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客 平原客 8.4分

权力的悲歌

白菜不加葱

古有战国四公子,赵国平原君、齐国孟尝君、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各有门客三千。而在平原“客”是一种尊称。

上至僚某、术士、东床、西席;下至亲朋、好友,以至于走街卖浆之流,进了门统称为“客”。是啊,人海茫茫,车流滚滚,谁又不是“客”呢?
李佩甫说过,“广阔的平原是他的领地,那里的人物就是他的植物,是他写之不尽的文学泉源。他一直在写“土壤与植物的关系”,把人当“植物”来写,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几十年来,他深植于中原大地,笔耕不辍,一步步地播种着、开拓着他的中原领地。”

“‘植物’在发芽的时候,都是向着阳光的,可长起来就不一样了。”

在...

显示全文

古有战国四公子,赵国平原君、齐国孟尝君、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各有门客三千。而在平原“客”是一种尊称。

上至僚某、术士、东床、西席;下至亲朋、好友,以至于走街卖浆之流,进了门统称为“客”。是啊,人海茫茫,车流滚滚,谁又不是“客”呢?
李佩甫说过,“广阔的平原是他的领地,那里的人物就是他的植物,是他写之不尽的文学泉源。他一直在写“土壤与植物的关系”,把人当“植物”来写,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几十年来,他深植于中原大地,笔耕不辍,一步步地播种着、开拓着他的中原领地。”

“‘植物’在发芽的时候,都是向着阳光的,可长起来就不一样了。”

在现在这个提倡反腐倡廉的社会中,一系列的反腐法令的出台,反腐视频也如雨后的春雨般,冒了出来。而这本书,是关于反腐、是关于植物、更是关于人性。

刘金鼎是个农村娃,家中老父刘全有是个有名的狂热的养花份子。老刘为了刘金鼎种了一辈子的花,直到挖出了一株古桩“化蝶”。是否这一株古桩也象征着刘金鼎的开始,开始扎根于世俗,到根系完全扎根于这一片陌生的土地时,却早已物是人非。

人都是会变的。人在不断改变这个功利的社会,让社会及在社会上讨生活的人也愈发功利起来。渐渐的土壤变了,一栋栋大楼盖了起来,人也在开始“关”起来。植物也没有土地可以扎根,便渐渐突变......

这就是人,当他们没有土地可以扎根时,他们便会想尽办法努力发展自己的根系。

当谢之长从一个小小的花客变成一个颇具影响利的花客时,当刘金鼎从一个小小的农村娃变成市长时,当李德林从一个小麦专家变成省长时,他们便变了。在李德林的“无意”之下渐渐的刘金鼎逐渐在升官,可这官升的也太容易了。权力没有与之匹配的心智,便会被权力驾驭。是什么时候变了呢?“麦子黄时是没有声音的”变化也是悄无声息的。

李德林的改变是用女人烘托出来的。李德林的第一任妻子罗秋旖,是一个“管家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李德林致力于“小麦之父”的进程。第二任妻子,则是她走向歧途的源泉,也正是第二任妻子,带出了故事的高潮部分。她,一个农村村姑,嫁与李德林后逐渐迷失自我,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变得眼高于顶,并且开始滥用李德林的职权。同时,她的家庭地位也在发生改变,由被动者变为施动者,由底层那个懦弱自卑的菇凉变为东施效颦的权力主义者。最终,李德林忍受不了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李德林爆发了,就和刘金鼎畅谈了一些,他的心动摇了,想到了某些黑暗的事,同时,就是这事,让他走进了深渊。而刘金鼎作为项目的策划人,谢之长作为项目的执行人,也一同走向了法律的边缘地带......

“麦子黄时是没有声音的,头发花白时也是没有声音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原客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原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