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孤儿 上海孤儿 6.9分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京奈

有的作家一直在讲一个故事。读了下《上海孤儿》前几页,虽然和《长日留痕》是不同译者,但是那种语言风格和描写的内容,尤其是心理描写,对想跻身上流阶层的人的挪揄,简直一模一样。

村上春树和石黑一雄互相欣赏。石黑一雄看村上,看的当然是英文版,种种缘故(翻译,村上的写作风格)村上的书英文版流畅不输于原版。村上春树石黑,看的原来也是英文版,因为村上是翻译家。 村上春树和石黑一雄相互喜欢,不是没有道理,他们的作品在使用第一人称时,绕来绕去的心理描写有些相似。

之前看石黑一雄的小说,给人的情绪多少是压抑的。如果能沉浸于小说的情绪中,倒还好。如果不能,阅读就成了忍耐力的训练。因为如果是为看故事的话,必定失望,他不追求情节的跌宕起伏。为看文笔的话,译者除非像林少华那样自成一派,否则也是很难在方面有阅读快感的。

石黑一雄的小说似乎有一个主题:历史中的个人,尤其是二战战争前的个人,因缘际会,站在了历史的节点上——邪恶崛起,善与正义是否该绝地反击的时刻。形式总是回忆体,雾里看花,遮遮掩掩,叙事者或是失忆,或是突然想起,在记忆中打捞往昔时光。

就像好莱坞电影里救世界的英雄,石黑一雄笔下...

显示全文

有的作家一直在讲一个故事。读了下《上海孤儿》前几页,虽然和《长日留痕》是不同译者,但是那种语言风格和描写的内容,尤其是心理描写,对想跻身上流阶层的人的挪揄,简直一模一样。

村上春树和石黑一雄互相欣赏。石黑一雄看村上,看的当然是英文版,种种缘故(翻译,村上的写作风格)村上的书英文版流畅不输于原版。村上春树石黑,看的原来也是英文版,因为村上是翻译家。 村上春树和石黑一雄相互喜欢,不是没有道理,他们的作品在使用第一人称时,绕来绕去的心理描写有些相似。

之前看石黑一雄的小说,给人的情绪多少是压抑的。如果能沉浸于小说的情绪中,倒还好。如果不能,阅读就成了忍耐力的训练。因为如果是为看故事的话,必定失望,他不追求情节的跌宕起伏。为看文笔的话,译者除非像林少华那样自成一派,否则也是很难在方面有阅读快感的。

石黑一雄的小说似乎有一个主题:历史中的个人,尤其是二战战争前的个人,因缘际会,站在了历史的节点上——邪恶崛起,善与正义是否该绝地反击的时刻。形式总是回忆体,雾里看花,遮遮掩掩,叙事者或是失忆,或是突然想起,在记忆中打捞往昔时光。

就像好莱坞电影里救世界的英雄,石黑一雄笔下人物其实差不多,但更复杂,他们多是在乎道德的“小人物”(相对于那些有权势的人物而言,但依然比普通人地位高),这些人物的举动不足以决定历史的走向,但他们的行为却成了故事的核心。主人公爱情、亲情等感情方面的焦虑,也加剧了他抉择的艰难。

读《上》,犹如一场断断续续的梦,影影绰绰的。 每次看石黑一雄的小说,都想这是最后一本了,下次再也不看了。然后这次获诺奖后,又看起了。还好他的作品不多。说明他的作品确有迷人之处,但是看的时候为什么又是拒绝(下一次)的呢?

《上》豆瓣评价很差,看前200页还不觉得,但是当深入故事的核心,主人公的三观不正,用的是第一人称,令人反感。除非是故意黑化,不明就里的读者会被这种暧昧主观的想法所误导,一般情况下,应该予以同情,内心却厌恶。其实,这不正是石黑的一贯写法,自我开脱的主人公,往往矛盾而荒唐。

主人公三观不正不是问题,但是情节设置的太荒缪和巧合了,就好像是专门为电影写的小说,不自然,别扭。石黑一雄在《长日留痕》里就做得不错。《上》更有野心和想像力,但结果不如人意,竟有一种三流通俗小说妁觉。可能也不是故事的问题,通俗小说说不定能写得更精彩。总之,很尴尬。难怪不少友邻在得知他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后,第一反应是说“高估了”。

石黑一雄看来只是想写自己的题材,主人公作为名侦探,行为竟然如此天真。父母失踪的真相倒是猜对了一半,另一半非常狗血。然后竟然来了个远大前程的套路。想想国内读者会把此书当成旧上海题材,但是在外国人看来,依然是殖民地题材。

结尾收得比较好(符合好莱坞编剧模板)。想想,其实蛮感人的,大爱与牺牲。浪漫,悬疑,战争,爱情,政治,东方风情都有了。这样的故事,好莱坞还不赶紧去改编。相比之下,石黑后来写的《伯爵夫人》电影剧本,格局就小的多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海孤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海孤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