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是被疾病定义的

疏桐
2017-10-28 01:14:48

每天每天加班,于是觉得看一些这样的故事,生活似乎就会不那么白开水。不过看到后面的动力,是被作者对这些不被社会接受的人的尊重和爱心所维持,在各种丑陋、无法交流、智障的人身上,发现他们自己世界里的秩序和不经意间投射出来的光芒。

虽然有些残忍,但是看到各种各样的病例,才会意识到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是很幸运的,甚至会和地球上出现人类这样的事情概率做类比。但是病态又怎样界定呢?没有病态的话,正常也就消失了,天赋也是异于常人,那么怎样和病态相区分呢,尤其是,很多艺术家多多少少会有些神经质,自闭症儿童里面也有好多人有很高天赋,这本书里还特别提到一位以描写痛苦/沉重生活著称的俄罗斯作家(想不起名字了扶额)是患有癫痫的,甚至引用了他的一段文字,是描述自己癫痫发作时的症状。

有很多时候为自己的平庸感到苦恼,但是另外一些时候,同样的平庸却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或许是意识到被注目的人,或多或少是被当作异类而被排斥的人。如果说每种类型的人都会承受同样的压力,他们以那么少的人来背负,压强会突兀地变高吧,而其中那些由缺陷带来的还要再叠加上自卑,他们会不想接受社会的规则,不想面对世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
显示全文

每天每天加班,于是觉得看一些这样的故事,生活似乎就会不那么白开水。不过看到后面的动力,是被作者对这些不被社会接受的人的尊重和爱心所维持,在各种丑陋、无法交流、智障的人身上,发现他们自己世界里的秩序和不经意间投射出来的光芒。

虽然有些残忍,但是看到各种各样的病例,才会意识到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是很幸运的,甚至会和地球上出现人类这样的事情概率做类比。但是病态又怎样界定呢?没有病态的话,正常也就消失了,天赋也是异于常人,那么怎样和病态相区分呢,尤其是,很多艺术家多多少少会有些神经质,自闭症儿童里面也有好多人有很高天赋,这本书里还特别提到一位以描写痛苦/沉重生活著称的俄罗斯作家(想不起名字了扶额)是患有癫痫的,甚至引用了他的一段文字,是描述自己癫痫发作时的症状。

有很多时候为自己的平庸感到苦恼,但是另外一些时候,同样的平庸却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或许是意识到被注目的人,或多或少是被当作异类而被排斥的人。如果说每种类型的人都会承受同样的压力,他们以那么少的人来背负,压强会突兀地变高吧,而其中那些由缺陷带来的还要再叠加上自卑,他们会不想接受社会的规则,不想面对世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我们的大脑隐藏有多少可能性呢,怎样构建起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正常认知呢?就像生物里做对比实验,原来右脑这里损伤以后,我们的认知会发生那样的变化,以及,原来认知会发生这样奇怪的变化。可以只听得出语调而听不懂意思,所以可以摒除政客的花言巧语而轻松识别谎言;丧失对具体事物的感知能力而活在越来越抽象的世界当中,生活则全靠乐曲来提携,一旦断掉就陷入茫然之中;只有机械的记忆彷佛一块存储设备,而没有具体人格在里面,似乎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旁观者的身份而与自己无关,这样的人被认为是「白痴专家」,彷佛是活的百科全书,他们的知识之间没有联系,只有单纯的记忆;相对应的,也存在完全丧失掉人生大部分记忆的人,年近 60 却认为自己二十出头,这样的人是否还有独立的人格,我们是由记忆所塑造的吗?;会意识与肌肉控制完全分割开来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陌生;丧失抽象的能力而完全迷失在具体的繁杂当中的人,和无法辨识具体,只有抽象概念的人,哪种会更幸福呢?似乎是那些智力低下(即无法在知识间建立联系并抽象出概念),却能沉迷于某件事情(比如音乐/绘画/舞蹈)的人,更能散发出幸福的光芒;以及比较在意的,那些可以在火柴洒落一瞬间,看出有 111 根的双胞胎,他们会像可以看到一般说出任何日期是星期几,以及在脑海中搜寻质数来做游戏,似乎数字对他们来说是有情节有画面的,他们生活的意义就在于数字,以及质数果然很特别啊,各种加密算法都在依赖质数,他们的游戏也是质数,42,宇宙的终极答案。

虽然有些突兀,不过,以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错把妻子当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错把妻子当帽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