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一辈子

羌笛杨柳

我这一辈子,哪里就是我了?这明明是中国好多穷人的一辈子。

一辈子既没有那么长也没那么短,如何过,过给谁,却是没人敢想。今天过完今天,在接着过今天,不敢想其他的,从生到死都麻木的守着别人怎么活,老祖宗怎么过,我必然逃脱不出去。

实则却不尽然,困苦没有盼头的日子才是最凄惨。

少年活给父母,中年活给妻儿,老年活给子孙,就是没活给自己过。

活给自己,其他都是狗屎!

《断魂枪》

“生命是闹着玩,事事显出如此;从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得了。”

心理罪中邰伟说方木,“对生命缺少了一些敬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从前不懂的,早晚会懂;

从前不屑的,早晚会屑!

别人教会的是经验,别人教不会的是教训。

我们都只能活一次,走的好您赞扬两句儿,走的不好您也别嘲笑儿,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在这世上走。

《老字号》

做生意不只是求稳,还要稳中求变。

我们常常发现一些很火的生意店铺,基本上就几年的光景就倒了。

我记得单位旁边有一个川菜馆,干锅鸭头做得是真好吃,经常吃!后来就发现做得越来越不好,所以不怎么去了。过了好久,有一天心血来潮要了一份...

显示全文

我这一辈子,哪里就是我了?这明明是中国好多穷人的一辈子。

一辈子既没有那么长也没那么短,如何过,过给谁,却是没人敢想。今天过完今天,在接着过今天,不敢想其他的,从生到死都麻木的守着别人怎么活,老祖宗怎么过,我必然逃脱不出去。

实则却不尽然,困苦没有盼头的日子才是最凄惨。

少年活给父母,中年活给妻儿,老年活给子孙,就是没活给自己过。

活给自己,其他都是狗屎!

《断魂枪》

“生命是闹着玩,事事显出如此;从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得了。”

心理罪中邰伟说方木,“对生命缺少了一些敬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从前不懂的,早晚会懂;

从前不屑的,早晚会屑!

别人教会的是经验,别人教不会的是教训。

我们都只能活一次,走的好您赞扬两句儿,走的不好您也别嘲笑儿,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在这世上走。

《老字号》

做生意不只是求稳,还要稳中求变。

我们常常发现一些很火的生意店铺,基本上就几年的光景就倒了。

我记得单位旁边有一个川菜馆,干锅鸭头做得是真好吃,经常吃!后来就发现做得越来越不好,所以不怎么去了。过了好久,有一天心血来潮要了一份回来一吃,简直就是难吃至极,后来听一个朋友说,老板以前都是自己做,后来生意好也挣了钱,也懒着做,连帮忙打扫卫生的大姨都开始做饭了,后来再没吃过。

《月牙儿》

谁又敢深想。

以前经常想我以后要怎么让,现在哪还想那么多,想多了都怕人家笑话。即使想了,也不敢说,向人说了估计人家听完你的话会,起身,笑笑,拍拍你的肩,然后离开。

这就是他妈的那个蛋疼的生活,不能说它无趣,不能说它有趣,不能说它幸福,不能说它不幸,可是它就是一副不咸不淡的白粥,没滋没味却能果腹,你说吃不吃它?

吃吧,姑且这么活着!

《莉莉与章鱼》的最后说:尽管我们都知道自己会死,但还是努力地活着。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反正最后一切都会消亡,每天早早地起床又有什么用?还是说,正是不可避免的死亡鼓舞了生的勇气?让我们在一切来得及的时候竭尽所能?正因为知道今天不是末日,我们才奋勇向前?但如果今天是末日呢?

“我不像那些女同学,她们一天到晚注意别人,别人吃了什么,穿了什么,说了什么;我老注意我自己,我的影子是我的朋友。“我”老在我的心上,因为没人爱我。我爱我自己,可怜我自己,鼓励我自己,责备我自己;我知道我自己,仿佛我是另一个人似的。我身上有一点变化都使我害怕,使我欢喜,使我莫名其妙。我在我自己手中拿着,像捧着一朵娇嫩的花。我只能顾目前,没有将来,也不敢深想。”

所以毕业了才进入了社会的大学堂,在这里你所有的经验和观念都将被打乱,重新塑造了一个新的你。但有些埋在心底的东西还需坚持,这样人生的路才能走长。

怎么说着说着又成劝诫了呢!

学校里教给我的本事与道德都是笑话,都是吃饱了没事时的玩意儿。

《不成问题的问题》

管理者和被管理者永远是对立的关系,所以管理人是最难管的事情,所以被称作是一门艺术。

到了夏天,葡萄与各种果树全比上年多结了三倍的果实,仿佛只有它们还记得尤大兴的培植与爱护似的。

果子结得越多,农场也不知怎么越赔钱。

《大悲寺外》

明明是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心坎过不去,绝不计较才会如影随形,成为了心魔!

我没敢回头,我怕那株枫树,叶子不是怎么红得似血!

《我这一辈子》

人吃人的社会,想想也只有普通人是羊,任人宰割,不任人宰割怎么办?羊也知道,恨就恨自己是羊不是狼!

想想看,把整串的金银镯子提回营去,而后出来杀个拾了双破鞋的孩子,还说就地正“法”呢!天下要有这个“法”,我ד法”的亲娘祖奶奶!请原谅我的嘴这么野,但是这种事恐怕也不大文明吧?

进不了,退不回来。哎,这世上事,这世上人,哪有不入“辙”的,自己的,别人的,跳出一个辙到另外一个辙得人都是有勇气的人。

可是人就是别入了辙,入到哪条辙上便一辈子拔不出腿来。

这话放在哪个爸爸身上估计都这么想,可到头来那点熟人那点关系都在这呢,不继续咋办呢?

从老早,我心里就这么嘀咕:我的儿子宁可去拉洋车,也不去当巡警;我这辈子当够了巡警,不必世袭这份差事了!

20年,一脚踢开,不然呢,还要养你老,所以要不就早点走要不就别抱怨,没勇气走就闭上嘴听天由命吧!不过听天由命这一说,估计从出生那天就定了,重要的不是你是谁?而是你爹是谁![捂脸][捂脸][机智][机智]

服务二十年后,你教人家一脚踢出来,像踢开一块碍事的砖头似的。五十以前,你没挣下什么,有三顿饭吃就算不错;五十以后,你该想主意了,是投河呢,还是上吊呢?这就是当巡警的下场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这一辈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