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之心 正义之心 8.7分

道德之心的三个盲点——《正义之心》读书笔记

FJJ
“我们注定得生活在这里,却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这是美国黑人Rodney King在遭到4名洛杉矶警察殴打1年后对媒体发出的一句家喻户晓的呼吁,也是作者在开篇提出的一个问题。

        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也经常碰到类似的困境。为什么夫妻会因为一些所谓“小事和琐事”大吵一架?为什么美国枪击案频发,全社会却无法就禁枪形成共识?为什么国际社会面临如此之多的共同挑战(贸易保护、气候变化、安全危机),通过国际谈判形成共识与合力却如此之难?为什么,以理服人那么难?这些通常是政治经济学家回答的问题,答案似乎也很简单:利益。但是,政治经济学无法回答为什么美国民主党要求均贫富,但美国南部乡村的红脖子穷人却会投票给共和党?
        以上这些问题,排除利益的影响,还有价值观的因素。在《正义之心》中,作者试图从道德心理学的角度回答这些问题。本书的点睛之笔是一句话:“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作者写作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意识到:道德之心存在盲点;作者进而将这一结论运用到重大的社会、宗教、政治或国际问题上,希望让人们藉此摆脱自身道...
显示全文
“我们注定得生活在这里,却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这是美国黑人Rodney King在遭到4名洛杉矶警察殴打1年后对媒体发出的一句家喻户晓的呼吁,也是作者在开篇提出的一个问题。

        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也经常碰到类似的困境。为什么夫妻会因为一些所谓“小事和琐事”大吵一架?为什么美国枪击案频发,全社会却无法就禁枪形成共识?为什么国际社会面临如此之多的共同挑战(贸易保护、气候变化、安全危机),通过国际谈判形成共识与合力却如此之难?为什么,以理服人那么难?这些通常是政治经济学家回答的问题,答案似乎也很简单:利益。但是,政治经济学无法回答为什么美国民主党要求均贫富,但美国南部乡村的红脖子穷人却会投票给共和党?
        以上这些问题,排除利益的影响,还有价值观的因素。在《正义之心》中,作者试图从道德心理学的角度回答这些问题。本书的点睛之笔是一句话:“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作者写作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意识到:道德之心存在盲点;作者进而将这一结论运用到重大的社会、宗教、政治或国际问题上,希望让人们藉此摆脱自身道德之心的盲点,从对方的角度出发相互理解,增进社会信任、弥合割裂与分歧。
        道德之心存在哪些盲点? “我们注定得生活在这里,却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作者提出了三个盲点。
        第一个盲点:直觉在先,推理在后。这里作者打了一个“象与骑象人”的隐喻,他说人(正常人)的意识是分裂的,由象与骑象人组成,骑象人是推理论证,而大象就是其余99%的精神过程,它是一种情绪、直觉、下意识,发生在理性意识之外,却实际操控着我们的大部分行为。因此,不要试图用理性和逻辑来解决直觉和情绪层面的问题。骑象人有时可以驯服大象,但更多的时候是服务大象。
        如果理解了这一点,很多时候你就会明白:第一,人无法被说服,就像骑象人无法控制大象一样。第二,我们以为的理性和推理,往往是直觉引导下的事后自圆其说,为的是了帮助我们与他人辩论。第三,如果针对要试图说服一个人,不要只从表面/推理层面理解人们的道德争论,要盯住直觉,寻找大象。第四,要关注“道德之愣”,也就是道理上人们无法自圆其说、却依然坚持的观点,往往背后就藏着一只大象。
        第二个盲点:狭隘的道德观念。这里作者换了一个隐喻,把正义之心(即第一原则中所指出的大象)比作一个能够感受六种味道(道德直觉)的舌头。他指出,西方世俗道德(主流左派自由主义)就像仅能激发一两种味觉的菜系——关爱(伤害)和公平(欺骗)。但是,人们还有很多强烈的道德直觉,包括:忠诚(背叛)、权威(颠覆)、圣洁(堕落)和自由(压迫)。
        都是讲自由,为什么政治光谱左右两派之间感觉像是“鸡同鸭讲”?对于左派而言,自由是反对社会习俗和宗教习惯对人性的压迫,强调解放人性、女性、少数族裔。对于右派而言,自由是反对政府对个人的支配,强调我有权用枪保护我自己,我有权反对政府用我的纳税养活不劳动的人。
        都是讲公平,为什么左派和右派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对于左派而言,公平是结果的平等,是平权,是均贫富、均种族、均性别。对于右派而言,公平是按劳分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非搭便车和不劳而获。
        都讲关爱,为什么左派政治关心异国他乡,而右派政治更关心本土?为什么左派和右派对权威、忠诚、圣洁这些词的内心感受差异如此之大?
        都讲道德,为什么西方社会会强调保护个体的权利,而非西方社会更强调集体甚至是神性伦理?
        道德差异有其先天因素,有家庭养成的原因,也受到社会发展阶段和文化传统不同的影响。理解了道德观先天或后天的狭隘性,可以亮群体道德的盲点,让人们知道“自己原来不知道”。
       第三个盲点:“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马克吐温说过的:to the man who only has a hammer in the toolkit, every problem looks like a nail。道德的盲目性即源于此。狭隘的道德观会将社会轻易地分为敌对的群体,一旦进入群体之后思维和行动也将开始固化,并更加盲目。
        在阐述道德心理学的第三个盲点时,作者换了一对隐喻:猩猩和蜜蜂,并用此来分析美国为何从一个以“合众为一”为建国格言的国度沦落到今天“党派割裂、政治瘫痪”的局面。
        猩猩是擅长个体竞争的、自私的灵长类动物,蜜蜂是集体主义、利他主义的昆虫。作者认为,人类90%是猩猩,10%是蜜蜂。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只有当外敌进犯时,人类的蜂巢开关才会激活;当没有外敌时,人类则进化出了一套道德系统(包括文化和宗教)来维持蜂巢式的、利他主义的社会。
        作者认为,左派自由主义道德之心的盲点就在于忽视了人类10%的蜜蜂属性,将90%的猩猩属性普世化,进而不断地拆解用来维系蜂巢的诸如权威、家庭、宗教等价值观和社会规范(婚姻观、家庭观、宗教观、权威观、种族观),但是这些价值观和社会规范却恰恰是改革社会、凝聚力量和信任所需要的“道德资本”。
       埃德蒙·伯克说过:依附于自己的同类、热爱我们在社会中所属的那个小集团——这使公共感情的第一条原则(仿佛就是它的胚胎)。这使我们所以走向热爱自己国家和热爱人类那条锁链的最初一环。左派自由主义在解放人性和维护人权的同时,却破坏了人类社会一个一个的小集团,或者用作者的话说,为了帮助一小群蜜蜂而毁坏了蜂巢。
        总结一下,回到开篇所提的三个问题:道德之心的第一个盲点,直觉驱动,让人们难以被道理说服。第二个盲点,狭隘的道德观,把人群割裂开。第三个盲点,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加强了这种狭隘的道德观,并使人的行动更加盲目。
       这似乎是一个很悲观的结论。作者也的确没有给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可能,知道自己存在盲点,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正义之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正义之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