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化篇读后感

几许

一直说不出来我对于某些繁华都市的厌恶感是哪里来的。

看完这篇,我想,大概就是因为那大规模西化、千篇一律、没有人情味的建筑吧。

就算是生活在杭州,一个被外人烙上诗意二字的城市,也是如此。

小时候在浙江的一个小乡村长大,房子是古老破旧的石子房,门是被风雨浸烂的两块木头。但就算是再烂再破的房子,它也是有门槛的。造新房子的时候我妈对我爸说,别的她不管,门槛一定要做高了。

虽然有点落后文化的味道,但这句话却渗出了种莫名的温暖。我想不通,大概这就是我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文明的归属感?

杭州的地标建筑,大多玻璃幕墙、高耸入云,而那些青瓦白墙、古朴幽深的院子,却几乎淹没在岁月长河之中。

在定安路地铁站旁边看见一家极具江南意味的博物馆,外墙上还挂着块某某遗址的牌子,觉得莫名亲切,却也伤感起来。

看见没,当初拆狠了,现在只剩下零星半点还可以绝地挣扎了。

西方对中国开始有大规模的影响我想应该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的。彼时的“天朝上国”,如今的“泯然众矣”。我到现在还在痛心北京因为外墙尽毁,不能作为整体选入世界遗产。

我知道。我们需要发展。

但我更想说,我们是不...

显示全文

一直说不出来我对于某些繁华都市的厌恶感是哪里来的。

看完这篇,我想,大概就是因为那大规模西化、千篇一律、没有人情味的建筑吧。

就算是生活在杭州,一个被外人烙上诗意二字的城市,也是如此。

小时候在浙江的一个小乡村长大,房子是古老破旧的石子房,门是被风雨浸烂的两块木头。但就算是再烂再破的房子,它也是有门槛的。造新房子的时候我妈对我爸说,别的她不管,门槛一定要做高了。

虽然有点落后文化的味道,但这句话却渗出了种莫名的温暖。我想不通,大概这就是我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文明的归属感?

杭州的地标建筑,大多玻璃幕墙、高耸入云,而那些青瓦白墙、古朴幽深的院子,却几乎淹没在岁月长河之中。

在定安路地铁站旁边看见一家极具江南意味的博物馆,外墙上还挂着块某某遗址的牌子,觉得莫名亲切,却也伤感起来。

看见没,当初拆狠了,现在只剩下零星半点还可以绝地挣扎了。

西方对中国开始有大规模的影响我想应该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的。彼时的“天朝上国”,如今的“泯然众矣”。我到现在还在痛心北京因为外墙尽毁,不能作为整体选入世界遗产。

我知道。我们需要发展。

但我更想说,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现在住在24层的房子里,一个楼道四户人家,每一户都被钢筋水泥隔得死死的,楼道里呼啸而过的只有冰凉的风;我每看到一处古建筑,都会欣喜到忘乎所以,稀奇到这似乎是上天对我的赏赐,小心翼翼又贪婪得想将它读进心里。

像个笑话。

我们原本生活的地方啊,却成为了我的梦想。

但世上总是有许多生不由己的。鱼和熊掌如何兼得?即使是我自己,痛恨这一切的我,仍然做不到寻一处宁静的古村庄,每日在院子里拈花弄草,诵读唐宋诗篇。

更何况不在意那些的掌权者呢?

或许就只能这样了吧……

本来就已经千疮百孔,我只能希望它的精髓永远不会流逝。

菰老师告诉我,人生而为人,最大的悲哀,是传承。

是的,是传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安藤忠雄都市彷徨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藤忠雄都市彷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