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 沙丘 7.8分

不多说,看正文

轮回。
2017-10-26 20:49:33
想出几样新奇的东西并不困难,但若是能把这些东西组成一个生态系统,这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了,然而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这里我不准备谈其中扣人心弦的情节,而是把注意力转向生态环境的设定。这里的生态的广义的,不仅包括动植物这样的自然生态,还包括了宗教、风俗、文化之类的人类生态,它们与自然生态是相互关联的。

    故事发生在一个高度沙漠化的行星阿拉吉斯(又称为沙丘星)上,按说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一片死寂与荒凉,但它却是宇宙中唯一出产香料的地方,后者对于宇航公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沙丘星上除了皇帝派遣的行政官员之外,更多的是当地的土著弗里曼人,如果说官员们可以从空中得到补给的话,那么弗里曼人又如何在这样干旱的地方生存呢?他们自有一套严厉的节水方式,他们用捕风凝水器收集在空气中的水分,他们所穿的蒸馏服的高度密封的,可以将身体里散失的水分回收过滤。他们不仅回收自己的水,甚至还回收死人身体里的水分:人的身体是自己的,但他的水却属于部落。水对于弗里曼人就是是财富,同时也具有象征意义,吐唾沫是表示对人的尊重,流眼泪更是“献出了自己的水”,重伤员是否值得救治的问

...
显示全文
想出几样新奇的东西并不困难,但若是能把这些东西组成一个生态系统,这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了,然而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这里我不准备谈其中扣人心弦的情节,而是把注意力转向生态环境的设定。这里的生态的广义的,不仅包括动植物这样的自然生态,还包括了宗教、风俗、文化之类的人类生态,它们与自然生态是相互关联的。

    故事发生在一个高度沙漠化的行星阿拉吉斯(又称为沙丘星)上,按说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一片死寂与荒凉,但它却是宇宙中唯一出产香料的地方,后者对于宇航公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沙丘星上除了皇帝派遣的行政官员之外,更多的是当地的土著弗里曼人,如果说官员们可以从空中得到补给的话,那么弗里曼人又如何在这样干旱的地方生存呢?他们自有一套严厉的节水方式,他们用捕风凝水器收集在空气中的水分,他们所穿的蒸馏服的高度密封的,可以将身体里散失的水分回收过滤。他们不仅回收自己的水,甚至还回收死人身体里的水分:人的身体是自己的,但他的水却属于部落。水对于弗里曼人就是是财富,同时也具有象征意义,吐唾沫是表示对人的尊重,流眼泪更是“献出了自己的水”,重伤员是否值得救治的问题则被称为是水的决定。

    生命的存在除了需要水之外,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就是氧气,但沙丘星上几乎看不到植物,这里的氧气又是从何而来呢?原来其特有巨大沙虫正是氧气的来源,沙虫内部的消化工厂会产生乙醛与酸,它们之间的反应代替绿色植物光合作用产生氧气。成年沙虫(弗里曼人称为制造者、夏胡露)对沙丘星中的生态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四处传播香料,给沙地微生物提供养分,同时大量吞吃沙地微生物、香料与小沙虫,甚至连沙丘星上的沙子也都是夏胡露的消化系统分泌的残余物。沙地微生物具有锁水的作用,这加重了沙丘星表面的缺水状况,但同时也防止水分蒸发到空气之中。它们往往会因为香料菌的喷发而死亡,没有死亡的则进入半休眠的孢子状态,成为小沙虫。小沙虫又是香料与的水分与养料来源,若是能够不被成年沙虫吞吃,同时避免因香料喷发而死亡,那么最后的成熟体就是夏胡露。

    沙虫对于外人来说是可怕的存在,但对于土著弗里曼人却是值得敬畏的朋友。他们懂得通过打乱脚步避免沙虫的注意,同时又能通过鼓槌呼唤沙虫,甚至用矛钩钩开沙虫表面的鳞甲,就这样挂在沙虫身上。沙虫为避免沙子的擦伤下面的软组织而翻转,会将其被钩开处置于地面以上最高位置,从而使骑乘者上升至其背部。就这样,沙虫成了弗里曼人的实际交通工具,而是否独立骑上过野生沙虫,则是弗里曼人判定男孩(或许也包括女孩)是否成年的一个重要标志。弗里曼人还有有一个关于生命之水的机密,他们用水淹死比小制造者稍大但又为发育完全的沙虫,后者在临死前分泌出的毒液就是生命之水。生命之水应圣母体内转化去毒之后,能让弗里曼人进入一种一致的幻觉状态,从而有效增加其集体的凝聚力。

    在这种严酷环境下,土著弗里曼人异常的顽强勇敢,他们的小孩负责杀死敌人的伤病,部落内流行这所谓的生死决斗(直到一方死亡决斗才能终止),他们为被俘虏的成员举行葬礼,为的是不让自己受到要挟。但这样的民族又非常容易受宗教暗示,他们相信比·吉斯特女巫的传教,相信“天外纶音”能给他们带来自由。然而,当政治与宗教同驾一辆马车的时候,人们就会看不到危险的存在,非要等到车毁人亡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也许这就是作者希望向我们的揭示的一个生态法则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沙丘的更多书评

推荐沙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