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not later,when? -Now

飞行器

但回头是错。向前是错。看别处是错。努力矫正所有的错,结果同样是错。

整本书读了一天一夜,作者对暗恋者的内心描写非常具体,我想凡是曾有过内心对某个人的悸动和羞赧大抵都可以了解体会到Elio的矛盾内心。故事的进度快的和慢的让人措手不及,Oliver刚入场,Elio就有了情绪作祟,一个想要触碰,一个逃离,进退退进,两人的感情在意大利的傍晚海风中间拉扯,在早起一起游泳的水里窜躲。

书中包含着大量Elio的心理描写,悸动的,愧疚的,害羞的,恼羞成怒的,不甘的,黑暗的。一切的一切随着Oliver的忽冷忽热不断改变,好像离得更近一点了,又被两人不自觉的沉默拉远了。躺在床上的不甘心的,被Oliver的夜晚活动击伤。一切暗恋时期的幻想,喜欢,不喜欢,小动作被无限放大,让人看着急切却又甜蜜,而每次逃避,自我厌恶,羞耻感,转移目光,都像利剑刺进我的心,就好像有人审视且告诉我:这就是你。

一个优秀的美国大学生,受到了全部的人的欢迎,收获许多女孩的芳心。我呢?喜欢一个人,就会让一个人变得卑微敏感,看前半部分让我觉得羞耻,好似作者摆了个镜子在我面前,让我看,我怎么看都觉得镜子里面都是污秽,都是喜欢暗恋时期的内心的欢呼雀...

显示全文

但回头是错。向前是错。看别处是错。努力矫正所有的错,结果同样是错。

整本书读了一天一夜,作者对暗恋者的内心描写非常具体,我想凡是曾有过内心对某个人的悸动和羞赧大抵都可以了解体会到Elio的矛盾内心。故事的进度快的和慢的让人措手不及,Oliver刚入场,Elio就有了情绪作祟,一个想要触碰,一个逃离,进退退进,两人的感情在意大利的傍晚海风中间拉扯,在早起一起游泳的水里窜躲。

书中包含着大量Elio的心理描写,悸动的,愧疚的,害羞的,恼羞成怒的,不甘的,黑暗的。一切的一切随着Oliver的忽冷忽热不断改变,好像离得更近一点了,又被两人不自觉的沉默拉远了。躺在床上的不甘心的,被Oliver的夜晚活动击伤。一切暗恋时期的幻想,喜欢,不喜欢,小动作被无限放大,让人看着急切却又甜蜜,而每次逃避,自我厌恶,羞耻感,转移目光,都像利剑刺进我的心,就好像有人审视且告诉我:这就是你。

一个优秀的美国大学生,受到了全部的人的欢迎,收获许多女孩的芳心。我呢?喜欢一个人,就会让一个人变得卑微敏感,看前半部分让我觉得羞耻,好似作者摆了个镜子在我面前,让我看,我怎么看都觉得镜子里面都是污秽,都是喜欢暗恋时期的内心的欢呼雀跃和自我毁灭。两人在一起后,Oliver才坦白其实自己也是心动的那个,原先的网球触碰就是他的一次触碰,可惜被E的反应以为并不喜欢自己,只好赶快逃离封闭住自己。你喜欢了,你就有了把柄,Elio把把柄赤裸的展示给所有人看,但是一遇到Oliver便立刻收起来,Oliver则是把把柄放在手里试探一次,接触不良后立刻松手,扔掉了选择无视感情。动情就是一种自我湮灭。

六个星期终究有离别的一天,作者却只写了两人的罗马之行,畅谈圣克雷芒,在雕像下呕吐,再接吻。我想象中的离别情节,作者并没有写,而是直接就是Elio回到家,回到那个既没有Oliver也再也没他的汗水麝香味道的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所有的一切。

我预演失去他的处境,不只是为了事前一点一点接受,好抵挡痛苦,也像迷信的人,想看看如果我愿意接受最糟的状况,命运会不会减轻打击的力道。我像为打夜战而受训的士兵,生活在黑暗中,以免黑暗骤降,不能视物。预演痛苦来压抑痛苦。

我比书里的主人公更期待后面的结局,更期待接下来的情节,因此似乎也比他更受伤。再次见面时婚讯这条消息像是一道惊雷劈入我的双眼,从脊椎到手都被击麻,无法翻动下一页。两人只能自此别过,又一眼十五年,又是一次相见时节。只是彼时不再有种种机会,Oliver问Elio如果还有次机会,愿意重新开始吗?如果可以,立刻,马上,即刻。可是都知道,没有如果这种东西,也最恨如果这种东西,只会让人增伤感而已。即使把写在明信片后面的Cor cordium(真心)重复写上千万遍,也赶不上两人把眼睛一闭时间挣扎前进的脚步。“真心”两个字,让Elio无言,此生,千百句话句。

甚至是到了最后我还是期待两个人在一起,我给他们想好了一切理由、借口,只期待他们能让我如愿。我拼命查找作者的每句话,期望有着爱情存在的蛛丝马迹,可是遍寻不着。我甚至觉得不如让两人有一人死去,抱着人世相隔的缺憾,也不愿相爱相见却终究无法在一起,我心里清楚明白这是现实的模样,可是正是如此我才觉得不甘,也不愿。

故事靠近结尾,Oliver再次来到Elio的家,那个有着清凉泳池,种着杏树的家。Oliver问:有属于我的地方吗?Elio:一直都有。

我想告诉他,游泳池、花园、房屋网球场、天堂的门阶、整个家,将永远容许他流连不去。然而我没这么做,反而指了指他楼上房间的落地窗,我本来想说:你的眼睛永远在那里,困在薄窗帘里,从我楼上那间最近已经没人睡的卧房里望出来。微风吹拂窗帘飘飞的时候,我从这下面看上去,或站在阳台外,我会意识到自己以为你在里面,你正从你的世界望着我的世界,如同我发现你坐在石头上那晚一般得告诉我:我在这里很快乐。你人在数千里外,但我一看到这扇窗,就想起一件泳裤,一件匆忙披上的衬衫,倚在栏杆上的的手臂,然后你突然出现,点上当天的第一根烟—那是二十年前的今天。只要这幢房子还在,这都将是任你流连不去的处所—也是我的。我本来想这么说。

我本来想这么说,我爱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更多书评

推荐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