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勇猛尚未摧残殆尽

苏凌然

其实我以前是有想过,为什么年轻会是一种资本的。

按理说,岁月会过去,所有活着的年轻人都会变老,年轻本身也有种种不堪,就如同很多人笔下所谓天真单纯的童年时代,在细心如《花生漫画》作者舒尔茨眼中,也是一格接一格的无奈与辛酸。

再加上自己也犯过中二病,在自卑与自傲反反复复,情绪在极端与极端来回往返,每天躺在床上瞪着熟悉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大概不太可能驾驶自己的EVA,所以它为什么值得那么多人反复刻画呢?

可能是因为,姿态好看吧。

你看,年轻的时候,浓妆艳抹好看,气质如兰也好看;步履生风好看,摇曳生姿也好看;天真赤诚好看,心思敏锐还是好看。不管是怎样的姿态,不管是不是恪守内心所谓的准则,不管是不是心有猛虎,他们居然都很好看。老了就不能这样,老了之后你的坦荡是虚伪,天真是矫情,守规矩成了迂腐,较真变成了市侩;你安贫乐道就变成了不思进取,无所畏惧就变成了嚣张跋扈。你看你也不年轻了啊,怎么能这样。

所以才说年轻真是资本啊。

上个月我的友人跑来出差,我路过上过的中学买栗子,我看着学弟学妹们的脸,忽然觉得,那种毫无道理的不可一世就是那么好看。空空荡荡的未来什么都...

显示全文

其实我以前是有想过,为什么年轻会是一种资本的。

按理说,岁月会过去,所有活着的年轻人都会变老,年轻本身也有种种不堪,就如同很多人笔下所谓天真单纯的童年时代,在细心如《花生漫画》作者舒尔茨眼中,也是一格接一格的无奈与辛酸。

再加上自己也犯过中二病,在自卑与自傲反反复复,情绪在极端与极端来回往返,每天躺在床上瞪着熟悉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大概不太可能驾驶自己的EVA,所以它为什么值得那么多人反复刻画呢?

可能是因为,姿态好看吧。

你看,年轻的时候,浓妆艳抹好看,气质如兰也好看;步履生风好看,摇曳生姿也好看;天真赤诚好看,心思敏锐还是好看。不管是怎样的姿态,不管是不是恪守内心所谓的准则,不管是不是心有猛虎,他们居然都很好看。老了就不能这样,老了之后你的坦荡是虚伪,天真是矫情,守规矩成了迂腐,较真变成了市侩;你安贫乐道就变成了不思进取,无所畏惧就变成了嚣张跋扈。你看你也不年轻了啊,怎么能这样。

所以才说年轻真是资本啊。

上个月我的友人跑来出差,我路过上过的中学买栗子,我看着学弟学妹们的脸,忽然觉得,那种毫无道理的不可一世就是那么好看。空空荡荡的未来什么都还没有,自然可以用光芒万丈来填满。期待是虚无缥缈又无处不在的暗物质,塞满你对未来的每一寸想象,觉得世界上所有南墙都会被撞碎。手中只有一支经常涂错答案的铅笔,却也敢觉得世界有可能是自己的。

所以我们很多人都喜欢陶潜跟樱子。我们觉得读书是有用的,波澜是可喜的,善良与智慧肯定能让我们所向披靡,功不唐捐。我也喜欢文中的这些年轻人,作者的句子简短凝练,看着他们在情节里对世界摆出一副势均力敌的态度,看着他们笑了哭,哭了笑,读到深夜一点,翻到他们的未来都隐隐发光我才终于满意地睡去。

我们是多爱青春年少的人,多爱他们身上那种尚未被摧残殆尽的勇猛啊。那种奋不顾身,不问后路,声嘶力竭对着空旷喊出来的我不服输,实在太动人。

“那黑的尽头可有光,那夜的尽头可会亮?”可是啊,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能被称为“勇猛”啊。

总有人说,想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觉得什么也锤不了我。可是啊,只有死人才能永远年轻。用着“永远”这样字眼的,都只是因为年轻啊。然而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年轻或者不再年轻的朋友,愿你前程万里,功不唐捐,什么也锤不了你。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陶潜和樱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陶潜和樱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