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itlosdie
2017-10-26 17:13:47

在南京的第五个年头,从来没有去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过去有机会去云锦博物馆——与遇难同胞纪念馆一街之隔。有人提议去纪念馆,同行几位女生踟蹰不前,最终作罢。屠杀本就是一个禁忌词语,若是亲眼看见昔年同胞所遇的惨绝人寰的蹂躏,我们必定更是肝肠寸断,所以,大学四年间游遍南京的我们从未敢踏足过纪念馆。今日读完这本书,内心愤郁,有一种力量驱使我周末去看一看遇难者同胞纪念馆。

张纯如我是很早之前便知晓她的姓名了,少时看她的事迹,仿佛雾里看花,只觉得天妒英才,并且觉得她内心过于脆弱。如今回首再看,方知自己的幼稚想法。个人非常喜欢二战文学和影视作品,但涉足的大多是纳粹暴行和犹太民族的苦难史,每每看到这些都是潸然泪下。我刻意回避着自己民族的沉痛的过往,否则必像张纯如那般,陷入无限的抑郁和哀伤之中。在我大约是9岁多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庆祝我的生日,带我去看了一场电影。说实话,这并不是一场应该作为庆祝生日的电影,因为它叫《南京,南京》。我对它印象深刻,以至于那么多年后的今天,我依旧记得电影里寥寥无几的人们所发出的低声抽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惨过往是很难去回忆的,每过一次脑海,伤口就

...
显示全文

在南京的第五个年头,从来没有去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过去有机会去云锦博物馆——与遇难同胞纪念馆一街之隔。有人提议去纪念馆,同行几位女生踟蹰不前,最终作罢。屠杀本就是一个禁忌词语,若是亲眼看见昔年同胞所遇的惨绝人寰的蹂躏,我们必定更是肝肠寸断,所以,大学四年间游遍南京的我们从未敢踏足过纪念馆。今日读完这本书,内心愤郁,有一种力量驱使我周末去看一看遇难者同胞纪念馆。

张纯如我是很早之前便知晓她的姓名了,少时看她的事迹,仿佛雾里看花,只觉得天妒英才,并且觉得她内心过于脆弱。如今回首再看,方知自己的幼稚想法。个人非常喜欢二战文学和影视作品,但涉足的大多是纳粹暴行和犹太民族的苦难史,每每看到这些都是潸然泪下。我刻意回避着自己民族的沉痛的过往,否则必像张纯如那般,陷入无限的抑郁和哀伤之中。在我大约是9岁多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庆祝我的生日,带我去看了一场电影。说实话,这并不是一场应该作为庆祝生日的电影,因为它叫《南京,南京》。我对它印象深刻,以至于那么多年后的今天,我依旧记得电影里寥寥无几的人们所发出的低声抽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惨过往是很难去回忆的,每过一次脑海,伤口就被血淋淋的扒开一次。我对日本怀着异常矛盾的心里,我向往着这个国家美丽的风景名胜,以及作为一个小女生对这个国家时尚流行的憧憬。但一旦阅读到近代史料,却又不自主的生出一种愤怒怨怼的情绪——那些该死的人们,为什么可以长长久久地生活下去,他们都该被折辱至死。我在心里,也藏着对这个民族的恶意。

张纯如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作为作家,作为亲历者,作为华夏人。她用一己之力承担了数万份痛苦,然后带着这份痛苦离开了我们,留下了珍贵的研究成果。战争让同时代的人生不如死,它把鲜活的未来都拖进死亡的痛苦中。我们怀念着,张纯如笔下千千万万人民和义士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京大屠杀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京大屠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