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格格

时光清浅,当你找到爱的时候,也就找到了自己。 第一次注意到璐璐,是课间休息,我在教室外面的花坛边看蜜蜂采蜜,她和其他女生在操场边跳皮筋。 其实我也并不是真的对蜜蜂感兴趣,只不过我天生手脚不协调,所以她们都不带我玩。我用余光暗自观察她们,其实主要是在观察她。 她是那群女孩子里最矮的,梳着两条麻花辫。她总是第一个跳,跳过去后负责救人,救同队里“死掉”的人。 皮筋一路从腿肚,升到膝盖,升到屁股,升到腰,升到腋窝。到腋窝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了,因为她个子矮,别人的腋窝已经接近她的肩膀头,这个高度,如果换做是我,是一定跳不过去的。结果她轻轻一跳,像蝴蝶一样翩跹的跳进去,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成功了。接下来,皮筋又升到了脖子,头顶,然后是小举,大举。她不止自己跳的好,还会给同伴“压筋”。 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稳坐班级第一。放学时,我们排队回家,她从队伍的第一个磨磨蹭蹭的挤到我身边,不停的问我,你几月的生日啊,爱好什么啊,怎么学习那么好啊,后来她直接邀请我去她家跳皮筋。 我说:我要做作业。她说:我等你。 后来我真的去了她家,她家的院子里很干净,铺着细细的沙子,踩上去软软的,她家也不养牛,没有牛粪的臭...

显示全文

时光清浅,当你找到爱的时候,也就找到了自己。 第一次注意到璐璐,是课间休息,我在教室外面的花坛边看蜜蜂采蜜,她和其他女生在操场边跳皮筋。 其实我也并不是真的对蜜蜂感兴趣,只不过我天生手脚不协调,所以她们都不带我玩。我用余光暗自观察她们,其实主要是在观察她。 她是那群女孩子里最矮的,梳着两条麻花辫。她总是第一个跳,跳过去后负责救人,救同队里“死掉”的人。 皮筋一路从腿肚,升到膝盖,升到屁股,升到腰,升到腋窝。到腋窝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了,因为她个子矮,别人的腋窝已经接近她的肩膀头,这个高度,如果换做是我,是一定跳不过去的。结果她轻轻一跳,像蝴蝶一样翩跹的跳进去,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成功了。接下来,皮筋又升到了脖子,头顶,然后是小举,大举。她不止自己跳的好,还会给同伴“压筋”。 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稳坐班级第一。放学时,我们排队回家,她从队伍的第一个磨磨蹭蹭的挤到我身边,不停的问我,你几月的生日啊,爱好什么啊,怎么学习那么好啊,后来她直接邀请我去她家跳皮筋。 我说:我要做作业。她说:我等你。 后来我真的去了她家,她家的院子里很干净,铺着细细的沙子,踩上去软软的,她家也不养牛,没有牛粪的臭味,栅子边上也没有杂草,房门前反倒有一整块花坛,里面种着鸡冠花,季季草花,还有一种粉红色的花,我不认识,她说那是蝴蝶花。 她引我穿过走廊和厨房,到后院,后院的栅子上挂着一条长长的皮筋。她先跳了一下,然后教我,我一步一步的跟她学,居然学会了好几种花样,比如马兰开花啦,学习李向阳啦等等,不止会跳,还会用脚尖勾,整整一下午,跳的我们俩汗流浃背,累了,就跑进厨房拿水瓢舀一瓢凉水咕嘟嘟的灌进去。她家的厨房也干净,水瓢有两个,一个用来舀干净的水,一个用来舀垓水(泔水);水缸也不是褐色的大缸,而是白色瓷砖贴的一个蓄水池,池底还有出水口,用来排掉池里的污水。 到晚上,她送我走的时候,怯怯的问我:“我可以叫你姐姐吗?”我说:“当然可以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 后来我们就经常腻在一起,上学的时候她从西头走到我家大门外叫我,我背上书包跟她一起走到学校,放学的时候我先到家里写作业,写完作业去找她。在学校的时候她和别人跳皮筋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如果别人不带我她就不玩了。队友都舍不得损失一员大将,所以就叫我当“烧火”的,我第一个跳,即使“死了”也不计入比分。 后来,家里人不让我再去她家玩了,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说璐璐爸妈是后到一起的,璐璐妈妈带了两个女儿过去,结果璐璐爸爸对那两个女儿动手动脚不怀好意,璐璐大姐出嫁后再也不回家,二姐也匆匆的嫁给同村的畅三,生了个孩子还是先天性心脏病,没多久就离婚了,璐璐二姐就跑远方给有钱人做了小老婆,拿回来的钱全用来给儿子看病。 十来岁的我并不知道这些传闻是真是假,我也没见过璐璐的大姐,倒是见过她二姐。她二姐长得真是漂亮,皮肤白嫩,双眼包皮,唇红齿白,要腰有腰,要屁股有屁股的,身高起码170。怎么说二姐也看不上那个贼眉鼠眼,黑不溜秋,猫腰恭几,且身高只有165左右的畅三啊。 所以这传言我也就信了七八分,从此也不敢去她家跳皮筋了,她来叫过我好几次,我都说作业没写完。 最后一次她问我:真的不和她玩了?我狠狠心说:我还要写作业。 后来有一次,我没写作业,老师检查到了,我就说忘了带。老师让我回家取,我说第二天一定带来。老师说:你没写就是没写,不要撒谎!这时候璐璐站起来,说:老师我保证她写作业了,因为我去找她的时候,她说要写作业,不和我出去玩。 老师放过我之后,我才想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找过我了,她也很久都没叫过我姐姐了。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该说谢谢你还是对不起,这样拖呀拖呀,我们就小学毕业了,从此再也没见过。听说后来她们全家都搬走了,茫茫人海,我们再无音讯。 2. 上高中的时候,我和三班的张泓“好上了”。每天腻在一起,活像连体婴儿。 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五点二十爬到五楼来找我。把我叫醒后给我去水房打洗脸水,我洗簌的时候她给我叠被子,然后拉着我去吃早饭。如果不吃早饭,她就带我去校外买一大堆零食,然后送我回教室。 上课的时候她会悄悄在课本下面给我写信,虽然我们两个的教室只隔着一条走廊。 考试之前闲着无聊,她在纸上写“小白”“小白”,她说写了我的名字她就不紧张了,结果监考老师路过,跟她说你不要怕,不要怯场!她说我怕什么?监考老师说你不怕你在纸上写那么多“怕”字? 寒暑假回来她塞给我一大包糖裹的核桃。她说每天想我了,就给我砸核桃,砸的大块的完整的才留给我,又怕我不爱吃,所以裹了糖。然后献宝似地说没砸到几次手指头。 后来我交了笔友,那个男生想拥抱我,吓的我赶紧躲了,从此不联系。她知道了,跑到那男生面前,甩了他两个嘴巴。 我也会跟她分享心事,分享我从好学校堕落到坏学校的郁郁不得志,我跟她一起在水房洗衣服,一起去澡堂子搓澡,一起在冬天操场的雪地上,把我暗恋的对象按倒,灌了他一脖颈的雪。 后来,我分到文科班,交到了更多的朋友,也渐渐的冷落了她。到最后,我们闹掰了,给对方写了一封长长的诀别信,拿到信的时候,我在我班哭,她在她班哭,我们共同的好友都来劝,但是我们是铁了心的不回头。 分开后,有一次在政治课前,我听说她得了阑尾炎住进医院,我和她的同学打听了她的病房。课上到一半,我“腾”的站起来,说什么要请假,老师问,我就哭。后来我去找班主任,说是去看我最好的朋友。我一路跑到医院,冲进她的病房,她脸色苍白的冲我笑,说:怕什么,小毛病又死不了!后来我们继续沉浸在备考的氛围中,彼此再也没见过面。 大学毕业后我们又联系上了,我俩都结了婚,我郑重的和她道歉,她说都过去了,她也想不出为什么当初我们都那么决绝,但是多亏我们彻底“分手”了,她才发奋图强,突飞猛进。不然,我们继续混下去,她无论如何也考不上大学了。 现在我们各自生子,在彼此的朋友圈点赞,却再也没了那份亲密,我知道,即使道歉,我们都回不去了,但是关于分开,可能我们都不后悔。 3. 大学的时候,我和海婷考到了同一个城市。 她是我家远房的亲戚,论起来,虽然是同龄,我要叫她小姨。最开始我不肯,她总是买零食贿赂我。后来我也就叫顺口了。 我们不在一个学校,没课的时候我就去找她,她带我去逛街,逛超市,偶尔给我买几件衣服,然后到宿舍偷偷的给我煮火锅,煮完了要开窗户散散“绿色的”味,怕宿管阿姨发现,也怕同寝的不高兴。 晚上,她给我做面膜,然后我们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她的被子总是香香的,衣服也是香香的,身上也是香香的,连带着我的梦也是香香的。 毕业后她留在长春,我回家的时候路过了,她就给我在酒店开好房间,早上的时候给我泡牛奶,热早餐。她一直是咋咋呼呼的样子,只要一见面,我也就变成那个备受照顾的“晚辈”。 之前,她失恋了,来我这里散心,我工作忙,只趁着周末陪她去了游乐园,我只能告诉她不要难过,但是没法给她安慰。我提议让她留在南方,但是她说她不适应,没两天她就回去了,又过了一年,她们又复合了,最近领了结婚证,山高路远,我没法分享她的喜悦,正如我没法分担她的忧愁。 我们只能这样,望着彼此,越走越远。 我不知道何德何能得到这么多女孩的爱,到最后又都不小心把她们弄丢了。所以我的心里常怀歉疚。 我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若说是友谊么,我总觉得我付出的并没有她们多,但是这一路走来,确实有那些可爱的女孩,她们是飘着香气的花朵,是舞着翅膀的彩蝶,她们是温暖人心的天使。她们用最美好的年华和最纯洁的心灵,陪伴且温暖了我。 到最后,我们散落天涯,但是我知道,她们已经溶入了我的生命和性格。 我会一路走下去,而她们,一直都在。

愿你每天春暖花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