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絮语 恋人絮语 8.6分

恋爱打败哲学

十九君
2017-10-27 02:07:55

印象中罗兰·巴特这个名字我遇到过好几次,明确记得的有三次:

第一次是在看《锵锵》的时候,20170829期(链接:http://t.cn/RWpBzyZ),主题是中年生活与保温杯,经常关注新闻的应该知道,那段时间因为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的一张照片,保温杯作为一个意象突然火了起来。这种火不是炒作起来的,按照节目嘉宾的说法,它是作为一种深入人心的符号火起来的。然后就讲到了媒体人、广告人必须要学习的“符号学”,自然而然就会谈到符号学鼻祖——罗兰·巴特。

第二次是听闻了他的一本小书《写作的零度》,第一次知道了“零度写作”这个概念,让我对写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所谓“零度写作”,指的是作者在文章中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想法,但并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而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

第三次是在看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时候,因为百度“上帝之死”,从一堆结果中看到了罗兰·巴特的“作者之死”,深受震撼,由此稀里糊涂的进入了“解构主义”的大门。

符号学?零度写作?解构主义?对我来说都

...
显示全文

印象中罗兰·巴特这个名字我遇到过好几次,明确记得的有三次:

第一次是在看《锵锵》的时候,20170829期(链接:http://t.cn/RWpBzyZ),主题是中年生活与保温杯,经常关注新闻的应该知道,那段时间因为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的一张照片,保温杯作为一个意象突然火了起来。这种火不是炒作起来的,按照节目嘉宾的说法,它是作为一种深入人心的符号火起来的。然后就讲到了媒体人、广告人必须要学习的“符号学”,自然而然就会谈到符号学鼻祖——罗兰·巴特。

第二次是听闻了他的一本小书《写作的零度》,第一次知道了“零度写作”这个概念,让我对写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所谓“零度写作”,指的是作者在文章中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想法,但并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而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

第三次是在看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时候,因为百度“上帝之死”,从一堆结果中看到了罗兰·巴特的“作者之死”,深受震撼,由此稀里糊涂的进入了“解构主义”的大门。

符号学?零度写作?解构主义?对我来说都是新词,但是禁不住好奇心驱使,又进一步百度了罗兰·巴特的资料,深感他真是一位思想的饕餮者!终其一身,他不断地更换着自己的思想,提出一种思想后,又义无反顾地将其抛弃,这实在是一个怪人。

他涉足于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结构主义、符号学、解构主义等诸多学术领域,乔纳森·卡勒也送给了他许多头衔:多才多艺者,文学史家、神话学家、批评家、论战者、符号学家、结构主义者、享乐主义者。巴特当然是配得上这些头衔的,但我想说巴特的魅力并不仅仅在于其所拥有的名号之多,而更多的是在于他经常性的改弦易辙(当然这种改变的背后也有很多的时代因素),众人的思想在他那里构成了一个小径分叉的花园,于是,他变得独一无二了!

当然,巴特的这种多变绝不是毫无原则的跟风,也不是因为痴迷于颠覆,其实,他只是在自然地,敏锐地,随着理论一同蜕变,或者说是进化。正如托多洛夫所说:“巴特关心的就是给每一种思想找到最完美的表述,但这并不一定使他接受这种思想。”而正是在这个不断奔向完美的过程中,巴特本人成为了他最乐意看到的一种象征——一座没有中心的城堡。

今天有幸看了巴特的这本《恋人絮语》,可以说,这本小书不同于巴特之前的任何一本,正如书名所显示的那样,书里面没有理论话语的庭院深深,没有学术著作的高墙护栏,有的只是些敏感的文字,那些跳动在纸上和心里的精灵,像浮萍,更像藤蔓,纤细、轻盈,四处漫溢,却又猜不透究竟要去向哪里。

它没有小说故事的千回百转,没有戏剧高潮的急转直下,它有的只是一段段低回的吟唱,一个个分割的场景,那些微缩在首页和尾页之间的心思,像星辰,又像点点萤火,闪烁着,孤独着,似乎和成一团,实则到处飞散。在这里,你休想找到以往爱情故事里的风花雪月,也绝没有奥维德《爱经》里对如何处理爱情的条分缕析,恋人絮语只不过是几许感受,几段思绪,剪不断,理还乱。

当然,决不能否认,这本书首先是巴特对解构主义的一次几乎完美的阐发。众所周知,自文字发明以来,无数思想和主义就依附在它上面,借以炫耀自己的价值。而在这本书里,巴特则把总是被踩在脚下无人注目的工具拾掇起来,雕琢打磨成为主角,并用高超的搭积木的技巧组合衍生出一种超现实的结构。

晚年的巴特已从结构主义转向了解构主义,在巴特眼中,一个解构主义文本,应该是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作品的,它没有中心意思,是能指“闪烁的星群”,而所指则被一再推迟,因而是具有多种意义的作品。这种作品巴特喜欢称其为“可写本”,用以区分传统的“可读本”,它使“读者不再成为消费者,而是成为文本的生产者。”

按照巴特的这种理解,《恋人絮语》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解构主义文本。他把恋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心理活动描写得异常精彩。作者时而是恋人,时而又是反思恋爱的哲人,时而又是客观的叙述者。

恋爱远远不是一段故事,而是一些散漫无章的情感片段和体验碎片。你可以说这本书是小说,也可以说它是散文、随笔,也可以说它什么都不是。它很难被归类,就像恋爱中的对方一样,你很难把ta归类,ta是那么独特,那么有个性,那么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只有谙熟恋爱心情的人才能体会这其中的各种精彩与细腻,但在这之上,你似乎又有一个超验的眼睛去把握恋爱的形而上意义,它的理型。

但是巴特会告诉你,这终究是徒劳,治疗哲学病的永远不可能是哲学书写本身而是生活。

0
9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人絮语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人絮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