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法则 上流法则 7.9分

无产阶级小女孩省钱派对窍门

Vermouth
早晨八点半开往香街的地铁上常能见到那种年轻男士:西装革履也不能遮住脸上稚气,短头发还是半湿的(或者是涂了太多的发胶),仿佛十分钟前刚从淋浴间里跳出来。
或者是周五晚上七点半,站在地铁里去约会路途上的男女:女生妆容一丝不苟,脚踏红色高跟鞋,头发像丝绸一样闪亮,穿着明显太冷的无袖连衣裙,连衣裙外面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地在不到十度的气温下只套了一件米色风衣;男生也恰到好处地喷了古龙水。两人的眼睛里闪着光,把幸福的狗粮撒满车厢。
读《上流法则》的过程中,在我脑海中和眼前出现的,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尽管一样衣冠楚楚,二十一世纪初巴黎地铁车厢里的男女与《上流法则》里三十年代曼哈顿的年轻人却很是不同。他们都有研究生文凭,家中父母是中产阶级:经理、工程师、医生或老师。小富为安,有个安身之处就好,没人想挣大钱,就算暗地里这么想也绝不敢说出来。和不是下地狱就是上天堂的纽约相反,社会阶层流动的大门随着光辉三十年的落下帷幕而关闭,住在市郊的移民后裔要突破绕城公路的物理屏障,恐怕需要付出比书中的年轻人更多的代价。
不过我这是离题了。相比杜拉拉升职记,上流法则更像是时代背景比疯狂广告人还要早三十年的欲望都...
显示全文
早晨八点半开往香街的地铁上常能见到那种年轻男士:西装革履也不能遮住脸上稚气,短头发还是半湿的(或者是涂了太多的发胶),仿佛十分钟前刚从淋浴间里跳出来。
或者是周五晚上七点半,站在地铁里去约会路途上的男女:女生妆容一丝不苟,脚踏红色高跟鞋,头发像丝绸一样闪亮,穿着明显太冷的无袖连衣裙,连衣裙外面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地在不到十度的气温下只套了一件米色风衣;男生也恰到好处地喷了古龙水。两人的眼睛里闪着光,把幸福的狗粮撒满车厢。
读《上流法则》的过程中,在我脑海中和眼前出现的,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尽管一样衣冠楚楚,二十一世纪初巴黎地铁车厢里的男女与《上流法则》里三十年代曼哈顿的年轻人却很是不同。他们都有研究生文凭,家中父母是中产阶级:经理、工程师、医生或老师。小富为安,有个安身之处就好,没人想挣大钱,就算暗地里这么想也绝不敢说出来。和不是下地狱就是上天堂的纽约相反,社会阶层流动的大门随着光辉三十年的落下帷幕而关闭,住在市郊的移民后裔要突破绕城公路的物理屏障,恐怕需要付出比书中的年轻人更多的代价。
不过我这是离题了。相比杜拉拉升职记,上流法则更像是时代背景比疯狂广告人还要早三十年的欲望都市。故事开始的新年夜,两个家庭背景迥异——一个是印第安纳州来的瘦高金发女郎伊芙,一个是叙事者,在布鲁克林长大的第二代俄罗斯后裔凯蒂亚——但是一样身无分文的闺蜜,在格林威治的小酒吧里一不小心太过快速地用掉了当晚的酒精预算(三美元)。正当她们一筹莫展,打算就此收场的时候,男主角,帅得让人流鼻血的廷克穿着至少价值五百美元的羊绒大衣登场了。伊芙一下就看上了廷克,不过凯蒂暗自觉得廷克其实更喜欢自己。
在这个看似相当肤浅的青春爱情故事背后,藏着一个其实比表面狗血得多却又有趣得多的内核。开篇影射的勾心斗角的三角恋远比你意外收场得远比你想象的要早(hint:真的有一场交通事故)。随后,真正的故事开始上演,blingbling的人物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酷(青春版欲望都市嘛)。故事的女主角凯蒂是个动不动就引用狄更斯和契科夫的书虫,而男主角廷克则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一样,有一套要求自己遵守的社交法则,而且还是乔治华盛顿写的。
大概也就只有在这里,本书与《了不起的盖茨比》之间的相似有一点太字面了。也许是刻意的,企鹅出版社的版本居然用了与2000年出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相同的封面照片。上流法则中的人物中并没有盖茨比那样的暴发户,无产阶级小女孩的省钱派对小窍门层出不穷,甚至有一点可爱。穿过觥筹交错的浮华表面,背地里,作者与菲茨杰拉德有相同的野心:刻画天真又复杂、纯洁又高尚的人性。从这一点上来看,作者的确是成功了。
作为一本由功成名就的华尔街投资经理写作的小说,《上流法则》描绘了一种很典型的美国梦。在摩天大楼遮住天际的城市里,年轻的女孩有些轻佻、随意地穿过充满爵士乐、马提尼酒的一年。然后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拼图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随机的像素变成了美丽的图案。无意中做出的选择,决定了日后三十年的人生,而且回头看来,这似乎就是我们天生应该去做的事。
不过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如果真能相信这一点,就好了。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流法则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流法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