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流河 巨流河 8.9分

从巨流河到哑口海

不为繁华易素心

《巨流河》齐邦媛从东北的巨流河写起,以台湾的哑口海结束,从一九二四年在辽宁铁岭出生到二零零八年《巨流河》问世,从波澜壮阔到归于平静,作者以记忆文学的形式见证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和台湾史,以此纪念所有为国家献身的人和为文学的自由殚精竭虑的各界人士。

书前部分写自己于战火纷飞,动荡不安的年代潜心学习并见证父母为革命舍生忘死,不懈追求的青年时代。后半部分写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自己在台湾安身立命,为文学、学术追求的奋斗历程。由故乡的追忆迤逦而下,一笔一画写到最后,印证今生,将自己的一生画成一个完整的圆。读来不禁令人唏嘘,用作者认同的中肯之语可以说是: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

作者是幸运的,父亲齐世英系国名党政要,在很多同龄人还在担心温饱问题之际,作者至少还可以随着学校的不断搬迁,弦歌不辍。在她幼小的心灵中一直埋藏着“纯粹追求文学”的种子,所以当她被昔日好友因自己不去“进步读书会”而骂为“权贵余孽”时,她第一次见识到政治的可怕与谎言。在很多人因政治狂热和内心苦闷受惑于狂热政治文学的时候,作者决定要走一条简单的路。政治很多时候会抓住你不平衡的心理,让你不知不觉中被...

显示全文

《巨流河》齐邦媛从东北的巨流河写起,以台湾的哑口海结束,从一九二四年在辽宁铁岭出生到二零零八年《巨流河》问世,从波澜壮阔到归于平静,作者以记忆文学的形式见证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和台湾史,以此纪念所有为国家献身的人和为文学的自由殚精竭虑的各界人士。

书前部分写自己于战火纷飞,动荡不安的年代潜心学习并见证父母为革命舍生忘死,不懈追求的青年时代。后半部分写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自己在台湾安身立命,为文学、学术追求的奋斗历程。由故乡的追忆迤逦而下,一笔一画写到最后,印证今生,将自己的一生画成一个完整的圆。读来不禁令人唏嘘,用作者认同的中肯之语可以说是: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

作者是幸运的,父亲齐世英系国名党政要,在很多同龄人还在担心温饱问题之际,作者至少还可以随着学校的不断搬迁,弦歌不辍。在她幼小的心灵中一直埋藏着“纯粹追求文学”的种子,所以当她被昔日好友因自己不去“进步读书会”而骂为“权贵余孽”时,她第一次见识到政治的可怕与谎言。在很多人因政治狂热和内心苦闷受惑于狂热政治文学的时候,作者决定要走一条简单的路。政治很多时候会抓住你不平衡的心理,让你不知不觉中被卷入深渊。“以读书为业”在她看来有实际的意义。我不由地佩服作者清醒理智的头脑。

齐邦媛在书中提到她与俞君那段无疾而终的爱情令我感慨万千。我有时也在想:为什么经历战火纷飞的爱情走到最后大都能天长地久!作者与俞君初识时彼此都十分倾慕,但时日久了,他们的信渐渐缺少共同共同的话题,不同的生长背景,不同的关怀,对未来有不同的期待。我坚信那个时代的有志青年是怀着坚定的理想信念的,并为之赴汤蹈火,矢志不渝。所以理想信念让一对对战火恋人成为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即使聚少散多,却彼此都看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齐邦媛的父亲可以说是一个悲情英雄,自二十八以志趣相投入党,一生黄金岁月尽心投入,当年将爱乡观念扩大为国家民族观念,抗日救国。退守台湾后,仍为台湾的民主与自由不懈奋斗,却因为反对为增加军费而电力加价,被蒋介石开除党籍。蒋介石身边的江浙政客怎能了解东北独特的伤痛!齐世英断不是想余生在这小长安中享受功名利禄,早期政治人物纯粹,有家国情怀和个人操守,但过多地理想化追求使他与残酷的现实格格不入。可悲可叹!

作者在第七章中这样写道:“方东美先生曾说:‘学生是心灵的后裔。’对我而言,教书从来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传递,我将所读、所思、所想与听我说话的人分享,教室聚散之外,另有深意。他们,都是我心灵的后裔。”这段话让我想到我的母亲,她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我很敬佩她,因为她总是不断学习和尝试新的教学方式,努力给孩子们一个五彩缤纷的语文课本,带孩子们做一些有意义又有趣味的事,让学生课内课外都感到充实。她平时喜欢读书,喜欢摄影,喜欢观察生活,也许学生对于她来说也是“心灵的后裔”。教书对她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也是自己思想的传递与分享。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育人”,但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看,有些教师连教书都不一定做得好,更不奢求他育人了,她不给学生造成童年阴影已算幸事。我期待我们国家的教师不仅仅是以“谋生”为目的而组成的集体,而是以理想、使命为追求而形成的大家庭。更多时候以学生作为心灵的后裔,这不仅关乎个人,更关乎民族、国家。

齐邦媛认为促进文学创作在台湾蓬勃发展的原因甚多,其中最重要的是教育的普及与提高,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文化使命感,在那段时间文学的高成就也得益于“政治不挂帅”促使题材和内容形式的多样化并有自然的成长。“学术自由,不为政治左右”也成为她毕生的圭臬。后来作者谈到参加国际文学会议,台湾作家受冷落,大陆作家受到关注的情形。虽说当时形势如此,但文学无界限,应当有包容与平等对待的心态,不应以立场划分。不为政治左右的文学应当受到不为政治左右的尊重。在文学面前,没有“他们”,“你们”,只有“我们”。

与大陆分离半个世纪,那一代漂泊的灵魂总想回到当初故乡的起点。作者到大连,由故乡的海岸看流往台湾的大海,从巨流河绕到哑口海,一切归于永恒的平静。昔日同窗好友分隔两地,再续前缘已无可能,因为时代已经把她们割裂切开来了,彼此立场不同,选择不同,她们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不再有交汇的可能。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哀,也是历史和一代人的遗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流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流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