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历史一点也不好玩

九砚
所谓历史,就是过去的事,它的残酷之处在于,无论你哀嚎、悲伤、痛苦、流泪、落寞、追悔,它都无法改变。
——《明朝那些事儿》

今天是17年的重阳节,我读完了整套《明朝那些事儿》,从开创国家到大明盛世,从乱世纷争到灰飞烟灭,正好印证了九九归一,一切起于无,一切有化为无。

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对历史故事并没有太深的感觉,就像饭后街头的大妈们叨叨东家长西家短的似的,只当个闲谈,又不关我什么事情。但当年明月的这部书让我有了历史的参与感,让我发现我确实是真真切切地生活在历史的长河中,现在的一切在将来都要变成过去,好一点的会被铭记,记在书上或者送进博物馆,差一点的就会被遗忘,那些妄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记,都会化成一股烟,风一吹,散的无影无踪。

当年明月说历史并不幽默,幽默的是他自己,是他以幽默的方式讲述了沉重的历史。许多人喜欢这部书大多都因为他的文风幽默,我能读下去也是如此。可是读着读着,这样的文风还是被历史的厚重感覆盖了。

在崇祯接手大明王朝的时候,山河已经飘摇不定,他却坚定信念,希望能够重振光明,每天拆东墙补西墙,抗外患平内乱。

当我看到明末的猛人们:洪承畴、曹文诏...
显示全文
所谓历史,就是过去的事,它的残酷之处在于,无论你哀嚎、悲伤、痛苦、流泪、落寞、追悔,它都无法改变。
——《明朝那些事儿》

今天是17年的重阳节,我读完了整套《明朝那些事儿》,从开创国家到大明盛世,从乱世纷争到灰飞烟灭,正好印证了九九归一,一切起于无,一切有化为无。

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对历史故事并没有太深的感觉,就像饭后街头的大妈们叨叨东家长西家短的似的,只当个闲谈,又不关我什么事情。但当年明月的这部书让我有了历史的参与感,让我发现我确实是真真切切地生活在历史的长河中,现在的一切在将来都要变成过去,好一点的会被铭记,记在书上或者送进博物馆,差一点的就会被遗忘,那些妄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记,都会化成一股烟,风一吹,散的无影无踪。

当年明月说历史并不幽默,幽默的是他自己,是他以幽默的方式讲述了沉重的历史。许多人喜欢这部书大多都因为他的文风幽默,我能读下去也是如此。可是读着读着,这样的文风还是被历史的厚重感覆盖了。

在崇祯接手大明王朝的时候,山河已经飘摇不定,他却坚定信念,希望能够重振光明,每天拆东墙补西墙,抗外患平内乱。

当我看到明末的猛人们:洪承畴、曹文诏、孙传庭、卢象升在追杀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这些流贼的时候,看到关宁铁骑、明朝大军以磅薄的气势给以敌人迎头痛击的时候,那种以几千兵马抗击几万敌军的场景简直让我热血沸腾。

甚至在某些能够杀了这些领导头头的最好时刻,心中不止一次摇旗呐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国家患乱就除了。”我多么渴望看到书的结尾时,写的是这样一句话:国家从此长治久安,乐享盛世太平。可是历史是残酷的,无论你哀嚎、悲伤、痛苦、甚至是祈祷,它都不会改变早已定好的结局。

凡此种种都可以归结为明朝气数已尽,也就是一个王朝的保质期,到了崇祯年间,明朝的保质期显然也到期限了。所以内忧外患、国库空虚、天下大旱都让这位每天穿着补丁衣服兢兢业业工作的崇祯皇帝碰上了。

之前听蒋勋讲中国古诗词,解读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的时候,他说这首以孤篇压倒全唐诗的佳作并不只是因为张若虚才气纵横,社会中各种文化的发展也有很重要的推波助澜作用,也就是说如果社会的文化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张若虚纵然才高八斗也不会写出那样的诗篇。

王朝亦是如此,从天启或者万历时期,王朝的毁灭迹象就在不断地积累,直至崇祯年间,这种积累程度已经不是他能够力挽狂澜的,大明王朝虽然葬在他手上,可并不都是他的责任,他也不可能挽救。

就像书中讲的无论时代怎么变,生活方式和节奏怎么变,穿衣吃饭日常的使用工具怎么变,历史中有一样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我想可能说的是历史学家定义的历史规律。)即便当时不是卢象升死去,也会有一个和卢象升一样有义节的人死去。

所以,多少年前有一名叫做袁崇焕的人下狱而死,多少年后还会有一个和袁崇焕一样的人会因同样的方式同样的罪名而死。这也是历史不变的规律。

对于历史,我有些害怕了,我会想现在所处的时代位于历史规律的哪个阶段上?重复着哪个王朝的命运?好吧,可能有点杞人忧天,但历史也不失为一个生活警告。

最后我想说,幽默感有时候挺残忍的,明明心里在淌血,却硬撑起一个玩世不恭态度,把这件事当个逗乐众人的笑话讲出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朝那些事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朝那些事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