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

saintdump

米尔斯批判了宏大理论(概念堆砌)和抽象经验主义(统计游戏),最重要的是批判了社会研究的科层化(尤其是沦为替权威意识形态辩护的工具),他强调社会科学应始终以(重大)问题为导向(而非可疑的方法论),在个人的心理情境/人生体验与社会结构/历史进程之间建立起关联。他指出,当下是启蒙意义上“现代”的终点,社会制度的两种典型实践: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已趋于崩溃,分工与技术化使得理性与自由两大启蒙价值发生了深刻的背离,体现为个体的异化/机器人化,或者社会“没有理性的合理化”,而社会学科的庄严承诺,即在于运用知识,帮助大众进行自我教化,以脱离外在权威、自己界定社会现实。 所谓社会学的想象力,体现在运用历史材料与个人经历的过程中,能够将个人困扰与公共议题相互转化,进而能够将事实定位于人类发展长河(复杂系统的演变过程)中,本质上是一种从微观连续到宏观的视野,或者说超越/转换视角的洞察力,米尔斯认为这是实现“理性参与世间事务”所需的心智品质,我认为这体现了他对知识分子在公共言论中扮演角色的想象,既是honor也是responsibility,就像纳博科夫论及艺术创作时说的“有知识的想象力”。 书的论证十分雄辩,吐槽...

显示全文

米尔斯批判了宏大理论(概念堆砌)和抽象经验主义(统计游戏),最重要的是批判了社会研究的科层化(尤其是沦为替权威意识形态辩护的工具),他强调社会科学应始终以(重大)问题为导向(而非可疑的方法论),在个人的心理情境/人生体验与社会结构/历史进程之间建立起关联。他指出,当下是启蒙意义上“现代”的终点,社会制度的两种典型实践: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已趋于崩溃,分工与技术化使得理性与自由两大启蒙价值发生了深刻的背离,体现为个体的异化/机器人化,或者社会“没有理性的合理化”,而社会学科的庄严承诺,即在于运用知识,帮助大众进行自我教化,以脱离外在权威、自己界定社会现实。 所谓社会学的想象力,体现在运用历史材料与个人经历的过程中,能够将个人困扰与公共议题相互转化,进而能够将事实定位于人类发展长河(复杂系统的演变过程)中,本质上是一种从微观连续到宏观的视野,或者说超越/转换视角的洞察力,米尔斯认为这是实现“理性参与世间事务”所需的心智品质,我认为这体现了他对知识分子在公共言论中扮演角色的想象,既是honor也是responsibility,就像纳博科夫论及艺术创作时说的“有知识的想象力”。 书的论证十分雄辩,吐槽也尖刻,但读起来总觉得有点绕,不是翻译问题(翻译相当不错),可能是米尔斯的逻辑链条太长,举例又太少。读此类书总是感到一种智力上锻炼的酸痛感,在这个时代,思想在现实中的参与感日趋稀薄,历史感在其厚重的层面正在褪去,米尔斯在书中强调的知识分子首先要超越自己情境,洞察所处社会结构,变得越来越难得一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社会学的想象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学的想象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