再着金沙滩、鸭嘴滩二处小寨,只教宋万、郑天寿守把,就行接应粮草。晁盖送路已了,自回山寨。

三打祝家庄,最终破了。梁山泊专吃土豪: “盗可盗,非常盗;强可强,真能强。只因灭恶除凶,聊作打家劫舍。地方恨土豪欺压,乡村喜义士济施。众虎有情,为救偷鸡钓狗;独龙无助,难留飞虎扑雕。谨具上万资粮,填平水泊;更赔许多人畜,踏破梁山。”

内应破了祝家庄,顺手灭了扈家庄,而李家庄: 既然大官人不肯落草,且在山寨消停几日,打听得没事了时,再下山来不迟。”当下不由李应、杜兴不行,大队军马中间,如何回得来? 上山之后,吴学究笑道:“大官人差矣!宝眷已都取到山寨了。贵庄一把火已都烧做白地,大官人却回到那里去?”

吴学究笑了。笑啥呢? 妻子说道:“你被知府捉了来,随后又有两个巡检,引着四个都头,带领三百来土兵,到来抄扎家私,把我们好好地教上车子,将家里一应箱笼、牛羊、马匹、驴骡等项,都拿了去,又把庄院放起火来都烧了。” 宋江便取笑道:“大官人,你看我叫过两个巡检并那知府过来相见。”那扮知府的是萧让,扮巡检的两个是戴宗、杨林,扮孔目的是裴宣,扮虞候的是金大坚、侯健。又叫唤那四个都头,却是李俊、张顺、马麟、白胜。李应都看了,目睁口呆,言语不得。

然后是雷横、朱仝故事: 柴进:宋头领写一封密书,令吴学究、雷横、黑旋风俱在敝庄安歇,礼请足下上山,同聚大义。因见足下推阻不从,故意教李逵杀害了小衙内,先绝了足下归路,只得上山坐把交椅。 只见吴用、雷横从侧首阁子里出来,望着朱仝便拜,说道:“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若到山寨,自有分晓。”朱仝道:“是则是你们弟兄好情意,只是忒毒些个!”柴进一力相劝,朱仝道:“我去则去,只教我见黑旋风面罢!”柴进道:“李大哥,你快出来陪话。”李逵也从侧首出来,唱个大喏。朱仝见了,心头一把无明业火,高三千丈,按纳不下,起身抢近前来,要和李逵性命相搏。柴进、雷横、吴用三个苦死劝住。朱仝道:“若要我上山时,依得我一件事,我便去。”

接着是柴大官人: 晁盖道:“柴大官人自来与山寨有恩,今日他有危难,如何不下山去救他?我亲自去走一遭。”宋江道:“哥哥是山寨之主,如何可便轻动?小可和柴大官人旧来有恩,情愿替哥哥下山。”吴学究道:“高唐州城池虽小,人物稠穰,军广粮多,不可轻敌。烦请林冲、花荣、秦明、李俊、吕方、郭盛、孙立、欧鹏、杨林、邓飞、马麟、白胜,十二个头领,部引马步军兵五千,作前队先锋;军中主帅宋公明、吴用,并朱仝、雷横、戴宗、李逵、张顺、杨雄、石秀,十个头领,部引马步军兵三千策应。”共该二十二位头领,辞了晁盖等众人,离了山寨,望高唐州进发。

八千兵马:像张青、孙二娘和包子店伙计这样的人啸聚八千之后,对付朱仝,杀个孩子,已经是轻微的无所谓了。

高唐州这一战,终于与太尉高俅刚上了,上报天子。派下汝宁郡都统制呼延灼。

拣选精锐马军三千,步军五千。“就京师甲仗库内,不拘数目,任意选拣衣甲盔刀”、 呼延灼选讫铁甲三千副,熟皮马甲五千副,铜铁头盔三千顶,长枪二千根,滚刀一千把,弓箭不计其数,火炮铁炮五百余架,都装载上车。临辞之日,高太尉又拨与战马三千匹。三个将军,各赏了金银缎匹,三军尽关了粮赏。

八千对一万,正规军对梁山泊。

宋江道:“你如何去得?我自有调度:可请霹雳火秦明打头阵,豹子头林冲打第二阵,小李广花荣打第三阵,一丈青扈三娘打第四阵,病尉迟孙立打第五阵;将前面五阵,一队队战罢如纺车般转作后军。我亲自带引十个弟兄,引大队人马押后。左军五将——朱仝、雷横、穆弘、黄信、吕方;右军五将——杨雄、石秀、欧鹏、马麟、郭盛。水路中可请李俊、张横、张顺、阮家三弟兄,驾船接应。却教李逵与杨林,引步军分作两路,埋伏救应。”宋江调拨已定,前军秦明早引人马下山,向平原旷野之处,列成阵势。

梁山泊将强兵弱,突出精兵突袭,单挑鏖战。 呼延军精兵精甲,突出阵战:三千连环马军,这是金军的重装骑兵战术,铁浮屠也。

结果: 梁山泊人马,折其大半,众头领都全;少刻,只见石勇、时迁、孙新、顾大嫂,都逃命上山,却说:“步军冲杀将来,把店屋平拆了去。我等若无号船接应,尽被擒捉。”宋江一一亲自抚慰,计点众头领时,中箭者六人:林冲、雷横、李逵、石秀、孙新、黄信;小喽罗中伤带箭者,不计其数。

然后: 梁山琢磨的是破连环马: 吴用劝道:“哥哥休忧,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挂心?别生良策,可破连环军马。” 呼延赞琢磨的是破水寨: 小可分兵攻打,务要肃清山寨,扫尽水洼,拆毁巢穴。但恨四面是水,无路可进。遥观寨栅,只除非得火炮飞打,以碎贼巢。久闻东京有个炮手凌振,名号轰天雷。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里远近,石炮落处,天崩地陷,山倒石裂。若得此人,可以攻打贼巢。更兼他深通武艺,弓马熟娴。 原来凌振祖贯燕陵人,是宋朝盛世第一个炮手,人都呼他是轰天雷。更兼武艺精熟。曾有四句诗赞凌振的好处:强火发时城郭碎,烟云散处鬼神愁。金轮子母轰天振,炮手名闻四百州。

好一个呼延赞,高俅也是识人用人,真是军队里切实能打仗的人物。

可惜凌振被赚: 李俊、张横上到对岸,便去炮架子边呐声喊,把炮架推翻。 凌振便带了风火二炮,拿枪上马,引了一千余人赶将来。李俊、张横领人便走。 船才行到波心之中,只见岸上朱仝、雷横鸣起锣来;水底下早钻起四五十水军,尽把船尾楔子拔了,水都滚入船里来;

所以凌振可惜在“更兼他深通武艺,弓马熟娴。”,若是他菜一点,反而可能少一些立功心切,多一些协同作战。

梁山这边,也有诸多军队军工体制内出来创业的高人: 比如钢研院子弟、万岁军出身的汤隆这番献计: “小可是祖代打造军器为生。先父因此艺上,遭际老种经略相公,得做延安知寨。先朝曾用这连环甲马取胜。欲破阵时,须用钩镰枪可破。汤隆祖传已有画样在此,若要打造,便可下手。汤隆虽是会打,却不会使。若要会使的人,只除非是我那个姑舅哥哥。会使这钩镰枪法,只有他一个教头,他家祖传习学,不教外人。或是马上,或是步行,都有法则,端的使动,神出鬼没!”说言未了,林冲问道:“莫不是现做金枪班教师徐宁?”

所以故事看到这里,这是一条是统筹诸多地方资源与国企资源创业,最终被国企整体收购的发展道路。

徐宁道:“却是兄弟送了我也!”宋江执杯向前陪告道:“现今宋江暂居水泊,专待朝廷招安,尽忠竭力报国。非敢贪财好杀,行不仁不义之事;万望观察怜此真情,一同替天行道。”林冲也来把盏陪话道:“小弟亦到此间,多说兄长清德,休要推却。”

兄弟,来创业吧,来年被并购再回去时候,必然升职加薪啊。

宋江道:“明日并不用一骑马军,众头领都是步战。孙吴兵法,却利于山林沮泽。今将步军下山,分作十队诱敌,但见军马冲掩将来,都望芦苇荆棘林中乱走。却先把钩镰枪军士埋伏在彼,每十个会使钩镰枪的,间着十个挠钩手,但见马到,一搅钩翻,便把挠钩搭将入去捉了。平川窄路,也如此埋伏。此法如何?”吴学究道:“正应如此藏兵捉将。”徐宁道:“钩镰枪并挠钩,正是此法。”

大胜。

呼延灼败走,投青州慕容知府,慕容知府拨两千兵马,先剿灭二龙山,白虎山: 却说呼延灼在帐中纳闷,心内想道:“指望到此势如劈竹,便拿了这伙草寇,怎知却又逢着这般对手!我直如此命薄!”

三山聚义打青州。捉了呼延灼。命薄的汉子。

然后鲁智深武松去少华山拉史进等人入伙,引来打华州府一战。由于主角光环,顺利战胜。 接着是第五十九回: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 至此,梁山泊一个时代结束,晁天王唯一一战便不明不白,中箭而亡,留下 当日夜至三更,晁盖身体沉重,转头看着宋江嘱付道:“贤弟保重。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宋江道:“晁天王临死时嘱付:‘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为梁山泊主。’ 吴用:若哥哥不坐时,谁人敢当此位?虽遗言如此,哥哥权且尊临此位,坐一坐,待日后别有计较。

至此,聚义时代结束。宋江:“聚义厅今改为忠义堂。”

5.《梁山泊之四·祥瑞麒麟》 忠义堂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琢磨赚卢俊义上山。 宋江答道:“他是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长者,如何能够得他来落草?”吴学究道:“吴用也在心多时了,不想一向忘却。小生略施小计,便教本人上山。”

吴用假扮算命先生,卢俊义:“甲子年,乙丑月,丙寅日,丁卯时。”这是俩人鬼扯。 吴用:目下不出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家私不能保守,死于刀剑之下。

燕青道:“主人在上,须听小乙愚言:这一条路,去山东泰安州,正打从梁山泊边过。近年泊内,是宋江一伙强人在那里打家劫舍,官兵捕盗,近他不得。主人要去烧香,等太平了去。休信夜来那个算命的胡讲。倒敢是梁山泊歹人,假装做阴阳人,来煽惑主人。小乙可惜夜来不在家里,若在家时,三言两语,盘倒那先生,到敢有场好笑。” 卢俊义道:“你们不要胡说,谁人敢来赚我!梁山泊那伙贼男女,打甚么紧!我观他如同草芥,兀自要去特地捉他,把日前学成武艺,显扬于天下,也算个男子大丈夫!” 然后李固叛主,燕青道:“当初都是宋公明苦了主人,今日不上梁山泊时,别无去处。” 话说燕青乞讨这段,挺可疑的。

劫法场石秀跳楼: 楼上石秀,只就那一声和里,掣着腰刀在手,应声大叫:“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蔡福、蔡庆撇了卢员外,扯了绳索先走。石秀从楼上跳将下来,手举钢刀,杀人似砍瓜切菜,走不迭的,杀翻十数个。一只手拖住卢俊义,投南便走。 原来这石秀不认得北京的路,更兼卢员外惊得呆了,越走不动。

打北京城: 对手是索超军,宣赞关胜军。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宋江用好言抚慰道:“你看我众兄弟们,一大半都是朝廷军官,盖为朝廷不明,纵容滥官当道,污吏专权,酷害良民,都情愿协助宋江,替天行道。若是将军不弃,同以忠义为主。”杨志向前另叙一礼,又细劝了一番。

第六十七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梁山泊去书:“梁山泊与曾头市,自来无雠,各守边界。总缘尔行一时之恶,遂惹今日之冤。” 宋江看罢道:『这马都是後次夺的,正有先前段景住送来那匹千里白龙驹「夜玉狮子马」,如何不见将来?』曾升道:『是师父史文恭乘坐著,以此不曾将来。』宋江道:『你疾忙快写书去,教早早牵那匹马来还我!』

宋江对史文恭的仇怨,都在这匹马上。

宋江就忠义堂上与众弟兄商议立梁山泊之主: 吴用又道:『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皆人所伏。兄长若如是再三推让,恐冷了众人之心。』 原来吴用已把眼视众人,故出此语。只见黑旋风李逵大叫道:『我在江州,舍身拼命,跟将你来,众人都饶让你一步!我自天也不怕!你只管让来让去假甚鸟!我便杀将起来各自散火!』武松见吴用以目示人,也上前叫道:『哥哥手下许多军官都是受过朝廷诰命的:他只是让哥哥,如何肯从别人?』刘唐便道:『我们起初七个上山,那时便有让哥哥为尊之意。今日却让後来人。』鲁智深大叫道:『若还兄长要这许多礼数,洒家们各自撒开!』宋江道:『你众人不必多说,我别有个道理。看天意是如何,方才可定。』

6.《水浒传之五·股改》 卢俊义上山之后宋江打东平府,卢俊义去打东昌府,“ 先破城者为主”,分别收了双枪将董平,没羽箭张清。 “宋公明回归山寨,计点大小头领,共有一百单八员,心中大喜。” 此时梁山泊兵强马壮,踏平周边,晁盖遗命问题顺利解决,宋江“欲建一罗天大醮”:

是夜三更时候,只听得天上一声响,如裂帛相似,正是西北乾方天门上。众人看时,直竖金盘,两头尖,中间阔,又唤做『天门开』,又唤做『天眼开』;里面毫光,射人眼目,云彩缭绕,从中间卷出一块火来,如栲栳之形,直滚下虚皇坛来。那团火坛滚了一遭,竟钻入正南地下去了。 此时天眼已合,众道士下坛来。宋江随即叫人将铁锹铁锄头,掘开泥土,跟寻火块。那地下掘不到三尺深浅,只见一个石碣,正面两侧,各有天书文字。

大型烟火表演,场景魔术,裸眼3D特效。

石碣上,原来是梁山泊股东名册:“『前面有天书三十六行,皆是天罡星;背後也有天书七十二行,皆是地煞星。下面注著众义士的姓名。』” 众人皆道:『天地之意,理数所定,谁敢违拗!』 立起『替天行道』杏黄旗。

股份制改造完成:梁山泊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董监高和核心技术人员如下:

计开:梁山泊总兵都头领二员:呼保义宋江、玉麒麟卢俊义。

掌管机密军师二员: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一同参赞军务头领,神机军师朱武。

掌管钱粮头领二员:小旋风柴进、扑天李应。

马军五虎将五员: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双鞭呼延灼、双枪将董平。

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八员:小李广花荣、金枪手徐宁、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美髯公朱仝、九纹龙史进、没遮拦穆弘。

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丑郡马宣赞、井木犴郝思文、百胜将军韩滔、天目将彭、圣水将军单廷、神火将魏定国、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锦毛虎燕顺、铁笛仙马麟、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锦豹子杨林、小霸王周通。

步军头领一十员: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赤发鬼刘唐、插翅虎雷横、黑旋风李逵、浪子燕青、病关索杨雄、拼命三郎石秀、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

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混世魔王樊瑞、丧门神鲍旭、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病大虫薛永、金眼彪施恩、小遮拦穆春、打虎将李忠、白面郎君郑天寿、云里金刚宋万、摸著天杜迁、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花项虎龚旺、中箭虎丁得孙、没面目焦挺、石将军石勇。

四寨水军头领八员: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浪里白条张顺、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

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

总探声息头领一员:神行太保戴宗。

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四员:铁叫子乐和、鼓上蚤时迁、金毛犬段景住、白日鼠白胜。

守护中军马饶将二员: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

守护中军步军饶将二员:毛头星孔明、独火星孔亮。

专管行刑刽子二员:铁臂膊蔡福、一枝花蔡庆。

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二员:矮脚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

掌管监造诸事头领一十六员:行文走檄调兵遣将石员,圣手书生萧让;定功赏罚军政司一员,铁面孔目裴宣;考算钱粮支出纳入一员,神算子蒋敬;监造大小战船一员,玉竿孟康;专造一应兵符印信一员,玉臂匠金大坚;专造一应旌旗袍袄一员,通臂猿侯健;专治一应马匹兽医一员,紫髯伯皇甫端;专治诸疾内外科医士一员,神医安道全;监督打造一应军器铁筵一员,金钱豹子汤隆;专造一应大小号炮一员,轰天雷凌振;起造修缉房舍一员,青眼虎李云;屠宰牛马猪羊牲口一员,操刀鬼曹正;排设筵宴一员,铁扇子宋清;监造供应一切酒筵一员,笑面虎朱富;监筑梁山泊一应城垣一员,九尾龟陶宗旺;专一把捧『帅』字旗一员,险道神郁保四。

之后,再说宋江自盟誓之後,一向不曾下山,不觉炎威已过,又早秋凉,重阳节近。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会众兄弟同赏菊花,唤做「菊花之会」。

乐和唱这个词,正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只见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黑旋风」便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把桌子踢起,颠做粉碎。宋江大喝道:「这黑厮怎敢如此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

7.《水浒传之六·筹备招安》 之后,宋江执意“东京看灯”。——黑三郎执意要做的小事,都是水浒的大转折。 到了东京,靠的是柴进和燕青的间谍本事、风流手段,弄明白了关系,见到了李师师。

却有李逵元夜闹东京: 酒行数巡,宋江口滑,把拳裸袖,点点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来。 而李逵见了宋江,柴进和那美色妇人吃酒,却教他和戴宗看门,头上毛发倒竖起来,一肚子怒气正没发付处,只见杨太尉揭起帘幕,推开扇门,迳走入来,见了李逵,喝问道:「你这厮是谁?敢在这里?」李逵也不回应,提起把交椅,望杨太尉脸打来。杨太尉倒吃了一惊,措手不及,两交椅打翻地下。戴宗便来救时,那里拦挡得住。李逵扯下幅画来,就蜡烛上点著,束西,一面放火,香桌椅凳,打得粉碎。

而这天巧星燕青: 他虽是三十六星之末,却机巧心灵,多见广识,了身达命,都强似那三十五个。 为自己讨了一纸赦令。

之后是第一次招安:

“辽兵犯境,假此以敌辽兵,公私两便。” 宋江与众人道:「我们受了招安,得为国家臣子,不枉吃了许多时磨难!今日方成正果!」 吴用笑道:「论吴某的意,这番必然招安不成;纵使招安,也看得俺们如草芥。等这厮引将大军来到,教他著些毒手,杀得他人亡马倒,梦里也怕,那时方受招安,才有些气度。」 林冲道:「朝廷中贵官来时,有多少装么,中间未必是好事。」关胜便道:「诏书上必然写著些吓的言语,来惊我们。」徐宁又道:「来的人必然是高太尉门下。」宋江道:「你们都休要疑心,且只顾安排接诏。」

蔡太师,高太尉两人派心腹破坏招安。

第七十五回 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骂钦差 宋江道:「虽是朝廷诏旨不明,你们众人也忒性躁。」吴用道:「哥哥,你休执迷!招安须自有日,如何怪得众兄弟们发怒?朝廷忒不将人为念!如今闲话都打叠起,兄长且传将令:马军拴束马匹,步军安排军器,水军整顿船只,早晚必有大军前来征讨。一两阵杀得他人亡马倒,片甲不回,梦著也怕,那时却再商量。」众人道:「军师言之极当。」

第七十七回 梁山泊十面埋伏 宋公明两赢童贯

得高太尉亲自领兵,调天下军马一十三万,十节度使统领前来。 这十路军马,都是曾经训练精兵,更兼这十节度使,旧日都是绿林丛中出身,後来受了招安,直做到许大官职,都是精锐勇猛之人,非是一时建了些少功名。

吴用道:「仁兄勿忧,小生也久闻这十节度的名,多与朝廷建功,只是当初无他的敌手,以此只显他的豪杰。如今放著这一班好弟兄,如狼似虎的人,那十节度已是过时的人了,兄长何足惧哉!比及他十路军来,先教他吃我一惊。」

后宋江三败高太尉,其中阵仗不提,有一句: 赚他漏到城里,捉下为头宋江一个,把来杀了,却将他手下众人,尽数拆散,分调开去。自古道:『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但没了宋江,其余的做得甚用?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夥受招安 当下辞去的,也有三五千人。

8.《水浒传之7·招安之后》 或曰:陛下可将宋江等所部军马,原是京师有被陷之将,仍还本处,外路军兵,各归原所。其余人众,分作五路,山东,河北,分调开去,此为上策。」 有枢密使童贯奏道:「这厮们虽降,其心不改,终贻大患。以臣愚意,不若陛下传旨,赚入京城,将此一百八人,尽数剿除,然後分散他的军马,以绝国家之患。」天子听罢,圣意沉吟未决。 或曰:驱兵征辽。

于是征辽、田虎,王庆、方腊。

鲁智深见信而寂: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央视98版的水浒处理的不错,战高俅之后就是招安,征方腊,征方腊之时,死伤惨重。 原本,官军来时,梁山泊可以利用体制漏洞和水泊地利,去征方腊却是客场作战。

水泊梁山108将,还是有很多人有善终。 这是民族文化的积极一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人的命运,终究还是有自主的一部分,108人、千人、万人因缘际会,上了梁山,山上还有千条下山路。

路在脚下。提高自己的智慧和德行。

9.为何到了征方腊之时,作者把一概好汉都写死了: 宣和元年(1119年)和宣和二年,先后爆发了宋江、方腊领导的两次大的农民起义。 1127年,金兵攻陷开封,都城被劫掠、杀戮,“杀人如刈麻,臭闻数百里”,史称“靖康之祸”。

小说毕竟是小说,历史更残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浒传(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