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我们 7.9分

追求自由者,才能谓之「人」

毛线菌的小翅膀

会翻开这本书是因为「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在文中,作者认为抽离了「良质」之后就得到了「质朴」(Squareness,一种脱离了花哨的平淡无奇的生活形态),比如古代的斯巴达人,赫胥黎笔下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笔下的「1984」——即一种被绝对的理性所支配的世界。为了体验这种「质朴」,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中源头之作的「我们」成为了我的第一选择。 这部作品的背景在幻想中的26世纪。经过大型战争,地球上的人类数量减少至原来的2成。之后人类把居住地与外界通过「绿墙」隔开,建立了「造福者」→「观护人」→「号民」的社会体系——号民以字母+数字的代号代替姓名,住在玻璃房子里,并且全员「作息表」绝对统一,一天只有2小时私人时间;观护人监视号民的一举一动;造福者为号民之首,拥有绝对权力。作者以一位号民(D-503)的角度,记录下40份札记(日记?)——身为一名工程师的D-503(男性)原本一丝不苟地遵守着方正拘谨的规则,然而却爱上了身为「梅菲」(即想要推翻造福者的地下组织)的I-330(女性),航道产生了偏离。D-503收到触动也尝试着去推动革命却依旧徒劳,最终做了「治愈想象力的手术」。札记的最后一篇,D-530心平气和地与其他号民一同参观I-330的死刑...

显示全文

会翻开这本书是因为「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在文中,作者认为抽离了「良质」之后就得到了「质朴」(Squareness,一种脱离了花哨的平淡无奇的生活形态),比如古代的斯巴达人,赫胥黎笔下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笔下的「1984」——即一种被绝对的理性所支配的世界。为了体验这种「质朴」,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中源头之作的「我们」成为了我的第一选择。 这部作品的背景在幻想中的26世纪。经过大型战争,地球上的人类数量减少至原来的2成。之后人类把居住地与外界通过「绿墙」隔开,建立了「造福者」→「观护人」→「号民」的社会体系——号民以字母+数字的代号代替姓名,住在玻璃房子里,并且全员「作息表」绝对统一,一天只有2小时私人时间;观护人监视号民的一举一动;造福者为号民之首,拥有绝对权力。作者以一位号民(D-503)的角度,记录下40份札记(日记?)——身为一名工程师的D-503(男性)原本一丝不苟地遵守着方正拘谨的规则,然而却爱上了身为「梅菲」(即想要推翻造福者的地下组织)的I-330(女性),航道产生了偏离。D-503收到触动也尝试着去推动革命却依旧徒劳,最终做了「治愈想象力的手术」。札记的最后一篇,D-530心平气和地与其他号民一同参观I-330的死刑。 很残酷不是么?却又无比具有现实意义,令人感到触目惊心。这就不难理解为何这篇文章自问世(1933年)以来,60年间都被前苏联封禁了。比如文中讨论「最后的革命」的一段——既然没有无限大的数,那又怎么会有最后的革命呢?以及「治愈想象力的手术」,通过三道X光照射脑桥部的「一个小小的瘤」即可变得「完美」获得真正的「幸福」,不由令我联想到臭名昭著的「脑叶白质切除术」(诺贝尔医学奖之耻...)。 曾经在「高达Seed Destiny」中有类似的情节——迪兰达尔议长提出「Destiny Plan」,即通过操纵DNA,每人的使命在出生前就被确定,达到一种没有嫉妒/仇恨/贪婪等等丑恶,只有「完美」和「幸福」的世界。当然,最终迪兰达尔议长作为大BOSS被主角们打败,「Destiny Plan」也无法实行。 「完美」和「幸福」听着确实非常具有诱惑力,然而人类毕竟是一种若只能在「完美」和「自由」中择一,也会选择「自由」的存在。就如同本文中I-330对D-503说—— “整齐划一,到处都一样。这就是问题所在——熵,心理上的熵。身为数学家,你难道看不出来只有差异,温度上的差异,才能帮助生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