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案:从名字说起

我来弄死谁
名字总被人赋予重要的意义,虽然也有用某款游戏名给孩子命名的不知所谓的情况,但总体上来说,名字都代表着美好的愿望,未来的志向,更有甚者将其作为命运的催化剂与锁钥(名字中的五行说)。

中国古代有不少关于名字的故事,涉及名人众多,我能想起的有白居易(顾况讽“米价方贵,居亦弗易”)、朱元璋(原名重八)、张居正(幼名白圭,因其曾祖梦到白龟),中国古代忌讳的是“直呼其名”……中国人关于名字的讲究很多,而据我个人所知的信息,日本人对于名字似乎就比较“随意”,改名的情况很多,假设这样的信息是事实的话,我们可以说日本人对取名不慎重,但也是否可以从反面说明他们对名字很重视,相信改名对命运的影响呢?

我们至少不能否认改名对于生活的影响(你至少要去改身份证与户口),并且那至少寄托了主人对于新愿景的展望,而至于其中的神秘力量,我想那应该是小说和想象力驰骋的空间了吧。绫辻行人的小说《雾越邸暴雪谜案》就给名字加了足够的“戏码”,也让我知道日本人对于名字也是有很多讲究的。

小说在起初阶段就在向读者解读着故事各角色的名字,谐音、来源、象征……各名字相关的信息让人以为是绫辻行人在进行例行的人物介绍,...
显示全文
名字总被人赋予重要的意义,虽然也有用某款游戏名给孩子命名的不知所谓的情况,但总体上来说,名字都代表着美好的愿望,未来的志向,更有甚者将其作为命运的催化剂与锁钥(名字中的五行说)。

中国古代有不少关于名字的故事,涉及名人众多,我能想起的有白居易(顾况讽“米价方贵,居亦弗易”)、朱元璋(原名重八)、张居正(幼名白圭,因其曾祖梦到白龟),中国古代忌讳的是“直呼其名”……中国人关于名字的讲究很多,而据我个人所知的信息,日本人对于名字似乎就比较“随意”,改名的情况很多,假设这样的信息是事实的话,我们可以说日本人对取名不慎重,但也是否可以从反面说明他们对名字很重视,相信改名对命运的影响呢?

我们至少不能否认改名对于生活的影响(你至少要去改身份证与户口),并且那至少寄托了主人对于新愿景的展望,而至于其中的神秘力量,我想那应该是小说和想象力驰骋的空间了吧。绫辻行人的小说《雾越邸暴雪谜案》就给名字加了足够的“戏码”,也让我知道日本人对于名字也是有很多讲究的。

小说在起初阶段就在向读者解读着故事各角色的名字,谐音、来源、象征……各名字相关的信息让人以为是绫辻行人在进行例行的人物介绍,只不过加上一点额外的趣味而已。我对于这些人物名字与雾越邸这座房子的关联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小说本来就是描写发生在这座房子里案件,这样的“巧合”也更能让人物的命运和雾越邸结合起来。

而在忍冬医生给“暗色天幕”剧团的人物解析姓名时,我也未曾对作者加在名字上的谜团有过多设想。我对案件的猜测是,它一定与名字有关,很可能是按照名字所代表的物件或深意而发展。显然,作者的安排绝不会这么简单,人物的名字的确与案件关系密切,死亡事件也的确有名字上的文章,似乎神秘的气氛开始笼罩了雾越邸,但小说随后就开启了“童谣杀人”模式,这种在范达因和阿加莎等人作品中的经典案件发展步骤一方面是让“下一个是谁”的疑云多了一重,另一方面又将案件引到了推理小说正确的道路上来。

“范达因二十则”中指出了神秘主义不是破案小说的钥匙,合乎逻辑的推理才是让人信服的关键,绫辻行人显然很清楚这一点,他不仅运用了“童谣杀人”模式,还让凶手在选择这种模式时具有更深的意图,比如隐藏案件关键信息等,而并不是单纯模仿和实践童谣,最后在人们被童谣的表面文字内容所吸引时揭露出背后的目的,的确有中意料之外的感觉。而每一个死亡事件的推理与解读也都是“干干净净”,没有鬼魅,即便那在雾越邸中曾经近似“鬼魅”的神秘人最后也被揭露出是故意“隐身”的人。虽然案件中有许多神秘主义的气息,但作者显然是恪守理性底线的。

我想,那些神秘主义的气氛也并非单纯为了增加读者阅读小说时的紧张感和趣味,现实当中也有无数无法计量的巧合,这也是我们喜欢与求索未知的一个理由,雾越邸的“预示”和名字中最后隐藏的答案固然是神秘主义的,但它们并未决定案件的发展,而似乎是通过“上帝视角”来看着这一切,说那是“人在做,天在看”,可能太过,但是否可以解读为作者对未知的某种敬畏呢?仁者见仁,各位读者自有答案。

最后还是回到名字的话题上来,《雾越邸暴雪谜案》中的名字巧合及最后的答案拼图是基于日本发音的,中国的读者可能在阅读中没有日本读者对案件疑点和线索把握的“先天”敏锐,惊喜感与熟悉感有些流失,但就故事本身的设置上来品味,这部小说的确是很用心的。而且,应该要注意到的是,现在的这部小说是绫辻行人在二十年后重新修订的,我也专门先去阅读过一遍当年的《雾越邸杀人事件》,然后再来感受现在的作品,修订版的文字的确也更流畅些,单论几十万字的作品的文字重新拿捏与润色也实属不易。

可能今日推理小说迷们对阿加莎等人的作品已十分熟悉,其中的“套路”不再新鲜,那关于名字的神秘主义也不再神秘,但这作者在这部小说的作品上所下的心思至少在二十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更何况,作品中精彩的设计和蕴含的心思永远都不会因为时间而失去色彩,所以福尔摩斯与大侦探波罗的故事永远都是我们心中的经典,所以好的名字即便过了几百年还是会为人津津乐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雾越邸暴雪谜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雾越邸暴雪谜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