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女子,却不喜牌坊

喧泫
2017-10-12 14:58:49

当我看到令秧和唐璞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那就是真爱。十五年前,那个瘦弱的女子端着一碗毒药,而他远远望着,发愣,还有惊叹。 惊叹于那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这般强大,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多年之后,他们共睡一张榻,怦然心动,故事到这该是落幕了吧,为何却还要酿一起事故? 是她的抉择,或是她的宿命,兴许是满足偷来了的十五年,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婴儿,贞节牌坊是不允许被玷污的。 他们一起出谋划策十余载,才收入囊中的宝物,哪能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就能轻而易举被原谅呢。 这里面囊括的不只是陪葬的青春,还有他们说不清,道不尽的友谊。 明朝的妇女为了那一块牌坊付出了多少,我想不是那些死去的女人能够说出来的。只有那些活着的妇女,身上披着的素衣,平日里小心翼翼的的苟活着的人,才能在一夜夜独守的空房寂寞之下,才能一一细说的。 贞洁,是多少妇女梦寐以求的美德,只不过在商贩眼里土地免税,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利益呢。只是对谢某而言,又何止是纳税这等俗事,是抱负――创造一个节妇的故事。 忘记谢舜珲是什么时候到唐家当川哥儿的老师了,可我知道他们决定做“大事”时,不是为了功名利禄,只是为了救那个十七岁的姑娘。 谁知转眼

...
显示全文

当我看到令秧和唐璞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那就是真爱。十五年前,那个瘦弱的女子端着一碗毒药,而他远远望着,发愣,还有惊叹。 惊叹于那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这般强大,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多年之后,他们共睡一张榻,怦然心动,故事到这该是落幕了吧,为何却还要酿一起事故? 是她的抉择,或是她的宿命,兴许是满足偷来了的十五年,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婴儿,贞节牌坊是不允许被玷污的。 他们一起出谋划策十余载,才收入囊中的宝物,哪能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就能轻而易举被原谅呢。 这里面囊括的不只是陪葬的青春,还有他们说不清,道不尽的友谊。 明朝的妇女为了那一块牌坊付出了多少,我想不是那些死去的女人能够说出来的。只有那些活着的妇女,身上披着的素衣,平日里小心翼翼的的苟活着的人,才能在一夜夜独守的空房寂寞之下,才能一一细说的。 贞洁,是多少妇女梦寐以求的美德,只不过在商贩眼里土地免税,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利益呢。只是对谢某而言,又何止是纳税这等俗事,是抱负――创造一个节妇的故事。 忘记谢舜珲是什么时候到唐家当川哥儿的老师了,可我知道他们决定做“大事”时,不是为了功名利禄,只是为了救那个十七岁的姑娘。 谁知转眼过了十五载,黑黑方方的框框,成了他们的追求,哪怕最后粉身碎骨,也别无选择,只是苦了终日不得宠的溦儿。 贞洁牌坊埋葬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和生命呢,我是不知道,只是隐约记得老爷死的时候,令秧跪在祠堂里听一条条陌生的名字时,双脚酸痛,无法行走。 看到这些,我感到无比的心痛,我不知道为什么妇女一定要守着一口腐朽的棺材,可能是所谓的美德吧,三从四德是美德,守寡也是。 整个故事下来,突然想起川少爷吵架说的一句话“我看是猪油蒙了心吧”。我觉得这多少是有些道理的,为了一块牌坊,令秧付出了多少,就连那洁白的手臂最后都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朽木,遭受了多少屈辱。 说到底,只有那个疯了的老妇人才看得透彻,给人一种“万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真的是疯子么,?那为何能一语道破――“女人都是荡妇”。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该如何变态,女人都是荡妇,哪有的这种言论。女人守寡是天经地义的,那自由身又从何说起呢?只是那个年代,他们知道什么叫自由么,也许是不知道的,只知女子就该守德。 令秧不过追求自由罢了,只是一生未能如愿,除了死能带给她解脱,其他的就不能了。 所以当贞洁牌坊建成时,她躺在自己的拔步床上,再也没有醒来,以一种安然的方式死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是有人知道的,在她决定要与世隔绝之前,谢某是知道的,只是不劝告。 她幻化成了那碧绿的江水,蜿蜒流去,没有束缚,没有尽头。

喜欢一个故事,可能是因为情节曲折,那我喜欢这个故事么?也许吧,文章里异常平静的文字,打动了我,还有那个十六岁就嫁人的小姑娘。

对事实,我是没有太多的见解,本就不懂,又何须卖弄呢,喜欢就是喜欢,写书评也就写了,又需要些什么独特的见解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方有令秧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方有令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