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终归平凡

Walter
十年,不长又不短。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从童年到青年,可以从幼稚到成熟,可以从无知到博学。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可以从落后到富裕,可以从计划到市场,可以从动乱到和平。《平凡的世界》正是讲述从1975到1985这样一个十年,是新中国历史上变化最快的十年,引用孙少安的一句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可以吃饱饭了哦!”
平凡的世界
平凡的世界


孙少安
孙少安
孙少安

孙少安无疑是整本书的主人公,他身为一个农民,生平最大的理想就是“把光景过好”。这十年以来,他也是一直不断地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永远不要以文化程度的高低来衡量一个人,这句话在孙少安的身上体现...
显示全文
十年,不长又不短。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从童年到青年,可以从幼稚到成熟,可以从无知到博学。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可以从落后到富裕,可以从计划到市场,可以从动乱到和平。《平凡的世界》正是讲述从1975到1985这样一个十年,是新中国历史上变化最快的十年,引用孙少安的一句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可以吃饱饭了哦!”
平凡的世界
平凡的世界


孙少安
孙少安
孙少安

孙少安无疑是整本书的主人公,他身为一个农民,生平最大的理想就是“把光景过好”。这十年以来,他也是一直不断地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永远不要以文化程度的高低来衡量一个人,这句话在孙少安的身上体现得再好不过了。人的本性并不仅仅取决于他读了多少书,更多是他的经历,他的性格,他的初心,而这些往往又都是命中注定。

少安想要把光景过好,其实最初的出发点是建立在他人身上的,他并不为自己想,他视身边的人过得好要比自己过得好重要得多。这样的性格从他13岁高小毕业主动要求回家劳动便可以看得出来。最初私分猪饲料地是为了让队里的社员们能多分一点自留地,这是站在社员的角度思考的。改革开放初期,他第一个要搞生产责任制,也是为了农民着想。扩大砖窑生产,雇佣了更多的村里人,也是“想给大家挣几个买化肥的钱”。当自己真正富裕起来以后,捐资重修双水村小学,是为了“让娃们不用再在猪圈中上学”。

可对于他自己却是很苛刻的。在他和润叶的爱情中,他为了不让润叶跟着他过这“烂包的光景”,忍痛选择了分手;在偷着豁坝引水的事情上,他为了给金俊斌“弄一个烈士”,将本来不是自己的过错而承担了起来;在扩大砖窑造福村民和给自家箍新窑的事情上,他选择了前者,他宁愿先把钱投到扩大砖窑上,让村里人在他的砖窑把买化肥的钱先挣下。

性格决定命运,正是因为孙少安这样只为他人不为自己的性格才决定了他日后的成功,从一个最初难以支撑“烂包光景”的穷汉,到最后成为远近闻名的农民企业家,双水村的精神领袖,这一切除了政策的变化,绝大部分功劳都是他自身的性格决定,更多的是他的初心“把光景过好”,他不仅仅把自己的光景过好了,更把村里人的光景过好了。

当然,我们不能不说,孙少安也有他的问题。他的问题也来源于他的性格,他对外人太好了,以至于对于一直陪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劳动的那个背后的女人秀莲,他是有所愧疚的。因为他把秀莲当成了另一个自己,因为对自己的不在乎,所以便总是想不到她,这也造成了最后秀莲的身患重病。当然如果从公平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既然拥有了事业上的极大成功,那么总要在其它方面付出些什么,孙少安他不能追求自己真正爱的润叶,也守不住那个一直与他相依为命的秀莲。
       
孙少平
孙少平
孙少平

孙少平与哥哥孙少安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但不同的背后又是黄土高原人民同样的那种吃苦耐劳、憨厚朴实。这十年间,孙少平的变化同样也是初心、性格、经历的融合。他的初心是“不甘心”,因为他有文化,读过书、教过书,所以他不甘心一辈子在农村,他渴望出去,他始终认为自己是那个“坐上火车离开的人”。人们常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和脚至少要一个在路上。年轻时期的孙少平没有走出过原西县,但是他读的书却走向了世界。试想一个心中有着大千世界的人怎能甘心“在黄土屹崂里刨挖一辈子“。

少平的不甘心,充斥着他整个十年的人生经历。他从高中起就一直在读书,渴望在书中遨游整个世界。村里初中班撤掉以后,少平不甘心在小队里当个会计,只身来到黄原揽工。他本可以在村里与他哥少安一起营务砖窑,日子也过得不错,但是他却更渴望外面的世界,为此他不怕苦不怕累,在劳动中得到了满足。孙少平的心理似乎正和现在很多北漂一样,虽然在北京住地下室,生活在社会得最底层,月月的工资刚好填饱肚子,但也宁愿在北京,不愿意回家乡过安稳的日子。我们也可以理解,一个有着独立思想和远大抱负的年轻人,都会有跟孙少平一样的想法。

少平为了追求自己的外面的世界,不惜生命危险来到大牙湾煤矿,他说在劳动中能够得到满足。在煤矿的那些年里,或许是因为晓霞和师傅的死给他带来的心灵上的重创,或许是因为慧英嫂和明明给他带来家的温暖,或许是因为煤矿兄弟和煤矿环境给他带来事业上的成就感,少平似乎与最初那个少平不太一样了,因为经历了太多,所以性格也变了一些。十年的时间,带给少平的是从年轻气盛到成熟稳重。

无疑,少平又是理想化的,这与他跟田晓霞的爱情可以看出来了,这世上没有什么完美无缺的事情,唯有他们的爱情却是这样理想化,好的让人无以言表。也许正是因为太过于完美,最终晓霞离世让这份本不该存于人世间的完美画上了句号。我们为少平这十年的经历感概万千,胸中有志,出门闯荡,有得有失,归于平凡。

田润叶
田润叶
田润叶

润叶是个善良的角色,她是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很多不幸婚姻的缩影,虽然新中国成立已经二十多年,但是人民的思想却依然守旧,在男婚女嫁的问题上父母仍然要强力地插上一手,门当户对要比你情我愿重要得多。其实,这样的思想在现在仍然存在,这也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文化中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为数不多的几大弊端之一。润叶和少安的爱情是一个悲剧,因为这个悲剧导致了润叶和向前的婚姻是另外一个悲剧,愚昧的封建家长目光短浅,那些所谓的为子女好归根到底还不是为自己好,如果真的是为子女好,那就应该多站在子女的角度考虑一下。

润叶的善良是骨子里的,虽然她对爱情的悲哀、婚姻的不幸不曾屈服,倔强的反抗着,但是当向前失去双腿的时候,她那由衷的善良再一次从心底里站起来,战胜了那最后一丝残存的倔强。最后向前和润叶的重归于好,很大一部分源于润叶的善良。当然也有人的成长,这十年间,润叶从那个视爱情比天大的青春少女,变成了一个心中有事业、有家庭、有生活的成熟女性,她开始渐渐明白,人生不仅仅有爱情,还有事业,还有家庭,还有生活。也许向前的车祸是润叶心中矛盾与成长被压倒的最后一根稻草。

田晓霞
田晓霞
田晓霞

晓霞无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甚至比少平更要理想主义,说的残酷一点,这样的人是与这个平凡的社会格格不入的,所以她最终的结局是离开。然而她又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年轻人,也正是这部分年轻人才有可能改变世界。要知道,我党一大时,参会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也正是这28岁的年轻人们在书写着共产党的历史。

晓霞的理想与那个年代是冲突的,她的思想又与那个落后的黄原地区是冲突的,但是她的理想主义遇到了与他同样有着“坐上火车走出去”的愿望的孙少平,他们的爱情是纯粹的,是不掺杂任何个人利益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志同道合,更是我们许多人都羡慕的,但也正是这接近完美的爱情,最终夭折。因为,完美在这个平凡的世界是不允许存在的。

贺秀莲
贺秀莲
贺秀莲

如果润叶对少安的爱是理想的话,那么秀莲对少安的爱则是实实在在的。其实事过之后我们可以分析,就少安而言,润叶是一个可以给他爱情能跟他谈一场轰轰烈烈恋爱的人,但是秀莲却是一个能够给他家庭能跟他相依为命一起过光景闹腾世事的人。选择了就是对的。秀莲是个好姑娘,似乎没有什么词可以比好更能合适地形容她。

她一心爱着少安,如果将她的心比作一个圆饼图的话,那么其中百分之八十装的是少安,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装的是少安的家人。就是这样无私的姑娘,最终的结局并不好,但也是可想而知的。正是因为她的爱太过于饱满,才使得在外人看来有些苛刻,碰巧她的少安,心中百分之八十放的是自己的家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整个双水村的人民,这样的两颗心本来就是不平等的,自然有了些许矛盾。

在秀莲把给奶奶的白面馍拿给少安吃的时候,两人产生了矛盾;在秀莲要箍新窑分家的时候两人产生了矛盾。我们不能说二人谁对谁错,只能说站的位置不一样,思考的问题也不一样。无疑,作为一个婆姨,秀莲已经做得足够好了。然而,从秀莲的经历我们也应该总结出,一个人心中一定要留有一份给自己,这不是自私,而是自爱。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人。

郝红梅
郝红梅
郝红梅

郝红梅的感情经历一波三折,最初与孙少平相互怜悯和同情的交往,那时的她很单纯,只是单纯地认同孙少平与她相同的处境,而他们又有着相同的读书爱好。但是当她面临着毕业分配时,她亦有着与孙少平一样一颗不甘的心,她亦渴望摆脱农村的贫穷,摆脱地主的帽子。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又流露出普通人的市井思想,希望嫁一个城里人从而进城过更好的生活,于是便开始与顾养民交好。这时的她有了目的性和利益心理。然而不巧,因为一件偷手绢的小事使她一下子打回原形。

郝红梅是很多读过书的农村姑娘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又无力改变的缩影。她的悲催生活从此开始,随便听从家里安排嫁了一个男人,生了娃,但男人不幸身亡,从此过起了年轻寡妇的生活。但公平又是对每一个人都一样的,糟糕的日子过一段时间便又会有好日子,田润生便是给她带来了好日子,虽然他们的结合受到了很大的阻碍,违背了当时的封建礼教,但是两个年轻人最终以田福堂的屈服走到了一起。

郝红梅的十年是平凡的,又是跌宕起伏的,经历过怜悯的好感,追求过那想要改变命运的爱情,接受了家庭的婚配,最终顶着封建礼教算是结局圆满,平凡的人拥有这般经历,就已经不再平凡。

田福堂
田福堂
田福堂

田福堂做了双水村20多年的支书,自然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在双水村说一不二的地位,但是在1978年面临改革时,他却成了抵制改革最坚决的一班人。原因很简单,以他为首的这些官员和干部是人民公社的既得利益者,改革正是要撬动他们的既得利益。所以在孙少安极力推行生产责任制的时候,他极力阻拦。因为在人民公社时期,他作为村干部从来不用下地劳动就可以挣得工分,可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他也要和所有的村民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地里刨挖才能吃得上饭。所以他的极力阻拦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田福堂无疑又是热爱权利的人,这与很多当官的一样,他们视权利如生命。改革以后,村里的人们都先后开始致富,以孙少安为首的一些个能人,先后在双水村的光景过得比他田福堂要好,地位也逐渐比他田福堂要高。直到少安扩大砖窑请来县长点火,使得孙少安实则成了村里的精神领袖,田福堂感到自己的地位已经保不住了,便开始想方设法地阻拦孙少安,此时流露出一个人因嫉妒而与生俱来的劣根性。

田福堂无疑代表了一些视手中的权利比为人民服务更重要的病态官员,孙少安不为当官,却扩大砖窑给人民谋福利,可田福堂手握权力却为了自己的利益阻止人民过上更好的光景,在这件事上,孙少安是个人,田福堂是半个人。

当然,讲述一个老人的命运,势必与他的子女有牵连。在这一点上,田福堂无疑又是悲哀的,女儿润叶婚姻不幸,儿子润生爱上一个带娃的寡妇。这些事情又加剧了田福堂在社会改革初期的不顺。好在人老心善,也许最后是真正看开了。接受了儿子儿媳,将支书让给俊武,自己真正放下架子,跟他儿时一起揽工的碎娃孙玉厚圪僦在黄土屹崂里抽旱烟。

人的很多苦恼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找,也许是因为过不去的面子,也许是因为看不开的世事,但当你真正放下之后,一切都是好的。我们不应该评价田福堂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正所谓小孩才分好坏,大人只看对错。平凡的人再平凡的世界里谁又不会犯一些错误呢!

孙玉厚
孙玉厚
孙玉厚

孙玉厚老汉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又是整本书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明白人。他是以不变应万变,无论世事怎么变,他都本着农民的本分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地里刨挖,只要出山就有希望,无论贫穷和富有总是一如既往。
正是因为孙玉厚这种本本分分的思想,才使他能够看得清这世间很多事情,所以在少安扩大砖窑请县长点火的时候,他没有在人前面荣耀,而是一个人在地里默默地营务旱烟,他总觉得少安这世事闹腾得有点太大太快了,应该沉一沉,但他又怕打击儿子的积极性。结果正如老汉所预料,前几批砖都失败了,少安面临破产。此时玉厚老汉又站出来,把少平寄给他箍新窑的钱拿出来填补少安砖窑的窟窿。

孙玉厚在子女问题上又显得很通情达理。且不说润叶和少安的事情。就是在少安进城拉砖开砖窑的事情上,老汉很支持,因为他是站在子女的角度思考问题的。在少平要进城揽工的事情上,老汉也很开脱,他说:“家里的事,你不管,有我哩!”在兰香读书的问题上,他坚持继续读,最终也成就了兰香成为双水村第一个大学生的骄傲。在兰花和王满银离婚的事情上,他多次原谅了王满银,这也是站在女儿兰花的角度思考问题。自从少安当了生产队长,他就把家里的主事权放心地交给了儿子。这种种方面,足以看得出老汉是个明白事理又坚守本分的明白人,真的很令人佩服。

田福军
田福军
田福军

田福军没有生活在双水村,可以说他整部书都不曾踏足过双水村,但他与双水村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便他做到了黄原地委书记,他也仍然是农民的儿子。无疑,田福军是1975到1985这十年间改革的重要领导力量之一,在那个年代,正是需要这样可以大刀阔斧改革的领导人。如果把黄原地区比作中国的话,那么田福军可以说是那个地区范围内的伟人了,在他的带领下,这十年间黄原地区老百姓手里的黑面馍变成了白面馍,他的心里装得是整个黄原地区的老百姓。

作为领导,田福军无疑是一个杰出的领导。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无瑕将更多的精力分散给家庭。作为父辈,他又是一个令人寒心的二爸、父亲。在润叶的婚姻问题上,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他自始至终没有参与整件事情,但是润叶却是为了他的政治生涯才跟向前结的婚,可以说他间接地毁掉了一对相爱的年轻人。在晓霞的牺牲上,他又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市委书记、省委副书记,他完全可以跟乔书记打招呼照顾晓霞去采访或是阻止她去,可他却没有,也许是避嫌,也许是将自己的女儿同所有的人民一起对待。在这两件事情上,田福军无疑是不负责任的。

所以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伟人,他们在一方面做得很出色了,那么就在另一方面做的不怎么样,一切的一切都最终归于平凡,所以的人都是生活在平凡世界里平凡的一份子。

孙玉亭
孙玉亭
孙玉亭

孙玉亭是整本书的笑星,但又不失为那个特殊年代所产生的人才。人物的性格缺点是不爱劳动,性格优点是热爱革命。却是这样的人在改革开发以前,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但却有着空前的革命热情,而孙玉亭的长处就是闹革命,让他每天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他也心甘情愿。

然而这样的人在改革开放以后便吃不开了,没有了集体,大家都开始营务自己家的光景,没人再跟着他闹革命,他自然就从此一筹莫展,如果不再改变,真的要坐吃等死了。此时玉亭积极的一面便展现了出来,他在少安的砖厂忙着做政治宣传,筹办点火仪式以及少安重修学校等又令他找到了存在感。不得不说,孙玉亭是一个特殊时代下的产物,同时我们又可以肯定,每个人的热情都是有用的,只不过你的热情要配得上时代的特征。

金俊武
金俊武
金俊武

金俊武是双水村不亚于少安的能人,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明白人。俊武与少安虽然年龄差了十几岁,甚至还差了辈分,但却是惺惺相惜,似乎双水村除了孙少安没人能懂他,对于少安也是如此。所以说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朋友。金俊武很大度,少安办砖厂,他没有像田福堂一样嫉妒他,也没有像其它村里人一样去巴结他,而是依旧远远地在金家湾营务他的田地。当少安的砖窑濒临破产时,他这时又主动去宽慰少安,甚至拿出为数不多的钱来帮助少安。

俊武的明白事情还体现在金富带着不义之财回来时,他并不像村里的人一样,不明事理地羡慕金富,而是一语中地、苦口婆心提醒大哥不要让金富走上歪门邪道,但是大哥一再不听,最终俊武果断地与其划清界限。直到最后金
富牵扯一家人被抓,才证明了最初俊武是对的。无疑,金俊武是一个令人佩服的人,是个人。

孙兰花
孙兰花
孙兰花

孙兰华是万千普通农村妇女的代表,嫁一人,而守一生。不幸的她,遇到一个逛鬼丈夫,但她仍然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为了门面,决定不离婚。一个女人忍受着多少苦难与折磨支撑下来。然而现在的农村,因为丈夫在外打工,又有多少农村妇女在带着孩子守活寡,兰花所经历的,似乎正是她们的写照。

孙兰香
孙兰香
孙兰香

兰香是全书中结局最好的一个,这也充分证明了知识改变命运,当然也是全家人的不懈努力才使得她能够考上全国重点大学,最终遇到了吴仲平这样一个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做男朋友。也许从兰香开始,才真真正正地走出农村,走出贫穷,从社会的底层,走向了社会的中上层,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金波
田润生
田润生

金波无疑同少平一样是浪漫的,当兵期间爱上了一个语言不通只用心灵感应的藏族姑娘,然而这浪漫爱情的代价是让他脱掉了军装,但他不曾后悔,因为人生的美好似乎只要曾经有过就好了,何必要正在经历呢!最终的金波,无疑又是那个年代人们的写照,子承父业,父亲为了让儿子早日接班当公家人,所以提前退休,平凡的人总是平凡的结局。

王满银
王满银
王满银

王满银是全书中最令人讨厌的角色,但这样的角色在我们平凡的世界里又总是存在的,或许美好与败类总是相辅相成的。想做大事却又什么也做不成,世界这么大总想出去看看,但不想想有家庭有年龄的牵绊。他最后说:“我逛了二十多年,如今快四十岁了,什么也没剩下,只有兰花和两娃”,还好浪子回头,结局圆满。

金强

同一娘胎里生出来的两个儿子都一点也不一样。小时候,金富金强总是村里人连着叫的,但自从哥哥金富拿了不义之财回来时,他便坚决地分家单过,与父母哥哥划清界限,金强是个明白人,这一举措在村里也迎来了赞许。特别
是二爸俊武的赞同,最后还是俊武帮忙,金强才跟玉亭家大女儿卫红在一起。

冯世宽

从冯世宽的身上,我们必须要比变化得眼光看一个人。之前世宽在原西县世田福军得顶头上司,转眼一年间,在黄原田福军又成了他得顶头上司,但世宽非但没有不适应,反而很快地接受这样一层转变,并且积极帮助田福军,诚恳地检讨自己的过错。虽然有人会说冯世宽势力,但我们为什么不说人家世明白事理拿得起放得下呢!同样还有周文龙也是如此,但是相比之下福军的老搭档张有智便不行。不管一个人以前怎样,这个社会更看重的是你现在的态度。

李向前
李向前
李向前

李向前是一个悲剧的存在,但是在他个人来看,有是有着圆满的结局,他用双腿换来了润叶回心转意。但在大多数人来看,这样的交换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李向前对于润叶是一种痴情,是一直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的痴情,这样感情虽然在爱情里很美好,但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害人害己的,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人们在单方面的爱情里,往往一旦爱得深了就会忘记爱情的基础便是你情我愿。


《平凡的世界》中讲述的人物太多,在此我就不一一列举。对于每一个人物来说,这十年间总是变化的,我们要用变化的眼光看每一个人。无论这十年间每个人有怎样的变化,或喜或悲,但都归于平凡。平凡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主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凡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