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族主义何处何从

桃酥

曾是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及战地记者等多重身份的叶礼庭,他比常人更关注民主、民族和国际事务方面的问题,他以自己的兴趣和个人原因为主,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旅途和报道的游历方式和实地访问考察了全球六个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主义冲突,以追寻新民族主义为主题,以一个清醒地旁观者并带有睿智和同情的身份走进混乱的冲突地区,在他的笔触之下,所有的矛盾都非单纯的纠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血腥的暴力冲突和仇恨,归根结底,都与“血缘与归属”有关,作者用“血缘”和“归属”这两个主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终的导火索和根源问题。

这本叶礼庭的《血缘与归属》看的过程很慢,主要是想捋清楚这些纠纷背后的历史原因,为何铁托在世时,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民族可以暂时和平共处?之后的克罗地亚的乌斯塔沙为何会把枪口指向隔壁的邻居塞尔维亚族人?乌克兰终于脱离了俄罗斯,为何这里的经济和政权却并没有变得更好?德国统一之后为何东德和西德差距依然很大?德国...

显示全文

曾是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及战地记者等多重身份的叶礼庭,他比常人更关注民主、民族和国际事务方面的问题,他以自己的兴趣和个人原因为主,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旅途和报道的游历方式和实地访问考察了全球六个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主义冲突,以追寻新民族主义为主题,以一个清醒地旁观者并带有睿智和同情的身份走进混乱的冲突地区,在他的笔触之下,所有的矛盾都非单纯的纠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血腥的暴力冲突和仇恨,归根结底,都与“血缘与归属”有关,作者用“血缘”和“归属”这两个主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终的导火索和根源问题。

这本叶礼庭的《血缘与归属》看的过程很慢,主要是想捋清楚这些纠纷背后的历史原因,为何铁托在世时,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民族可以暂时和平共处?之后的克罗地亚的乌斯塔沙为何会把枪口指向隔壁的邻居塞尔维亚族人?乌克兰终于脱离了俄罗斯,为何这里的经济和政权却并没有变得更好?德国统一之后为何东德和西德差距依然很大?德国地区的土生土长的土耳其人为何没有德国公民身份?魁北克地区的民族主义为了保护法语而所做的斗争到底是为何?库尔德斯坦的地区何时才能停止枪声?北爱尔兰地区的新教徒与爱尔兰共和军的冲突何时能结束?所有的这些矛盾和冲突,伴随着世俗、宗教、历史和政治原因,导致历史遗留的问题,一直存在着“后冷战”时代的民族主义问题。巴尔干的悲剧,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原本是相邻的邻居,说着同样的语言,彼此相互通婚且祖祖辈辈有亲戚关系,但是塞族极端的切特尼克和克族极端的乌斯塔沙,让天主教和东正教开始了血腥的辗轧过程。建立在个人独裁基础上的铁托政权,一旦倒塌,隐藏在底端的矛盾就会冲破堤口,亚赛诺瓦茨被毁坏的博物馆,撕碎的图书以及双方留下恶毒的涂鸦,让人无法置信这会是20多年前发生的战争,在冲突面前,文明和真相显得苍白无力,克族一直回避屠杀塞族和犹太人的事实,这让我联想到二战后的德国和日本。同样是战败国,有人能及时反省,而有些国家却极力掩饰。

叶先生站在废墟的博物馆面前,犹如放置一场沉默的纪录片,呈现在读者面前。他继续访问铁托的故乡和墓地,访问铁托的反对者和支持者,最后出现塞族的女人在帮克族重新家园时压抑的哭泣,游行队伍中七旬的老人,他的两个儿子死在战争中,最小的儿子因为复仇而蹲监狱……所有的这些故事,触目惊心,让人无法平静。可以说,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有他的冷静克制和犀利,也有同情和震惊,让我们知道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依然存在着各种复杂地艰难的民族冲突,而他,是一个优秀的向导,把摄像头和文字对准镜头。无论是军阀的头儿,还是拾荒的老者,每个人对于民族主义的理解不一样。叶礼庭本身的特殊身份,他的先人曾因政治原因离开俄国流亡到加拿大,对于血缘和归属的问题,他也有自己的见解,无论是在库尔德斯坦的工人党中,从澳大利亚归来的少女米兰;还是在中亚中放弃安稳的一切回归到最贫瘠的克里米亚重建家园;或者是魁北克法语地区坚守自己的语言等等,所有的这些,有一位鞑靼的六旬老人说出了这样一句令人催泪的话:“只有没有母亲的人才知道母亲是什么,只有没有土地的人才知道土地意味着什么。”因为他们在中亚,除了房子和职业以外,依然遭受了太多的歧视和白眼,没有归属感导致的这些作者视线中的流亡者、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平民、扛枪的前线士兵卷入了一场无尽头的争斗,很多人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定义是民族超越国家,民族和文化是他们的血脉和遗产,土地赋予了这一切争斗的意义,如果没有民族,就没有安全感,没有了家,没有了人身自由,没有归属和身份。

因为“爱国”和民族主义,绑架了很多无辜的年轻人,他们牺牲了自己原有的平静地生活方式,而投入到没有尽头的仇恨之中,如果说鞑靼人在中亚遭受了太多的辱骂和唾弃,但是出生在澳大利亚远郊的少女米兰呢?在十七岁的花季之前并未知晓自己的身世,她的父母既然把她生在墨尔本,向她隐瞒了一切,这必定是希望她远离纷争。但是她接触到了库尔德工人党,开始抛弃一切,成为库尔德斯坦山区的扛枪的游击队员,对于“家”的渴望,对于“权利”的归属,这些因恐惧而制造恐惧的人们,这些因权而制造权力的人们,似乎已经无法正视孰是孰非的哲学问题。唯有斗争和冲突,才是最简单最简便最直接地索取和宣泄方式。

这六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虽然是以作者的兴趣和个人原因探寻的目的地,终于让读者明白了冲突背后的缘故,而叶礼庭在书中提到的公民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也为读者解答了很多困惑。也许当初作者在克里米亚提出的那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放弃一切要回来重新开始?正是这些底层的人给出了最简单的答案:守护。类似于传统中的落叶归根,总有一个根源,促使着他们跟鱼类的洄游和大雁的迁徙一样,他们只是想有一个被认可的身份、语言和教育权利,自己的土地和安全的生活区。因为爱,所以恨,因爱国而仇恨敌对者。没有人喜欢战争,除了极少暴徒和既得利益者。

纵观以上,一个人越是缺少一样东西,越渴望这个东西。越是没有平等的权利,没有安全感,越想拥有这些。在这本书的背后,除了叹息以外,更多的是留给世界读者的反思,新民族主义何处何从?所有的参与者,或者是牺牲者,甚至是背后的庞大政治力量驱使,是否能如愿让这些灵魂安放?作者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没有一个国家只存在一个民族,但是统一的路上,如何把这些存在历史问题的民族主义者放到一个熔炉里面重新炼出新的政权?一个能提供安全和权利的国家是作者提出的期望。也许正如叶礼庭的经历,爱国主义最好不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我可以走过很多国家的路,行过很多国家的桥,看过很多地区的风景,讲过很多种类的语言,却只爱过一个最喜欢定居的地方,那个地方可以是故乡,也可以是远方,我可以想去就去,想回就回,而不是无家可归,有家归不得,归来是废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缘与归属的更多书评

推荐血缘与归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