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死亡的人

洛伦佐

1898年美西战争失败后,西班牙诞生了自己的新文化运动,一批后人称为“98一代”的文人发现祖国已经落后于时代,又对欧洲多有学习,将当时流行的尼采,叔本华,克尔凯廓尔,柏格森等生命哲学引入进来,力图打碎陈腐的天主教的,反宗教改革的,独裁的西班牙,让西班牙焕发生机。

最后,全盘欧化失败后,他们又有部分人转向全盘西班牙化,重新鼓吹西班牙本土的宗教文化,其中的代表就是乌纳穆诺。

从他的人生历程可以看出,他是国家的敌人,也是一个爱国者,多次和政府当局发生冲突,驱逐出国,罢黜返家,在西班牙最著名的大学萨拉曼卡大学的校长职位上两进两出,最后郁郁而终。他留下了很多诗歌,随笔和小说,中篇小说代表作《殉教者圣曼奴埃尔·布埃诺 》可以看作是他的人生自传,而这本《生命的悲剧意识》则可以看做是他的思想的集成。

当时的欧洲已经开始在反思理性主义和科学,各有不同的进路。尼采说上帝死了,从上帝不只是基督,也包括柏拉图到黑格尔,克尔凯廓尔也反黑格尔,但却走向基督教神秘主义。柏格森从浪漫主义走向了生命哲学,托尔斯泰继续鼓吹基督教人道主义。当时的欧洲本来就是混乱的,而向欧洲取经的西班牙学生乌纳穆诺又怎么能不矛...

显示全文

1898年美西战争失败后,西班牙诞生了自己的新文化运动,一批后人称为“98一代”的文人发现祖国已经落后于时代,又对欧洲多有学习,将当时流行的尼采,叔本华,克尔凯廓尔,柏格森等生命哲学引入进来,力图打碎陈腐的天主教的,反宗教改革的,独裁的西班牙,让西班牙焕发生机。

最后,全盘欧化失败后,他们又有部分人转向全盘西班牙化,重新鼓吹西班牙本土的宗教文化,其中的代表就是乌纳穆诺。

从他的人生历程可以看出,他是国家的敌人,也是一个爱国者,多次和政府当局发生冲突,驱逐出国,罢黜返家,在西班牙最著名的大学萨拉曼卡大学的校长职位上两进两出,最后郁郁而终。他留下了很多诗歌,随笔和小说,中篇小说代表作《殉教者圣曼奴埃尔·布埃诺 》可以看作是他的人生自传,而这本《生命的悲剧意识》则可以看做是他的思想的集成。

当时的欧洲已经开始在反思理性主义和科学,各有不同的进路。尼采说上帝死了,从上帝不只是基督,也包括柏拉图到黑格尔,克尔凯廓尔也反黑格尔,但却走向基督教神秘主义。柏格森从浪漫主义走向了生命哲学,托尔斯泰继续鼓吹基督教人道主义。当时的欧洲本来就是混乱的,而向欧洲取经的西班牙学生乌纳穆诺又怎么能不矛盾呢?

就像当时的中国,一次大战过后,全盘西化的盘子就碎了,德先生,赛先生似乎不吃香了,那还有什么先生呢?社会主义先生,法西斯先生,还是无政府先生?那是一个文人分化非常严重的人,新文化一代很多人成了对头,而西班牙98一代,也是如此。

有趣的是,乌纳穆诺神奇地从本国堂吉诃德和天主教精神出发,将这些矛盾神奇地融合在一起,发展出了自己的 悲剧哲学:理性的不可爱,可爱的不理性,信仰和理性之间总是有冲突,一个看到了永恒和不朽,一个看到了死亡和虚无,但就是在这一矛盾中,在怀疑的不确定性中,通过受苦和爱,才能够活下去。

“凡是属于生命的事物都是反理性的,而不只是非理性的,同样的,凡是理性的事物都是反生命的。这就是生命悲剧的根源。”

乌纳穆诺从堂吉诃德和桑丘的悖谬中找到了哲学的出口,也找到了西班牙乃至欧洲的出口。哲学和宗教是仇敌,为其是仇敌才相互需要,就像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互相攻击,也互相激发。曾经的天主教审判所取消了,但是新的科学审判所又来了,而我们必须捍卫精神的存在。伽利略当时说自己的学说是诗人的梦话,而乌纳穆诺今天也辩护说自己的学说就是这个时代的梦话,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真理。

他并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认为自己的理论是普世,他也不是个人主义者,他认为冷漠的个人主义,会让人的灵魂变得空虚,每一个人的受难都是全人类的受难,只有全人类都得以救赎,你才得以救赎。

最重要的,她不是理性主义者,理性的最终结局是自杀。(他这里没有说到喜剧,似乎喜剧在整个论述中都是阙如的。)信仰是一种意志的活动,希望,相信,信赖他人,但这不是没有怀疑的。上帝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借此使整个宇宙都具有意义和不朽。这是最深的无神论,也是最深的信仰。

从他的思想可以看出,他和克尔凯廓尔对信仰的理解很类似,行文中也引用了很多克氏的学说。

他主要集中在认知和意志的对立,情感又似乎和意志重合。他认为逻辑的,审美的,伦理的或者经济的学科并不探讨人的救赎,而生命哲学是广义的看重事功和快乐的经济学,它探讨快乐的东西,这也是宗教要讨论的个体的救赎和未来。这一点还是理解的不够透彻,其对伦理和宗教的区分,对审美救赎和信仰救赎的区分,恐怕还是得从克氏来理解。

至于说是经济学,从马基雅维利而来的注重实效的经济学,如何普遍化就成了信仰,倒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克氏的行文充满激情而又非常克制,没有任何谩骂和教训的口吻,而像是一个人的内心独白,此种文风并不在营造概念和推理,他知道自己在论述的不是什么理性主义的东西,而在思索真正核心的东西。

这才是真正的哲学,让我想起《我与你》《存在与时间》《沉重的肉身》,或许是稍微温和一些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稍微激情一些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命的悲剧意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命的悲剧意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