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祐希 | 从女神/女王聊聊“我是谁”的问题

■ 你想活成别人期待的样子,还是自己希望的样子?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借由天海祐希和凯特·布兰切特两大东西方女王的同框来讨论女神与女王的区别。其主要观点是:

“女神”和“女王”有什么区别?
最大的区别是“女神”是给男人看的,而“女王”是为女人造的。
换而言之“女神”是男性审美观主导下的产物,而“女王”是女性崛起之后渴望主宰自己命运的心理投射。

此一观点,与前一阵子我和姐姐讨论过的公主与女王的区别不谋而合。当时发了一张天海祐希的图片,姐姐看后,说了一句:

公主等待王子拯救,女王自己主宰人生。

一句话概括,女神/公主与女王的主要区别,其实在于女性主体性的主动确认。而抛开性别的差异,这种对个人主体性的确认,是每个独立的人都需要的,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可拥有独立思考和独立行动的意识,而这种自觉的意识,恰恰有助于我们解决很多日常的烦恼与焦虑,比如:

Δ 同学们都在考研和考博,我要不要也去?可其实我知道自己不爱学习也坐不住。

Δ 同学们毕业后都回老家进了事业单位...

显示全文

■ 你想活成别人期待的样子,还是自己希望的样子?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借由天海祐希和凯特·布兰切特两大东西方女王的同框来讨论女神与女王的区别。其主要观点是:

“女神”和“女王”有什么区别?
最大的区别是“女神”是给男人看的,而“女王”是为女人造的。
换而言之“女神”是男性审美观主导下的产物,而“女王”是女性崛起之后渴望主宰自己命运的心理投射。

此一观点,与前一阵子我和姐姐讨论过的公主与女王的区别不谋而合。当时发了一张天海祐希的图片,姐姐看后,说了一句:

公主等待王子拯救,女王自己主宰人生。

一句话概括,女神/公主与女王的主要区别,其实在于女性主体性的主动确认。而抛开性别的差异,这种对个人主体性的确认,是每个独立的人都需要的,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可拥有独立思考和独立行动的意识,而这种自觉的意识,恰恰有助于我们解决很多日常的烦恼与焦虑,比如:

Δ 同学们都在考研和考博,我要不要也去?可其实我知道自己不爱学习也坐不住。

Δ 同学们毕业后都回老家进了事业单位,捧了铁饭碗,我要不要继续这么辛苦地留在大城市加班?

Δ 好朋友都恋爱结婚了,我还单身,现在有一位各方面条件都合适,但不曾令我有任何一点心动的男孩,我要不要嫁给他?或者继续相亲?

Δ 好闺蜜都做了微型整容,且都很会化妆,我要不要也学她们?但其实我不喜欢化妆,可是如果不化妆我是不是永远是个low货?永远嫁不出去了?

Δ 同事们都开始买房、买车了,我不买会不会太落后了?可是我现在太穷了,家庭条件也不允许。

Δ 上班开会,大家都在踊跃发言,我却很少说话,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但其实我都有思考,只是觉得想法不成熟就没说出来,QQ群和微信群我也不够积极。

Δ 老板喜欢应酬,公司定期聚会,每次必须喝酒,但其实我不爱热闹也不能喝酒,我喜欢宅,那我还要不要去?不去会不会被大家孤立?

这其实是个“我是谁”的问你,答案也很简单,你想活成别人期待的样子,还是自己希望的样子?

而读天海祐希这本自传及读她这个人的过程中,带给我最大的财富之一,便是这种作为一个人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才是你之所以成为你自己的要义所在。

东西方两大女王历史性同框,她们都拥有非常直觉的主体性。

■ 从穿衣打扮与言行举止说起

穿衣打扮与言行举止,往往是我们最日常的焦虑之一,因为它关乎到别人对我们的印象。

大到整个社会,小到家庭或团体,比如班级、学校、公司,每个集体都对会对其成员有着某种隐形的期望,或曰约束,而这种趋同的空气,常常让个性迥异、情况迥异的个体感到纠结。

比如:身边的同学都在穿耐克用iPhone,而你却还在穿安踏用诺基亚,要不要超越自己的经济能力与大家保持一致;身边的女孩都开始穿高跟鞋化浓妆,而你还在穿休闲服运动鞋,还是素面朝天,要不要也试试改变自己更换造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偏偏我生得柔弱而敏感,而且喜欢撒娇,这样会不会让大家觉得我太娘……

大众对穿衣打扮与言行举止的刻板寄望,是对一个人规束的第一步,而当你无意识地接受了这种“控制”后,其实已经自觉地进入了第二步,接受思想的“被规定”。

但对于天海祐希来说,这些都不起作用,因为她会根据自己的家庭情况和个人的性格特征来做自己的决定,她要的是“做原原本本的自己”。

宝塚的异端儿——这是我给天海祐希起的宣传语。
在进入音乐学校时,我已经意识到,对这个世界来说,自己是个异端儿。
怎么都不能把人们对宝塚团员或者宝塚STAR的印象和自己重叠起来。
即使从装束来看,从一开始我就和周围人不一样。
下级生时,一直是素面朝天,穿着训练服,牛仔裤。
也老是被《歌剧》或者《宝塚俱乐部》的编辑说,“最好是化妆后再来啊。”
“穿得正式点行不行!”
但是不管怎么给人说,我还是一点没有变化。并不是说想反抗什么,只不过是变不了。
“我没——有这些东西。”
这种对牛弹琴的状态一直持续着。
终于编辑不得不说“你就适合这个样子,算了。”
似乎谁都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
进入宝塚后,稍微穿得时髦一点,似乎很容易。化妆,也好像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就是做不到。
很执著于自己的好恶。不想穿自己不喜欢的衣服。如果对方无视我的立场而断言什么事,我就要拼命反抗。
最最讨厌的是受到束缚。给我套上固定的模式,做成一定的形象,那简直要令我窒息。

她选择如此,一方面是因为母亲朴素生活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一个人衣服背后的思想远比衣服本身重要,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

我所认为的STAR,是穿任何衣服都可以发光的人。是和别人列成一排跳大腿舞,观众
的眼光也会被她吸引的人。平日里被埋没也无所谓,而在舞台上,却可以比灯光更耀眼,这才是真正的STAR。 STAR的样子,是什么样子?
我只穿我自己喜欢的衣服,我喜欢的也就是穿着让我感觉很舒适的衣服。十五万多元的套装,是绝对不会让我舒服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穿的。
舞台上,我已经是STAR的样子了。那么在舞台下,就让我保持我的样子吧。
对各位FAN,我只能这样说。
新干线我坐普通席,飞机也只乘经济舱,有时制片人会替我担心。但是,我又健康,又年轻,经济舱就足够了。你说呢?

而这种对性别形象的主动把握,在其离开宝塚以女优身份出发后,也依然如此。在一众低眉顺目的女优中,天海硬是一步一步走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特色的独立而智慧的大女优路线。这一点,可参照我之前写的一篇文章《天海祐希 | 化个人的局限为魅力的火焰》。

在穿衣打扮这件事上,天海非常率性,宁肯穿得土,也不会穿不适合自己的衣服。上图是其宝塚时期的私服一瞥。

■ 如何面对性别刻板印象?

性别,可能是最容易招致刻板印象的领域之一了。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时代,可能都会对两性形象有着某种寄望。符合这种寄望的,可能会获得更多的青睐,甚至被奉为偶像;反之,则常常被称为异端。那种集体主义的风潮,往往极易淹没特别的你。这个时候,你还有没有勇气做你自己?

性别的难题也发生在了天海祐希身上。作为女性,她在宝塚时期的身份是男役,那么怎么来表现男性角色呢?

我们所演的对象,不论男女,首先是人,这是我演技的基本。
所以,我既没有特别意识到自己在扮演男役,也没有把自己框在男役这个框架里。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心情及感情,其次才是性别。
寻找与角色共同的感情,慢慢接近角色,被角色吸引,我个人是这样塑造角色的。
对我演的男役,经常有人说“天然”,但也有人说是“不像男役的男役”。
对我的赞许和批评,我都接受。
正如我自己所说,我是宝塚的异端儿,这也包括演戏方面。
说出来不怕误解,我很不喜欢什么都被套上固定的模式,对男役一定要如何如何演的断言也一直感到很别扭。

除了对角色模式的扬弃,对于男役私下里应有的样子,天海也有自己的见解,她从来不会让自己被封闭到一个固有的框里。

事实上,我内心很反感惯例这个东西。或许可以说,我是下意识地让自己不要成为传统的男役。
预科生时,看过一些前辈的演出。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男役和敬而远之的男役。所谓的做作的、装腔作势的男役,很不对我胃口。想到自己要那么演,实在是没有自信。
和同期曾经为这个问题而吵过架。
也有FAN要我装腔作势,但我就是不能把男役和装腔作势划等号。
角色的形象需要塑造,但是对我来说,男役的形象没有必要去塑造。
如果我连天海祐希也要扮演的话,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我可不要在日常生活中也扮演男役。

宝塚时期的稽古场面及其私服,图片来源见水印。

■ 如何面对潜规则和流言蜚语?

每一个相对封闭的团体环境,都有其规则与潜规则,这些规则未必合理,但绝对安全。如果你安分守己,一切在规则的框架下行事,一般不会出错;但如果你胆敢出格,就极有可能招致流言蜚语。

但对于天海来说,这些规则与潜规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做一件事的真正目的。

在等级森严的宝塚,下级生要对上级生绝对服从,下级生不得对上级生随意发问,若想学习,主要看自己观察。但对于天海来说,自己观察自然重要,有时直接发问可能更有效,所以她就会选择主动发问。

我是属于脸皮比较厚的人,看到在意的化妆就忍不住要去问人家,用的什么方法和工具。

而对于大家给的意见,她未必会照单全收,而是需先经过自己的判断,然后选择性地吸收,甚至还有自己的再创造。

榛名由梨的化妆最让我吃惊的是眉毛的描法。“原来还可以这样描啊”,对我来说真是个新发现。
还学会了很多其他方法,在此后的舞台派上了用场。
不过,我还是一如既往地顽固,没有完全照搬榛名的化妆。
自己的化妆自己最清楚,正是因为学习才形成了自己现在的化妆方法,首先我有这种自负。
我在今天这个时代演白瑞德,照抄二十年前的做法就毫无意义了。
演戏的方法,或者有关考虑问题的方法,我也是采取同样的态度 。
当自己至今为止形成的模式受到置疑,别人说还有另一种方法时,我会仔细体味新的方法,并把自己的东西与之整合。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天海流”的更新再建。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妥协,我不这样认为。
自己的意见,别人的意见。把这两个意见合在一起,就会多出一个选择,不是吗?
对于能使自己成长的东西,我是很贪心的。

当从前辈那里学到东西后,变身上级生的她,又会继续不顾这种森严的等级,以平等的态度帮助下级生。

自己成了上级生后,对于前来咨询的下级生,我也尽可能地给予建议。

而当别人对她的行为不解,开始说三道四、闲言碎语时,她也不会为此左右。这不是为了反叛而反叛,而是真正去想过自己行为的目的与意义。

比如对于象征top star地位与荣耀的羽根,她就极少去背,相比等级,她更爱平等,而且对于服装真正的意义,她是有自己的思考与判断的。

对我来说,服装只是将我舞台上的我包裹起来的工具,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成为TOP后,我在公演时不背羽根的事也时有发生。
因此,有些FAN很担心“没背羽根!”
没羽根又怎么了?
即使没有羽根,我在舞台上也一样发光发热,真气人。

从容而自信的天海及其私服。图片来源见水印。

■ 尊重对方,打开自己,才不会变油腻

如果一味地我行我素,不顾自己的身份及所处的环境,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与其说个性,更像是任性。而对于天海来说,规避这种封闭与狭隘的很好的办法,便是做与自己身份和年龄相应的事情,且在做自己的同时,尊重对方。

她对宝塚惯性的最大的反抗,莫过于对个性的尊重与对平等的强调。这一点,在她变身top,拥有了一定话语权后,更加明显。她很清楚,自己带领的月组,不应是一个尊卑有序、紧张沉闷的月组,而应是个性迥异、充满活力的。她更清楚,比作品或组织更重要的,是其背后的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及人与人聚集起来的气儿/能量(energy)。

我想,大家要一起努力演出一场戏,不论是TOP也好,是研一生也好,大家肩上的担子本质都是一样的。作为研一新人,初次舞台的分量,和我作为TOP所背负着月组的重任,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宝塚九年,我经历了很多舞台演出,背负着九年经历相应的重任。而研一、研三、组长、副组长等等,每个人在各自的立场,承担着各自的责任,登上舞台。
所以,我并不是想回避作为TOP的责任,但也并不想把自己人价值观、审美观、想法、感情,以及风格、演出方法等强加在月组成员头上[S4] 。
人,不论是谁,真正理解的还是只有自己。
我也一样,只知道自己的事。想去试着知道对方的立场,但是即使能够理解,是否能做到真正明白,我没有这样的自信。
在对方能理解的最大范围内互相谦让、互相帮助,不是人际关系的最高境界吗?

还有一个防止自我走向自我封闭和倚老卖老的办法,便是保持对世界的好奇,保持内心的开放。这一点,从她退团时给学妹的赠言便可略窥一斑。因为如果封闭,便会变成死水一潭,而封闭还不思进取,不思进取还沾沾自喜,则极容易变得油腻;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不要因为拼命,就看不到宝塚以外的世界。 ”
在宝塚里,很容易就把宝塚看成是全部世界。只注意到自己的位置,别的什么都看不到的事也常有发生。
但是,执著于自己的位置,只看到自己的位置,就会看不到那些必须看到的东西了。

而她在进入30岁之前,在top的高峰主动选择退团、归零,正是因为这种向外开拓与向内充盈的自觉欲求。她很清楚,内心的充实,才是长远之计,机械地高速运转,只会竭泽而渔,早早断送艺术生命。所以尽快外界有各种传言,甚至觉得她忘恩负义、不爱宝塚。她依然果断选择,而且以她自己的方式,潇洒利落地完成了自己的退团式。

我想休息的理由,前面已经写过,是为了给干渴的心灵补充营养。
作为一个舞台人,心灵空空,上不了台。

50岁的天海依然元气满满,因为她从未停止学习

生活中,常常会遇到在飞速发展的社会里迷失自我、兵荒马乱的朋友,这种害怕与众不同、害怕落伍时代的焦虑,也常常让我们变得自卑、怯懦、脆弱、沮丧、封闭。这种处境,甚至可能成为持久侵占于我们脑海心田的“肿瘤”,左右着我们的行为。这种时刻,我们常常希望可以获得一种应对生活烦恼的智慧,希望可以获得占卜正确选择的底牌。而这种智慧的真正发生,大概首先开始于独立思考,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独立判断。这种独立思考的能力,既依赖于不曾被后天歪曲价值观洗脑的直觉,更依赖于遵从本心而自然生发的属于你的价值观。这一点,请参阅另一篇文章《天海祐希 | 为了明天吹来的风》。

参考资料

《为了明天吹来的风》:天海祐希 著;天海后援团 译

学术||为什么说女神易得女王难求?》by阿碗&安安 ;首发于公众号“蓝小姐和黄小姐”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日吹く風のために もっと遠くへ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日吹く風のために もっと遠く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