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

长漪度梦山

有人说,三个通宵就能读完这部世纪之作,然而我是不信的。在看到这句话——英王乔治五世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那天,比利威廉姆斯在南威尔士的阿伯罗温下了矿井——的第一眼,我就愣住了,说不清的滋味,我还没有往下看,就已经鼻头泛酸。这个世界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是吗?强忍着这个难受的滋味,却是越看越心疼。我们都知道,冷漠最伤人,这淡漠的语调,如冷眼旁观者一般的叙述,像是一阵凛冽的寒风,狠狠地划过心房,碾碎所有温柔。随着作者留给我们的视角看去,狭小拥挤的空间勉强称之为房屋,阴阳两隔习以为常的地方算作是家,自来水如奇迹一般珍贵,还有永不到来的耶稣的救赎。很快又是一次对比,戴安娜曼娜斯夫人被人批判两次不同的舞会穿了同一件礼服,而比利一家,也只能穿着一年到头都在穿的同一件衣服苦中作乐一般地开着玩笑。年仅十三岁的比利,就要开始作为一个男子汉补贴家用的生活了,我十三岁的时候呢?正是初二的年纪,或许还在犯这中二病,一天天的幻想和无所事事不务正业吧。但我从不认为正业就是早早的出门打工,这不是一个孩子应该做的事。同时我也深知,那些饱受贫穷和压迫的地区的孩子们,是没有所谓的童年的,他们瘦弱的肩膀上承担了...

显示全文

有人说,三个通宵就能读完这部世纪之作,然而我是不信的。在看到这句话——英王乔治五世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那天,比利威廉姆斯在南威尔士的阿伯罗温下了矿井——的第一眼,我就愣住了,说不清的滋味,我还没有往下看,就已经鼻头泛酸。这个世界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是吗?强忍着这个难受的滋味,却是越看越心疼。我们都知道,冷漠最伤人,这淡漠的语调,如冷眼旁观者一般的叙述,像是一阵凛冽的寒风,狠狠地划过心房,碾碎所有温柔。随着作者留给我们的视角看去,狭小拥挤的空间勉强称之为房屋,阴阳两隔习以为常的地方算作是家,自来水如奇迹一般珍贵,还有永不到来的耶稣的救赎。很快又是一次对比,戴安娜曼娜斯夫人被人批判两次不同的舞会穿了同一件礼服,而比利一家,也只能穿着一年到头都在穿的同一件衣服苦中作乐一般地开着玩笑。年仅十三岁的比利,就要开始作为一个男子汉补贴家用的生活了,我十三岁的时候呢?正是初二的年纪,或许还在犯这中二病,一天天的幻想和无所事事不务正业吧。但我从不认为正业就是早早的出门打工,这不是一个孩子应该做的事。同时我也深知,那些饱受贫穷和压迫的地区的孩子们,是没有所谓的童年的,他们瘦弱的肩膀上承担了太多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重量。但我们只能空叹这样的现象无法消缺,而何时才能见到泰戈尔笔下那个美好的世界?——我愿我能在我孩子的自己的世界的中心,占一角清净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