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感叹:被权势撕裂的亲情

夙墨天歌

这部看的虐死了,作者文笔不错,虐起人来相当狠得下心,剧情到是环环相扣跌宕起伏,只是越到最后越是对女主的满腹猜忌感到厌烦,当真权势是毒品,一旦沾染就放不下,再容不得任何真心。一开始少年与少女的纯真相遇,那一段简直太过美好,虽短暂却纯洁无瑕,谁成想随后却夹杂在敌国仇恨的立场间,相遇即错过,真相揭开时已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情错。随后少年与少女各自经历了至亲背叛与身心折磨、刻骨仇恨与压抑忍耐,俱是性情大变,再不复当年淳朴。少女手中越是掌握权势越是不敢想哪怕一丝当年的梦,紧闭心扉,满腹猜忌,少年却越是想圆当年之梦越是不择手段运筹帷幄,却越是无法追回当年情感,两颗心越来越远。于是我越是读到后面越是想回顾一开始那几章,太过干净纯洁与美好的情窦初开,越往后越是被撕得粉碎。

整本书我最感慨的还是亲情被权势撕裂的遗憾。拓跋兄弟原本亦兄亦父的深厚感情,因着女主,因着权势,最后却走到几近反目的地步。拓跋轲15岁继位起将三四个月大的弟弟拓跋顼一手养大立为储君,几乎把弟弟宠上天,甚至能为他把自己非常厌恶的南朝郡主硬是暗中抓过来给他(结果是个误会),当弟弟以死相逼时终是放过了弟弟和女主(...

显示全文

这部看的虐死了,作者文笔不错,虐起人来相当狠得下心,剧情到是环环相扣跌宕起伏,只是越到最后越是对女主的满腹猜忌感到厌烦,当真权势是毒品,一旦沾染就放不下,再容不得任何真心。一开始少年与少女的纯真相遇,那一段简直太过美好,虽短暂却纯洁无瑕,谁成想随后却夹杂在敌国仇恨的立场间,相遇即错过,真相揭开时已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情错。随后少年与少女各自经历了至亲背叛与身心折磨、刻骨仇恨与压抑忍耐,俱是性情大变,再不复当年淳朴。少女手中越是掌握权势越是不敢想哪怕一丝当年的梦,紧闭心扉,满腹猜忌,少年却越是想圆当年之梦越是不择手段运筹帷幄,却越是无法追回当年情感,两颗心越来越远。于是我越是读到后面越是想回顾一开始那几章,太过干净纯洁与美好的情窦初开,越往后越是被撕得粉碎。

整本书我最感慨的还是亲情被权势撕裂的遗憾。拓跋兄弟原本亦兄亦父的深厚感情,因着女主,因着权势,最后却走到几近反目的地步。拓跋轲15岁继位起将三四个月大的弟弟拓跋顼一手养大立为储君,几乎把弟弟宠上天,甚至能为他把自己非常厌恶的南朝郡主硬是暗中抓过来给他(结果是个误会),当弟弟以死相逼时终是放过了弟弟和女主(两次),更是在得知弟弟被囚即将被生殉时亲自带人深入敌国腹地救人,中计险些身死。怎么看怎么是个好哥哥,但作者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这种亲情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关系与地位上的。拓跋轲作为冷酷君主,再怎么宠爱弟弟,也不容得他触犯他的权威,他这个弟弟亦是聪明的心如明镜,从而才有了这十数年的兄友弟恭。女主的出现使得这兄弟情谊出现裂纹,但其实因为弟弟的单方面退让,这裂纹终归只是裂纹,没延续成大断裂,要命的是后续:弟弟的转变,因为被女主囚禁在不见天日的石牢里七个月,男主性情大变——顺便插一句,书中的男主都比女主精神力强啊,男一被囚七个月,男二被幽禁三到四年,这俩后来都忍出头当了皇帝,而女主光是被幽禁一个月就快精神崩溃了——不再一味退让,于是兄弟间的平衡被打破了,权势之争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深厚的兄弟情谊就这样生生被权势撕裂了,遗憾,叹息,却似乎并不可惜。他们兄弟间最后的温情,大概就是在拓跋轲将死之时吧。拓跋顼先是见死不救,他到未必是想哥哥死,只是想夺权,他的这一判断是基于不知女主另有伏兵,以及萧宝溶另有安排的情势下,于是结果极其惨烈,拓跋顼看来也是拼死才救出了重伤将死的拓跋轲,自己也伤的不轻的样子,而此时他应该真的是后悔了,他要权势,却并不想哥哥死,这里可以从文中拓跋轲想要从拓跋顼的脸上看出什么,最终却失望了这一描述得出,拓跋轲看不到虚伪,所以接下来的话也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想要将女主留在身边?那得非常狠,比他自己当年更狠才行,女主的心太大,他留不住她。这番论断一如他性格的冷酷,不过私以为非常准确中肯(笑)。其实在这里我觉得女主真的太硬心肠了,人之将死,还要将话说的这么不留情面,非要让人死不瞑目,读者都看的分明,虽然拓跋轲与女主的开始非常的不人道,但他后来却真的用了十分心思来对女主好,虽然是建立在与他待弟弟一样的不平等的地位关系上的,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但努力过的痕迹总都抹不掉的吧?所以这里女主让人讨厌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另还有一对被权势撕裂的亲情,我觉得更是可惜了,女主萧宝墨与她的三哥萧宝溶。两人年纪差别快和拓跋兄弟一样了,亦兄亦父,亦妹亦女,萧宝溶把阿墨从小宠到大,由着她任性跋扈不失真性情,可谓好的没话说,故而女主这个三哥对她而言无可替代,连男主都是又妒又恨却不敢伤他分毫。女主两度沦落北魏,都是她这个三哥拼了命的救回来,而她这个三哥萧宝溶也非池中之物,一开始的描述就是风流名士,才名卓著,士族间名望极高,皇弟之贵,亲王之尊,虽不涉朝政,却无人敢惹。宝贝妹妹被送往北魏时,他的话亦是显示出此人的胸襟与才能:隐藏自己,示人以弱,伺机而动,一击必中。女主可是靠着这几句话在北魏活了下来,而他本人亦是将这几句话运用发挥到极致。在妹妹被送走后,能那么快带兵救回,甚至一下掌握了近半朝政势力,看来最初的那些风流雅宴都是别有心思,却原来是暗中经营许久,只待时机一到,一击必中。而阿墨被送往北魏这个契机,也许对他刚好,也许稍有提前,但总之,权势之追逐,一旦开始,便由不得后退,不死不休。其后萧彦篡位,他主动投降,被幽禁三到四年,也是狠狠赌了一把,赌在阿墨身上,硬是忍下来,等到机会,复兴南齐,一举登上帝位。由此,别说阿墨心里惊诧,读者也必心惊吧,这么风姿出尘的绝世男子,却终是沾染了权势之污,背后算计了不知多少,究竟是迫于形势,为求自保,还是早有预谋,势在必得?想来他和阿墨原本的深厚情谊最终竟走上比拓跋兄弟还惨的绝路,主要还是以萧宝溶为主导的两个原因——将阿墨带入权势,以及,跨越了兄妹的本分。利用阿墨也许是他迫不得已的一步棋,也许只是车到山前,顺势而为,但终究,权势是不归路,他赌了一把,让阿墨掌握权势,而至此,他们的关系却也再回不到最初的单纯,兄妹,更是盟友,亦或政敌;而在得知阿墨其实并非其妹开始,萧宝溶对阿墨的感情就在变了吧,这六七年朝夕相处,兄妹相依到还好,可以有更多无条件的纯粹之爱与包容,情人却不然,有更多独占的私欲,纵然是爱,却失了最初的自由,他的每一步都走的非常谨慎,并且也抓住了每一个机会,说来也是阿顼自己造的孽,让萧宝溶有机会得到阿墨,他本可以选择固守兄妹关系的,但他终是选择了自己的感情,明知阿墨不可能忘了阿顼,对他纵是依赖,那份深厚情谊也非男女之爱。所以到最后才会中了拓跋顼的反间计吧,不仅失去了两人的孩子,更是反目成仇,发展成朝廷内斗。究竟萧宝溶最后会被阿墨幽禁,是因的真的输了朝堂争斗,还是终究对她有几分不忍,或对天下苍生有几分不忍,却是难说,但他最后竟然用自己的死来算计伤害阿墨(当然也是中计太深,真以为阿墨背叛了他),真是太狠了点,阿顼也想不到自己的反间计会发展到这一步吧,竟是三败俱伤。当年在北魏青州行宫,因着误听闻萧宝溶之死,阿墨都能投水自尽,而真真看到萧宝溶死在跟前,而且还是死在自己亲手所斟之毒酒上,阿墨可真是得心死了。这对兄妹最后走到这一步,也真是说不出的遗憾,比之拓跋轲对拓跋顼不容冒犯的高高在上的兄弟情分,萧宝溶和萧宝墨显然更加亲密无间,从一开始就可说是荣辱与共,并不存在因利益或立场而造成的地位差距,而后更有着不顾一切,相救相依,然而不管他们的情分有没有从兄妹转为情人,击碎这份深厚情谊的都是权势,为权势而算计,为权势而猜忌,被权势生生撕裂,让人感慨着这世间竟不存在权势切割不了的亲情。真是帝王家的悲哀啊。

女主最后是生是死没有说清,作者也没有明说,只交代了心死,应了标题的倦寻芳。其实我私心觉得也许还能柳暗花明,因着玉妃叹息着根本砍不完的竹子,因着男主阿顼又重建了被女主阿墨亲自下令烧毁的相山别院,因着菜园重新改为竹林,他们初次相遇相爱的场景,因着他又重画了一幅海棠,只不知是否还有人惊起最后一笔,斜斜飞出,却独一无二。

故事有两个结局,一个网络版一个实体书版,最开始看了网络版,到还是个欢乐结局,两人都放下权势,假死后隐居山间,而后又看了实体书版的结局,对比才发现网络版真是何其仓促,篇幅差了N倍,而且众人的结局……感叹一声,如果匆匆结尾,很多人都不必死,比如萧宝溶。但最终的结局却到底是应了女主出生时太史令的预言,亡国妖孽,以及端木先生的姻缘占卜,浮槎恨相逢,幽泉没疏影,实在是惨烈至极啊。

脑补一下,希望拓跋顼能最终完整的一统天下,找到女主,两人放下前仇旧怨,以新的身份开始相守的生活,白头偕老……也只能脑补了。

说起来,女主的妈也是经历够曲折的了,虽说身不由己,但前后还是跟了多个男人,更是一张玉颜影响了几代君王,女主的命运也多少受了上一代的牵连。很明显,拓跋轲说女主像他曾经喜欢的女人,应该指的就是她妈,(也是因着和她妈相似的容貌而使得拓跋轲不能放手吧?)那时候是他爹的妃子,而男主是她名义上的儿子,(这在其后真是产生了可怕的误会)拓跋轲会那么看重拓跋顼,是否也是因为他这个名义上的妈?于是可说她首先影响了北魏三代帝王。而萧宝溶这边也是可笑的相似,他和拓跋轲应该年龄相似,都比女主大十几岁,女主的妈后来又成了萧宝溶父皇的妃子,两人的交情也很显然比应该的关系多一点,所以女主的妈在出家后能把女儿托付给他抚养照顾,他对这个妹妹的宠爱,最开始也是因着她的妈吧?而后来他们的关系变为情人,我觉得和拓跋轲对女主的动心又不同了,这时候女主的妈的影响作用已经不大,毕竟多少年的兄妹情分已经足够浓烈了。于是她又影响了南齐两代帝王。最后还有个南梁,萧彦篡位短短几年一代而亡的梁朝,她又曾经是他的妾,更是为他生下女主。这影响又是不可动摇,深深影响了梁帝与女主的命运。如此说来,她这个妈简直比她还要厉害了啊!女主今生所有的或悲或喜都有她妈的影响铺垫着,从上一代延续下来,她妈才应该被称为妖孽呢!可惜作者怎么不写一部前传来好好讲讲她妈的传奇人生?一世沉浮,大富贵大苦难都曾历过,却终是郁郁寡欢,半生悲剧。与女主不同,她的人生可算得上古代漂亮女子的典型命运,挣扎不出只得随波逐流,而女主是越要挣扎掌握自己的命运,越是把自己往命运的漩涡深处卷去,终是抓不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惜这一对母女,无论如何选择,终是不幸福。

全篇因为是女主第一人称,有时候真是不喜欢她后期越来越重的猜忌,以及越发的喜怒无常,或者说,太重太经常的怒气,任性张扬是为真性情,怒气爆发的太经常是为幼稚了,这样还掌权,我实在觉得萧宝溶输的冤啊。偶尔几章番外用第三人称从男主的角度来叙事,真真是看出男主的隐忍与一片痴情,真可惜天意弄人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倦寻芳(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倦寻芳(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