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奔突,幻灭(这不仅仅是一个关于出轨的故事)

咸泡饭
2017-10-28 07:08:05

茄子田太郎,一所私立中学的社会课老师,矮挫的大叔,说话时都有口臭,觊觎所有美貌的女人,却令人意外地拥有一位美貌妻子绫子。绫子生有两个孩子,和茄子田一家人住在老房子里,过着貌似幸福平静的生活。直到他们打算重新建房子,遇见建筑公司的销售员佐藤秀明,表面的平静被打破了。秀明比茄子田年轻帅气,衣品也甩茄子田一条街,然后,绫子爱上了秀明,与他出轨。

秀明的妻子佐藤真弓厌倦了家庭主妇的身份,坚持去做了保险销售员的工作。为了能够工作,她和丈夫打赌,谁赚的钱多谁就工作,输了的人就做家庭主妇或家庭煮夫。她竭力想要赢得比赛,甚至不惜和客户茄子田上床,最终如愿以偿。

她本想做保险公司支部长爱川由纪那样的女人,有气质有能力,赚很多钱,过光鲜亮丽的生活,她以爱川支部长为榜样。可后来发现,支部长是总公司领导的情妇,而且生在有钱的家族,人家天生就是大小姐,她只是依靠别人提供的人脉才取得现有的成就,与工作能力似乎没有多大关系,而且在工作上她有很多失职的地方,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自私自利,下属对她意见很大。

为爱疯狂的绫子写了一封告别信给茄子田,离家出走,跑到秀明家里,准备和他一起生活。秀明觉得不可

...
显示全文

茄子田太郎,一所私立中学的社会课老师,矮挫的大叔,说话时都有口臭,觊觎所有美貌的女人,却令人意外地拥有一位美貌妻子绫子。绫子生有两个孩子,和茄子田一家人住在老房子里,过着貌似幸福平静的生活。直到他们打算重新建房子,遇见建筑公司的销售员佐藤秀明,表面的平静被打破了。秀明比茄子田年轻帅气,衣品也甩茄子田一条街,然后,绫子爱上了秀明,与他出轨。

秀明的妻子佐藤真弓厌倦了家庭主妇的身份,坚持去做了保险销售员的工作。为了能够工作,她和丈夫打赌,谁赚的钱多谁就工作,输了的人就做家庭主妇或家庭煮夫。她竭力想要赢得比赛,甚至不惜和客户茄子田上床,最终如愿以偿。

她本想做保险公司支部长爱川由纪那样的女人,有气质有能力,赚很多钱,过光鲜亮丽的生活,她以爱川支部长为榜样。可后来发现,支部长是总公司领导的情妇,而且生在有钱的家族,人家天生就是大小姐,她只是依靠别人提供的人脉才取得现有的成就,与工作能力似乎没有多大关系,而且在工作上她有很多失职的地方,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自私自利,下属对她意见很大。

为爱疯狂的绫子写了一封告别信给茄子田,离家出走,跑到秀明家里,准备和他一起生活。秀明觉得不可思议,真弓更是被这个疯狂的女人搞的莫名其妙又惊讶不已,虽然她早已得知丈夫和这个女人有一腿。可是,窝囊的秀明并没有离婚的想法,更不可能真的要和绫子生活在一起。

得知真相的茄子田恼羞成怒,上门暴打秀明一顿。秀明出院后,没有看真弓的工资单就认输了,他成了家庭煮夫,真弓继续当她的保险销售员,只是工作依然艰难,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努力就立刻明显改善,她赚得钱依然少,生活依然拮据。秀明其实早已厌倦了工作,当家庭煮夫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可真弓让他打临工补贴家用,他也不反感,他似乎对什么都是这种态度——不讨厌也不喜欢,甚至都懒得和真弓吵架。

故事的结尾,秀明去超市,忍不住想去茄子田的家周围转转,他紧紧牵住女儿的手,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近了茄子田的家,那个熟悉却害怕的地方,他发现茄子田家已经被推平了,正惊讶和茫然时,茄子田的儿子出现了,他告诉秀明,他们家终于要建新房子了。在他的口中,秀明还得知绫子去娘家住了一段时间,又回到了茄子田一家,他们目前租住在附近,耐心等待两个月,就可以搬进新房子里了。生活似乎回到了当初,故事至此也结束了。

工薪阶层的困顿

身为教师的茄子田太郎,建筑公司的销售员佐藤秀明,保险销售员佐藤真弓,秀明的同事森永祐子,真弓的同事……他们和她们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虽然很努力地工作,但挣不到足够多的钱,因为财务的捉襟见肘,生存的状态也就变得不自由。

茄子田家的房子已经破旧不已,可他还是下不了重建的决心,甚至一度想再等二十年,到父母去世后再建房,重建新房又没钱买保险。

秀明没钱买房结婚,丈人出了买房子的首付,就要求秀明换工作,秀明不得不辞掉自己喜欢的工作,转而去了丈人介绍的建筑公司当销售员;秀明要还房贷,为了拿到合同,不得不低声下气地与茄子田这样讨厌的客户周旋。他不敢和真弓离婚,与他爱的人绫子结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失去已经拥有的一切,以及对未来赚钱能力的不自信,他都不一定能养活绫子和她的孩子们。

真弓为了拿到合同,竟然和讨厌的客户“睡”;即使在冬天也穿着薄的丝袜和套裙,辛苦地拜访客户;为了上班,起早把孩子送到学校,忍受父母的反对和唠叨。

现代社会的工薪阶层,虽然衣食无忧,但是远远没有达到财务自由的程度,这恐怕也是当今的中国社会极其真实的写照。工薪阶层承受着很大的工作压力,但是挣到的钱不足以让大家过上富有、悠然的生活。大家可能背着房贷,还得抚养小孩,照顾他们的饮食、接送他们放学上学。由于负担过多,他们心为形役,没有机会享受身体和精神上的放松。

可是,出路在哪里呢?《不回家的诱惑》并没有给出答案,大家似乎都选择了接受和隐忍——秀明当了家庭煮夫,连争吵都懒得争吵,只会默默听着,仿佛置身事外,他丧失了进取心,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窝囊废”;茄子田自始至终都是一颗被社会安置好的“螺丝钉”,寄身在私立中学里,养活一家老小,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可能越出雷池;真弓算是最不妥协、最努力的一位了,拼命争取到工作的机会,只是现实并没有因为她的努力和坚持有很大的改善,她还是挣不到更多的钱,工作状态也毫无进步。

也许真弓的努力程度还不够,坚持得还不够久,自身修炼还没到足够高的级别吧。仔细想想,除了更加努力地活着,似乎也没有其他出路。毕竟,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一点一点辛辛苦苦挣来的,幸福的到来,是努力的叠加,量变产生质变,持续地努力,剩下来就是坚持,这也许就是通向成功的途径。如果你现在尚处于生活的困顿之中,只要你足够努力,那么就请你相信,你正在赶往自由之境的途中。所以,这个故事中,佐藤真弓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因为她是那个一直在努力的人。

可悲的依附关系

绫子是这个故事中令我最感到悲凉的角色。她嫁给了茄子田太郎,完全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她和姐夫私通,怀上了姐夫的孩子,最后不得不赶紧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并且这个男人要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她选中了茄子田,因为茄子田足够糟糕,糟糕到他根本没有资本去拒绝绫子肚子里的孩子。

绫子嫁给茄子田后,当了全职太太,却遭到婆婆的欺负,婆婆的理由竟然是绫子抢走了她“做家务”的资格。与秀明出轨后,她再次尝到爱情的甜蜜,同时也陷入了“求不得”的悲痛中,所以她经常哭、魂不守舍、若有所思、不对劲。她爱得义无反顾,最后竟然径直跑到秀明家里,和秀明的老婆摊牌,给自己的丈夫茄子田写了告别信,道出了出轨的真相。

绫子的命运为什么如此可悲?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是在依附别人。

小时候依附父母,嫁给茄子田后,由于没有工作,她依附于茄子田,以至于她在家里毫无发言权,新建房子的事情全都是由茄子田一手做主,她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后来爱上秀明后,她又打算依附于秀明,把逃离现有生活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身上,她以为一个男人和她上了床,说了诸如要和她在一起的情话,就真的会带她踏入幸福生活。

当然,现实令她失望了。当她义无反顾地离家出走,只身来到秀明家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她疯了,就连我读到这里的时候,也以为她精神失常。秀明打发她回家,这个窝囊的男人根本就没打算娶她,当茄子田赶来后,窝囊废辩解说这是一个“误会”,连承认爱上绫子的勇气都没有。

除了绫子,茄子田的父母也依附于茄子田,所以他们丧失了做主的资格;支部长爱川由纪依附于有钱有权势有人脉的情人,所以她的成功被下属所鄙夷。

依附于别人,就丧失了命运的主宰权,活成像绫子一样悲凉的人。不要想着嫁入豪门,要把自己变成豪门。经济上依附,必然导致性格上的屈从,直至命运被人主控。所以,自我投资才是善待自己的方式,努力挣钱,持续提升自己,不依附于任何人,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大概就是生活

《不回家的诱惑》里,每个人都在逃离,逃离现有的生活状态,真弓婚前想着赶紧怀上孩子,这样就不用上班了,所以她骗秀明,说自己处在安全期;可是真的生了孩子,当上了全职太太,她又要逃离无聊的家务和辛苦的照顾孩子的生活,所以又想方设法争取工作的机会。

茄子田太郎呢,似乎对现状没有太多的不满,可是他心里清楚得很,像他这样的男人,得不到女人的真心,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爱他,他知道风俗店的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他知道对他撒娇、请她吃饭的女销售员不过是想在他身上签一单,拿一点提成。他心里清楚得很,所以他虽然拥有美丽的绫子,可还是在外面“乱搞”,他不过是在甩掉自己的自卑罢了。他是要用身体上的放纵来逃离得不到真爱的悲凉吧。

秀明呢,当初娶真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丈人给了他买房子的首付,他可以因此少奋斗许多年吧,最后甘愿当家庭煮夫,也是厌倦了工作,自暴自弃。

绫子就不用说了,她选择嫁给茄子田,是为了逃离和姐夫私通的后果;和秀明出轨,是为了逃离毫无爱情成分的婚姻生活。

可是,他们从一个地方逃到另外一个地方之后,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茄子田遭遇妻子的背叛;秀明彻底丧失了斗志,变成毫无进取心的窝囊废,对生活失去了幸福感;真弓看到了榜样(支部长爱川由纪)的不堪,意识到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好。大家的人生似乎陷入了逃离—奔突—幻灭的死循环。为什么我们的人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遗憾呢?因为这大概就是生活的样子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回家的诱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回家的诱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