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 三国志 8.2分

东吴开挂天团

OZAWAKENTO

东南华夏国家领导人孙权去世的时候,方七十一岁。

现在的七十一岁人士,恰好正值韶华,完全可以领导整个国家再建设十几年。孙权出来混得早,所以迟早是要还的。就在近两千年后的同龄人忙于领导整个中国的时候,孙权同志正在忙碌的,却是“废太子”工程、“赐死四子”工程、“斩杀亲原太子的陆逊外甥们”工程等等。在第一任领导班子成员纷纷走向死亡的黄昏时分,东南华夏割据势力的皇权传递历程出现了老臣们意想不到的波折。在史学家的眼中,这可能也是这个自称“吴”的国家最终被别国软磨硬泡吞并掉的初始因由。

要是成功来得太早,福报也许很难多传几代吧。

阅读《三国志 · 吴书》原文,比对《世说新语》而言,前者的“古文痛苦指数”(Ancient Chinese Pain Index,简称ACPI)要低到你简直不好意思说那是古文,也许作者陈寿作为蜀籍人士爱写通俗人话,这就和他八百年后几乎开创“汉语言人话文学风格”的老乡苏轼一样,两位高人都不喜欢给阅读者创造障碍:你可以不必查看注释,也不必问东问西,你就能读懂他们写的内容。通过为古籍加注的文化工作者应该避开这二位的作品,因为可能赚不到钱。《世说新语》的创作团队毕竟是皇家的,和如今的大白话皇...

显示全文

东南华夏国家领导人孙权去世的时候,方七十一岁。

现在的七十一岁人士,恰好正值韶华,完全可以领导整个国家再建设十几年。孙权出来混得早,所以迟早是要还的。就在近两千年后的同龄人忙于领导整个中国的时候,孙权同志正在忙碌的,却是“废太子”工程、“赐死四子”工程、“斩杀亲原太子的陆逊外甥们”工程等等。在第一任领导班子成员纷纷走向死亡的黄昏时分,东南华夏割据势力的皇权传递历程出现了老臣们意想不到的波折。在史学家的眼中,这可能也是这个自称“吴”的国家最终被别国软磨硬泡吞并掉的初始因由。

要是成功来得太早,福报也许很难多传几代吧。

阅读《三国志 · 吴书》原文,比对《世说新语》而言,前者的“古文痛苦指数”(Ancient Chinese Pain Index,简称ACPI)要低到你简直不好意思说那是古文,也许作者陈寿作为蜀籍人士爱写通俗人话,这就和他八百年后几乎开创“汉语言人话文学风格”的老乡苏轼一样,两位高人都不喜欢给阅读者创造障碍:你可以不必查看注释,也不必问东问西,你就能读懂他们写的内容。通过为古籍加注的文化工作者应该避开这二位的作品,因为可能赚不到钱。《世说新语》的创作团队毕竟是皇家的,和如今的大白话皇家名言录相逆反,恰似末代帝制皇族在诏书上的舞文弄墨,他们基本不考虑普通阅读者的ACPI。也许,在皇族眼中,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名士风范、皇室诏书,这些都是给那一批经过三级考试、升任国家公务员的高知们去欣赏而已。有兴趣可以去读一读大清诏书。

东吴天团到底在哪里开挂了呢?首先就是出仕年龄。

“时权年十五,以为阳羡长”。十五岁的孙权,因为哥哥孙策平定了江东各郡,就被任命为古阳羡、今宜兴的县长。这个年纪,我们正准备读高中,而孙权已经当上了处级正职干部,基本上可以大笔一挥把县城中学改名为“孙坚中学”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孙权绝不哼唱“十七岁女生的温柔”这样的流行歌曲,他可能会去孙坚中学初中部泡泡豆蔻小妹妹,而十七岁实在是太老了。那一年,他未来的嫂子,恰好十七岁。

就这样在处级干部的位置上干了三年,时年十八岁的孙权居然一飞冲天了:哥哥遇刺,自己登顶,成为东南华夏首屈一指的割据势力的最高领导者。尽管他拖拖拉拉了三十年才称帝,但江东姓孙的格局在当时就几乎毫无疑问的定了下来。

孙权出道如此之早,算是形势所逼,不上不行。但周瑜早早就放弃了袁术的领导班子,毕竟和孙策属于老交情了,最后拐着弯儿回到了孙权的麾下。当然,周瑜出道的时候也不过二十一岁罢了。作为国家军事领导人之一的周瑜死得也非常早,三十六岁的年纪大多数现代中国人还在被逼着婚,而周瑜已经结婚十来年,还留下了三十岁的可以成为“中国小姐”的小乔守寡。

作为《三国志 · 吴书》的东吴五人组的重要政治家,鲁肃出道较晚,二十五岁方才投奔孙权,但政治格局的眼光之高,简直令人发指:诸葛亮要晚他十年才做出了隆中对、像北京出租车司机一样为刘备梳理了天下格局。二十五岁的鲁肃明确指出了孙权在大一统的格局下无法获得甚好的政治前景,“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在享誉中华文化史的赤壁之战来临之际,鲁肃更是指出他完全可以像其他那些怂包大臣们一样,即便举国归曹,“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当官可以至省长正部级干部,而孙权会怎样?“将军迎操,欲安所归?”,这一语仿佛孙权要被曹公开了花,直接让孙权下定了联刘抗曹的决心。至于嗜好已婚、离异、守寡妇女的曹操团队有没有真的打算“铜雀春深锁二乔”已无关,反正孙权同样不可能把守寡的嫂子和即将守寡的爱将周瑜的家属捐给来势汹汹的北方侵略者。

孙权小哥放开胆子操曹操的这一年,他才二十六岁。

小孙权一岁的陆逊,出道时二十岁,一直属于慢慢升迁的状态,直到临四十岁前,方一举成名。刘备的一句“吾乃为逊所折辱,岂非天邪!”让天躺枪,非说是天意让小朋友陆逊打垮了他这位华夏政治军事领域的顶层精英。上升期的诸葛亮并没有发挥出神话一般的军事战略指导功能,或是他和刘备存在代沟所致。再说了,诸葛两家在吴蜀都算是上位了,这联合抗曹的两家真正内讧打起仗来,诸葛兄弟两人似乎都是刻意回避的。当然,后人也有让诸葛亮走向神坛的描述,认为诸葛亮只是文学世界中被夸张的奇才。

诸葛亮的侄子诸葛恪作为《三国志 · 吴书》最后一位出场的人物,在五人天团中却是唯二不得好死的人物,陆逊属于气死,而诸葛恪是被活活在皇宫里砍死的。如此五人天团恰好说明了吴国后继无人,孙权之后的几任领导班子核心连史书的本纪都混不进去,可见吴国的人才战略出现了严重偏差。当然,史书里的诸葛恪比起孙权、周瑜、鲁肃、陆逊而言,只能算是吴国当地官员的智力巅峰,尽管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了保证政治肌体健康的牺牲品。当然,他是十九岁就出道了。

从这五位的发展史来看,孙权算是红(军)二代,根红苗正,孙权和周瑜、陆逊、诸葛恪同样也都属于官三(N)代,只有鲁肃属于富二代(随手一指送一座粮仓给周瑜,实在是太有钱了),李白光嘴上说说“千金散尽还复来”没用,你得真有钱又大方到让官N代(周瑜)都要邀请你一起上位,你才能在华夏大地获得政治成功,同时还得好好读书动脑子。

除了出仕年龄之青春,东吴天团还有哪里开挂了呢?战争。

孙权作为第一代东南华夏国家领导人,开创了维护汉民族文化事业得以存续的伟大事业,可是,在他死后,吴国也陷入了守着老地盘的尴尬境地了,甚至吴国败亡史在《三国志 · 吴书》中并未提及,这得去《晋书》里翻阅了。羊祜同志用他的软磨硬泡技术,硬是怀柔了整个吴国的取向,作为和平年代的英雄,他才是最值得历史表彰的那一位:避免了华夏民族大面积的内部流血冲突。当然,羊祜同志始终表示坚持“保留一切武力解放吴国”的原则。我们可以表扬这一票人的是:他们都是华夏文化的拥戴者、维系者,割据之余,从不忘天下归一。

孙权作为战争遗孤的存在,并未影响他顺利掌权。由鲁肃斡旋的出让、催讨、偷袭荆州各郡的事宜,也同样堪称军事政治史上的奇招。比起曹魏统一北方的繁复程度,东吴并未大规模的陷入本土作战,周瑜、陆逊二人耍出的火烧赤壁、火烧连营的军事计策,更是让魏、蜀两大军事割据势力吃尽苦头。东吴早年的整体军事成就可谓是四两拨千斤,江南人的阴险狡诈或许也体现在此。不得不强调的是,曹操、刘备都算是北方人,也只有祖籍浙江的孙权同志算得上是南方血脉了。

《三国志 · 吴书》体现的吊诡之处在于,包括孙权、鲁肃在内的领导班子,在言谈之中完全是亲汉的,只不过汉室江山实在溃败到难以光复,所以他们“不得不”割据立国。而蜀汉更不用说,完全是打着汉室江山的金字招牌,原厂OEM了。至于曹魏,却陷入了篡汉的政治构陷之中,值得我们去同情:毕竟曹操憋到死也未称帝,但却帮助下一代领导班子间接创造了“田氏代齐”的翻版,在中国历史政治版图上这算是第一大手笔了,同样也给晋篡魏留下了口实。“禅让”像流感一样,在中华大地上代代相传。

诸葛恪上到高位的年代里,吴国牺牲无数北伐兵士,最终也渐渐陷于沉寂。只有蜀国始终坚持完成促进国家领土统一的基本政策,并且不断的造成军事冲突。当然,也正是蜀国的爱国主义情怀,才使得司马懿得以在魏蜀战事冲突中不断获得上位机会,最终也同样导致了“篡汉”曹魏的灭亡。

司马懿之所以历史名声不佳,倒也不在于让下一代领导班子篡魏,可能是东汉末年的英雄人物出得实在是多,个个仿佛开挂一般,纷纷成为战神名将…… 如此光辉的时代的末梢,却被名不见经传的司马家族抄了底,而他根本也没有真正开挂的英雄事迹,所以后来人普遍不服。乃至于魏晋时代实在是无法对整个文化领域从业人士进行彻底的查抄,因为整个文化领域都在潜意识里要与政权相对立,所以司马家族黑暗史无法真正被篡改。相对于其他统一中国的所谓英雄人物、创始人、第一代领导班子,司马懿的名声地位像老贼一样落到了谷底。

翻《三国志 · 吴书》,你不会看到杀马特骑马杀出,倒是不得不佩服士族们对下一代的能力培养之早,否则我们就无法看到这些年纪轻轻便能创立国家的英雄人物了。

那是一个出来混的早、死得也容易早的时代:开挂,都是年轻惹的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国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国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