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有用吗?

Chow Mo-wan

真正的生活应当在远处,当生活在远处,那是梦、是艺术、是诗,一旦生活由远处变成此处,生活就向你展示它的另一面––残酷。 我并非自认读懂了这本书的所有,但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在镜子中看到了我自己,开始观察我自己,起初会有很多的不适,我就像裸体暴露在聚光灯的舞台上,台下的目光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好奇怪的样子,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么丑?怎么还有这味道?他想干嘛?”,台上的我开始自我保护躲躲闪闪,但无论如何努力都逃不出聚光灯的禁锢。接着我开始妥协、开始适应,我开始卖弄,开始表演,最后一直到我沉醉在自己的自导自演当中,但潜意识一次次的地提醒我那是痛苦。 妈妈、爸爸、诗人、红发女孩,无一不是分裂的、反抗的、艺术的、抒情的,他们用望远镜瞭望着自己远方的生活,那里的生活充满着诗歌、充满着艺术、充满着梦幻,他们的眼睛一刻也离不开望远镜,因为眼睛离开了目镜,他们的生活就由远处变成此处,此处是多么的残酷、肮脏、自卑、无爱、渺小、压迫、后悔、羞耻,所有他们不忍直视的东西都在此处,而且因为你生活在远处,此处因此也越来越糟糕,那么眼睛只好躲藏在目镜里。他们用远处的生活反抗着此处的生活,但这样分裂性的反抗有用吗...

显示全文

真正的生活应当在远处,当生活在远处,那是梦、是艺术、是诗,一旦生活由远处变成此处,生活就向你展示它的另一面––残酷。 我并非自认读懂了这本书的所有,但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在镜子中看到了我自己,开始观察我自己,起初会有很多的不适,我就像裸体暴露在聚光灯的舞台上,台下的目光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好奇怪的样子,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么丑?怎么还有这味道?他想干嘛?”,台上的我开始自我保护躲躲闪闪,但无论如何努力都逃不出聚光灯的禁锢。接着我开始妥协、开始适应,我开始卖弄,开始表演,最后一直到我沉醉在自己的自导自演当中,但潜意识一次次的地提醒我那是痛苦。 妈妈、爸爸、诗人、红发女孩,无一不是分裂的、反抗的、艺术的、抒情的,他们用望远镜瞭望着自己远方的生活,那里的生活充满着诗歌、充满着艺术、充满着梦幻,他们的眼睛一刻也离不开望远镜,因为眼睛离开了目镜,他们的生活就由远处变成此处,此处是多么的残酷、肮脏、自卑、无爱、渺小、压迫、后悔、羞耻,所有他们不忍直视的东西都在此处,而且因为你生活在远处,此处因此也越来越糟糕,那么眼睛只好躲藏在目镜里。他们用远处的生活反抗着此处的生活,但这样分裂性的反抗有用吗?答案是显然的:不会! 这就是我看懂的部分,或许这就是米兰·昆德拉反对抒情、反对远方、反对诗歌、反对信仰、反对政治的原因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