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 8.8分

个体和时代的无奈

YY

莫言的《蛙》,封面很简洁但不失美感。

这本《蛙》,莫言不愿意采用平白直铺的方式来叙述,而且采用了在我看来较为怪异的方式:书信+话剧(前四部分用书信,第五部分用的是带有“某些灵幻色彩的话剧”),这大概与《蛙》所要表达的我国过去三四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吧。而“蛙”,“它们鼓凸的眼睛和潮湿的皮肤”与计划生育实施过程所展示的某些方面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计划生育,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用一种极端甚至可以说惨无人道的方式控制了人口的暴增,于国家于全人类做贡献。但作为个体而言,人伦、道德备受煎熬,贡献二字,真是很模糊的概念罢了。虽说对于“基本国策”的实施及效果是理解并认同的,但无法保障感情上的顺畅。至于像“姑姑”这种敬业地、近乎疯魔地奋斗在...

显示全文

莫言的《蛙》,封面很简洁但不失美感。

这本《蛙》,莫言不愿意采用平白直铺的方式来叙述,而且采用了在我看来较为怪异的方式:书信+话剧(前四部分用书信,第五部分用的是带有“某些灵幻色彩的话剧”),这大概与《蛙》所要表达的我国过去三四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吧。而“蛙”,“它们鼓凸的眼睛和潮湿的皮肤”与计划生育实施过程所展示的某些方面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计划生育,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用一种极端甚至可以说惨无人道的方式控制了人口的暴增,于国家于全人类做贡献。但作为个体而言,人伦、道德备受煎熬,贡献二字,真是很模糊的概念罢了。虽说对于“基本国策”的实施及效果是理解并认同的,但无法保障感情上的顺畅。至于像“姑姑”这种敬业地、近乎疯魔地奋斗在计生一线的工作人员而言,是否或多或少感受到灵魂收到罪恶感的纠缠呢?不得而知。只是不免感慨,单独的个体在国家公器面前,尚不如蝼蚁,随随便便被捏死了,无非也就裹挟于历史潮流中滚滚而去。现如今在世的大部分人,都是那个年代出生的,都经历过或者多多少少听说过关于那个年代的计划生育;我也曾多次听曾经做过计生工作的领导们说起往事——进村抓人、围追堵截硬拉去结扎上环强制引流的场景,如今他们只有猛摇头,可是身处那个时代,他们和被他们硬拉去结扎、上环的人一样没有办法,这是个体的无奈,也是时代的无奈。想起一些事,隐隐作痛。

对于悲剧和苦难,贫苦、多灾多难的中国人除了抱怨还能怎么办?他们总是习惯于认命。王仁美死了,小跑的父亲也就说“我没有怨她,这是命。”这是可以理解的,当习惯于政策强压和个体意识的长期沉睡,除了接受,连逃避都无路可走。我想到了余华《活着》的福贵……

而对于农村,尤其是莫言笔下几十年前的农村,贫穷、愚昧、荒谬、悲剧,我能想到的是这些灰色暗淡的词汇。如今社会几十年长足发展,城市固然有它的寂寞孤单,但农村荒谬愚昧难除。这大概也是许多年轻人觉得农村无处安放他们的灵魂的原因——依旧愿意在无处安放的他们肉体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蛙的更多书评

推荐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