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窦天章与桃杇的殊途同归

DearFei
2017-10-20 看过

关汉卿的杂剧《感天动地窦娥冤》中,塑造了两个官吏形象,窦天章和桃杌。他们一个是“秉鉴持衡廉访法”窦天章。一个是“但来告状的,就是我衣食父母”的桃杌。

前者,“廉能清正,节操坚刚”,虽然官拜参知政事,又加两淮提刑肃政廉访使之职,“身居台省,职掌刑名,势剑金牌,威权万里”,却能体恤下属,到达楚州之后,体恤随行人员张千“你每都辛苦了。自去歇息罢”,命令下属“一应大小属官,今日免参。”而他自己不顾年纪老迈,旅途劳顿,“但有合刷照文卷,都将来,待老夫灯下看几宗波”,可谓是勤勉为政,不辞辛苦。他为自己的早年抛弃的女儿“啼哭的眼也花了,忧愁的头也白了”,可是当他得知自己的女儿就是犯了十恶不赦之罪,药死公公的罪人时,强忍着十六年分离的不舍与骨肉至亲的悲痛,毫不徇私,大义灭亲,“若说的有半厘差错。牒发你城隍祠内。着你永世不得人身。罚在阴山。永为饿鬼。“ 可是当了解了真相,又立刻“将文卷重行改正,方显的王家法不使民冤”。

从关汉卿对秉鉴持衡窦天章的溢美之词我们可以看出窦天章已成为“清官”的代名词。

至于后者桃杌,关汉卿的笔调立刻由大褒变成了痛砭。从他的自述里便赤裸裸的显示出“贪官”本色:“我做官人胜别人,告状来的要金银,若是上司当刷卷,在家推病不出门。”“但来告状的。就是我衣食父母。”桃杇作为一个裁判者,居然对原告张驴儿做出下跪的动作便在一开始向我们宣告了本该一视同仁的双方已然有了不公平的待遇。在审判的过程中,这桃杇更是对张驴儿言听计从,这实在是让我们对于桃杇和张驴儿私下里有没有进行权钱交易产生了想象的空间。

桃杇不仅是一个贪官,也是一个酷吏,笃信“人是贱虫,不打不招”的大棍子审法,将柔弱的女子窦娥打的肉飞血溅,更甚要对老妇人蔡婆婆下手。用这样的方式审判,不知有多少屈打成招的冤案。这样的审判方式也侧面反映出了桃杇的昏庸。

然而,窦天章和桃杇实际上只是表面上的一贪一廉,透过文字,窦天章是否真的如自己所说“廉能清正,节操坚刚”非常值得我们怀疑。

在剧的开始,窦天章便因为无力偿还蔡婆婆的高利贷不得不把女儿给了蔡婆婆当童养媳。虽然窦天章实属出于无奈,且再三央求蔡婆婆、叮嘱女儿,然而到底是明知:“嗨!这个那里是做媳妇,分明是卖与他一般。”如果说蔡婆婆的高利贷是父女分离的直接原因,那么求取功名才是窦天章卖掉女儿的根本原因。窦天章自述:“读尽缥缃万卷书,可怜贫杀马相如。汉庭一日承恩召,不说当垆说子虚。”这首诗便坦露了窦天章渴望有朝一日能“承恩召”、“说子虚”,通过仕途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对于一贫如洗、身份不高的穷儒们来说,通过科举考试改变自身命运的想法很是普遍,有多少次“春榜动,选场开”,就有多少个窦天章们不辞辛苦奔赴考场。可是,当功名与女儿放置在天平两侧时,窦天章纵有千般无奈,万般不舍,仍旧是抛弃了自己的至亲骨肉,放弃了身为一个父亲的情感和职责。当窦天章将端云卖给蔡婆婆的那一刻,我们再也无法说窦天章是一位有情有义之人。

再如,在得知毒杀自己公公的罪人是自己女儿时,窦天章大怒的原因竟是“辱没祖宗世德,又连累我的清名”。诚然,剧本里描写窦天章关心女儿、思念女儿不在少数。可是,在窦天章心中,一旦与名誉、仕途相较,骨肉亲情的分量又值得了多少呢?

在功名面前,连父女骨肉之情都可以漠视,这让我们很怀疑在官场生涯里,窦天章能否坚持自己的情义与操守,不随波逐流;这让我们很怀疑在任职过程中,窦天章能否对万千普通百姓真正做一个体恤民情,为民做主的父母官。

所以,关汉卿是真的在褒扬谁还是贬低谁还有待更近一步的研究。虽然表面上,对窦天章,关汉卿是持赞赏态度的,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上面的分析已显示了窦天章自言“节操坚刚”已不可靠,可惜的是,第二条“廉能清正”他也没能做到。

窦天章尽管态度坚决地想要为女儿沉冤昭雪,但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却缺乏才智魄力,表现出的尽然是和桃杇一般的平庸甚至无能。

例如,在追问张驴儿毒药的来历,张驴儿狡辩:“若是小人合的毒药,不药别人,倒药死自家老子。”只一句,窦天章便束手无策,只得叫来窦娥鬼魂求助:“我那屈死的儿嚛!这一节是紧要公案,你不自来折辩,怎得一个明白!你如今冤魂,却在那里?”如果不是虚幻的鬼魂和被缉拿归案的赛卢医指认,窦天章想要为女儿主持公道只怕还是有些困难的。

再如,身为两淮提刑肃政廉访使的窦天章,其工作职责就是“随处审囚刷卷,体察滥官污吏,容老夫先斩后奏。”对问结的案子也应当认真审视,以防冤假错案。可是对于这样人命关天的大案,窦天章居然淡漠懈怠,只因一时的情绪欠佳,使窦娥鬼魂只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的父亲。

判案时的无能草率,对生命的的漠视,在这两点上,我只能说,窦天章和桃杇两人实乃殊途同归。剧本第四折窦天章斥责桃杇“这等糊突的官,也着他升去”,殊不知言他正言己,这也是关汉卿在借窦天章之口指责窦桃二人吧。

其实,单看窦或者单看桃都是单薄的,二者只是清官或者贪官的符号式、脸谱式人物。他们站在封建官僚这架长梯的两端,一方流芳百世,一方遗臭万年。似乎在这长梯的中央,却有着那么长的空档。事实上,成功了的窦天章很少,极贪的桃杇也不多,更多的是许许多多的窦天章们在宦海沉浮中一步步地沦为桃杇们。

桃杇如此贪污却能得到升迁,这反映了当时的官僚体制存在很大缺陷。而窦天章作为一个将功名仕途看作是毕身追求,却没有丝毫背景可言的穷儒,尤其是其能力和节操完全不是表面文字所阐述的那样,在黑暗的官场中,很容易走向同流合污,变成一个徇情枉法、营私舞弊的贪官。这样的官路历程反应在许多士人身上。或许他们是自愿的,也或许他们是无奈的,毕竟宦海沉浮,手里不掌握一点护官符和护官银,光凭满腹诗书和一腔热血是不够的。

所以,窦桃合一,能深刻地反映出封建社会士子在封建官僚体制下,脆弱的人生价值观发生的转变与扭曲。

说窦桃合一并不是空穴来风,在《红楼梦》中,描写了一个官吏——贾雨村。他的一生,就翻版了窦天章一步步走向桃杇的过程。

前期的贾雨村处于穷儒之时,和绝大多数读书人,包括窦天章一样,有着大为相似的特征。首先,以“求取功名”为人生最高目标,他的立志诗句“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和窦天章的“汉庭一日承恩召,不说当垆说子虚”有着相同的豪情壮志。其次,在正统儒家思想的教育下,这些处于穷儒地位之时的读书人有着重情重义的一面,比如贾雨村回报甄士隐、迎娶娇杏等例子。

然而在经历了革职风波后,贾雨村在封建官僚们尔虞我诈、相互倾轧中碰的头破血流,在被官场贪官反升的衰败风气中被扭曲摧残,贾雨村逐渐被封建官场这个大染缸染黑了,转变成一个桃杇式的贪官酷吏。为了保官,听信了葫芦僧的护官符,徇情枉法,胡乱判了案;更为了巴结贾家把不惜用贪酷徇私的卑鄙手段强取豪夺,把无辜的一介平民石呆子弄得坑家败业,连花花公子贾琏也看不下去了。

贾雨村终于由正直的窦天章变为贪酷的桃杇,成为由正直的读书人中举入仕而逐渐演变成丑恶封建官僚的典型人物。其实,从窦天章到桃杇的转变并没有多少传奇性可言,有多少视功名为唯一出路的窦天章,就有多少扭曲堕落的贾雨村,就有多少同流合污的桃杇。

2 有用
0 没用
窦娥冤 窦娥冤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窦娥冤的更多书评

推荐窦娥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