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贱夫妻百事哀

刘宣

《夫妇善哉》是一对贫贱夫妻的人生往事,也是昭和年间关西大阪的民俗风情画,其意味,都在“善哉”两个字里面了。 善哉,是日本一种甜甜的点心,混着汁水。传说一休禅师,就是那个一休哥,吃了,很觉得好,便夸赞“善哉此汁”,所以得名。一碗里放上两颗,团团圆圆,就叫夫妇善哉。这寓意很甜美,但故事完全不是这样,撕开了,阴惨惨的现实。 艺伎蝶子私恋了有妇之夫柳吉,两人不明不白的生活在一起。先后经历了双方亲人的哀怨与死亡,越发看着对方不顺眼。然而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按照作者织田作之助的意思,就是“善哉”了。 何以善哉了呢? 这好像一条妄图乘风破浪的船,没有穿过疾风骤雨,甚至没有漂亮的闪躲,就那么破了洞,灌了半肚子水拖拖拉拉靠了岸。什么矛盾都没解决,一点也不精彩。观众们也许不买账,但观众们过得都是这样的生活。 所以善哉了吧,不得已但是终究过下去的生活。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路数太商业化了。横亘在生活里的骨鲠在喉,迟早要被时光打磨成砂砾,虽然还是是不是摩擦一下,但终究不会特别重要了。不过想要“善哉”,还是无论如何要过下去,一直过下去。 如果再有一点耐心,愿意透过流水账簿式的疙疙瘩瘩,细细...

显示全文

《夫妇善哉》是一对贫贱夫妻的人生往事,也是昭和年间关西大阪的民俗风情画,其意味,都在“善哉”两个字里面了。 善哉,是日本一种甜甜的点心,混着汁水。传说一休禅师,就是那个一休哥,吃了,很觉得好,便夸赞“善哉此汁”,所以得名。一碗里放上两颗,团团圆圆,就叫夫妇善哉。这寓意很甜美,但故事完全不是这样,撕开了,阴惨惨的现实。 艺伎蝶子私恋了有妇之夫柳吉,两人不明不白的生活在一起。先后经历了双方亲人的哀怨与死亡,越发看着对方不顺眼。然而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按照作者织田作之助的意思,就是“善哉”了。 何以善哉了呢? 这好像一条妄图乘风破浪的船,没有穿过疾风骤雨,甚至没有漂亮的闪躲,就那么破了洞,灌了半肚子水拖拖拉拉靠了岸。什么矛盾都没解决,一点也不精彩。观众们也许不买账,但观众们过得都是这样的生活。 所以善哉了吧,不得已但是终究过下去的生活。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路数太商业化了。横亘在生活里的骨鲠在喉,迟早要被时光打磨成砂砾,虽然还是是不是摩擦一下,但终究不会特别重要了。不过想要“善哉”,还是无论如何要过下去,一直过下去。 如果再有一点耐心,愿意透过流水账簿式的疙疙瘩瘩,细细检视这对夫妻的点滴,也能读出一些动人的感情来。这是深藏着的第三重,有了它,“善哉”的主题才完整——包括美好的名字,哀伤的生活,还有真正支撑着的,不好看清的夫妻真情。 故事里柳吉和蝶子第一次强烈的矛盾时,柳吉偷了家里的钱去寻欢,蝶子动手打了柳吉。然后出门吃饭,这时,织田写道:“她想起柳吉以前说过的话,又在饭后喝了杯咖啡,胸中忽然涌出一股甜甜的味道。”用比较流行的说法,这是撒糖、虐狗,怎样都好。他们生活的这部分,叫做感情。 所以,远远看过去,是生活戏;细细究起来,是爱情戏。也许因为地理的缘故,日本兼收并蓄的文化里自身的特质始终独立不改,有种逼仄空间款款转身的优雅与精致。好像名伶唱快腔,碎珠溅玉,一气呵成,却又字字听得分明。织田把夫妇的依恋和不舍悄悄藏在一次次无奈和纵容里,遮遮掩掩的不肯露面。 织田没有刻意堆积琐屑,笔下换换流淌的琐屑都是柳吉夫妇生活的大节点,不过因为我们是读者,天然站的高了些,视角就有些高傲。但面对白描的生活,别人总也不比当事人更能体会其间的苦辣酸甜,柴米油盐。 最后,这对夫妻就是这样了。如果直接读结尾的话,倒是有团团的喜气扑面而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夫妇善哉(增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夫妇善哉(增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