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3分

随想:日本文化的人情部分

蕃伽蓝酶酱
2017-10-13 00:55:54

没有读过别的日本学著作可以来佐证或反驳《菊与刀》,这里只是阅读过程中的碎片式随想。

日本人复仇观的内化(把愤怒可能造成的过激行为转化为自己承担心灵折磨)让我联想到以郁达夫为代表的一类小说:在日留学的中国青年因为culture shock 和对人生的迷茫造成的种种敏感心理包括性臆想及性变态,其实也是日本文化的一种体现。

人情部分更是刷新我的认知,显然这个民族在中国人看来会很怪。他们对婚姻可以不置可否(利益联姻或生育工具罢了),爱情并不是婚姻的必须。允许存在婚外情人,但这个情人不是中国的小三,不会成为家庭成员挤走正房。享乐和义务分得很开,我只能这么说。

对性而言,拥有性教育和早早积累性经验是正常的,但不会沉迷于此,更不能妨碍别人,因此在公共场合举止亲昵是不礼貌的(这半句观点来自前阵子看过的山奇/关藤《七日谈》),而在不妨碍人的地方怎么样都合理。因为他们眼中的性是最低级的享乐形式,必须存在,且不值得大惊小怪。

日本文化里这一切似乎都太过理性了,道理上我完全理解,但分得这么开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由此我有了一个吓到自己的想法……

我没有了解过日本政府对“慰安妇”历史拒不

...
显示全文

没有读过别的日本学著作可以来佐证或反驳《菊与刀》,这里只是阅读过程中的碎片式随想。

日本人复仇观的内化(把愤怒可能造成的过激行为转化为自己承担心灵折磨)让我联想到以郁达夫为代表的一类小说:在日留学的中国青年因为culture shock 和对人生的迷茫造成的种种敏感心理包括性臆想及性变态,其实也是日本文化的一种体现。

人情部分更是刷新我的认知,显然这个民族在中国人看来会很怪。他们对婚姻可以不置可否(利益联姻或生育工具罢了),爱情并不是婚姻的必须。允许存在婚外情人,但这个情人不是中国的小三,不会成为家庭成员挤走正房。享乐和义务分得很开,我只能这么说。

对性而言,拥有性教育和早早积累性经验是正常的,但不会沉迷于此,更不能妨碍别人,因此在公共场合举止亲昵是不礼貌的(这半句观点来自前阵子看过的山奇/关藤《七日谈》),而在不妨碍人的地方怎么样都合理。因为他们眼中的性是最低级的享乐形式,必须存在,且不值得大惊小怪。

日本文化里这一切似乎都太过理性了,道理上我完全理解,但分得这么开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由此我有了一个吓到自己的想法……

我没有了解过日本政府对“慰安妇”历史拒不道歉的政治方面的理由,这里只从书中联想开去。我在想,日本政府不承认“慰安妇”会不会只是因为抵抗国际共识的压力的托辞?我们作为受害国愤怒不必说,西方文化里“慰安妇”出现同样不道德,所以我们一致认为日本人是不认罪。可是从日本文化自身出发呢?发泄行为首先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没有军人会沉迷于此而无心作战,但发泄是必须的。其次,性行为在他们看来是低级享乐,纯生理满足需要,不是他国女人就是日本女人,效果是没差别的。所以国际上的唾骂对他们而言可能只是不得不面对的指责,主观上他们并不觉得这多严重。可以这么联系吗?

我觉得自己说了屁话。都从日本人角度出发,那侵略中国也是为了中国人和全世界好。因为日本想要把他们的理想普及世界,可是弹丸小国没有资源,占领中国只是第一步粮草来源,他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不行了我想骂人)。既然来中国作战,那么用中国女人发泄也是无关紧要非常自然的,因为在国内,连妻子都不会说他出去找鸡是不道德的。

不行我说不下去了日本人这个逻辑到底怎么回事啦!!

等我看完书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