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爱人 几乎爱人 8.6分

与爱同行

mbl_360
人生是一场修行。秋微的《几乎爱人》一本书中,三个故事,都与爱有关,也都与失去有关。失去,不见得是失去对方,有时候,失去的是彼时的心境与勇气,倘若让你重来一次,你未必如初那般用力,遗憾来自于此,疼痛也来自于此。我们相遇过,也相爱过,我们几乎就成为了爱人。
在序言里,秋微说,“我是看《红楼梦》长大的,盛筵必散像一个天生的刺,长在我心底,时间长了,业已和我的人生观合而为一,时常隐隐作痛,这真是福祉——疼痛的存在,令人确定心神的存在。
第一个故事《几乎爱人》中的妈妈,身上就有宝钗的影子。在别人看来天塌下来的大事,她都如冷香丸一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爱读《源氏物语》,爱它包裹在故事里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物哀。很多人喜欢书中的第一个中篇《几乎爱人》,Yuki的母亲,在秋微的笔下,是一个爱读《源氏物语》的女人,爱读《源氏物语》的女人并不多。活得透彻而纯粹的人,大多是孤独的,孤独不是坏事,坏的是因为孤独而放纵自己,坏的是因为孤独而选择将就,Yuki的母亲不是这样,她教导自己的女儿:我希望你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对不对的分别,我希望,你的世界,更多的是留给美不美。一辈子都要珍惜“美”,一辈子都要宝贝“...
显示全文
人生是一场修行。秋微的《几乎爱人》一本书中,三个故事,都与爱有关,也都与失去有关。失去,不见得是失去对方,有时候,失去的是彼时的心境与勇气,倘若让你重来一次,你未必如初那般用力,遗憾来自于此,疼痛也来自于此。我们相遇过,也相爱过,我们几乎就成为了爱人。
在序言里,秋微说,“我是看《红楼梦》长大的,盛筵必散像一个天生的刺,长在我心底,时间长了,业已和我的人生观合而为一,时常隐隐作痛,这真是福祉——疼痛的存在,令人确定心神的存在。
第一个故事《几乎爱人》中的妈妈,身上就有宝钗的影子。在别人看来天塌下来的大事,她都如冷香丸一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爱读《源氏物语》,爱它包裹在故事里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物哀。很多人喜欢书中的第一个中篇《几乎爱人》,Yuki的母亲,在秋微的笔下,是一个爱读《源氏物语》的女人,爱读《源氏物语》的女人并不多。活得透彻而纯粹的人,大多是孤独的,孤独不是坏事,坏的是因为孤独而放纵自己,坏的是因为孤独而选择将就,Yuki的母亲不是这样,她教导自己的女儿:我希望你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对不对的分别,我希望,你的世界,更多的是留给美不美。一辈子都要珍惜“美”,一辈子都要宝贝“动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带着这样的心境,她赋予故事中的每位女主人公以独特的人生观,她们都活得很积极很尽兴,但骨子里,又充满绝望。这种绝望又不是消极,而是薛宝钗式的”空而无我”。宝钗是个在“找”和“执”中参透看破的人,生性平和,又没有妄想,这就意味着她不会有破灭感,清醒明白,无求无喜,一切有度。
第二个故事《暗恋时代》,比之《几乎爱人》的空寂感,则多了些喜剧色彩。故事中的女主人公,性格颇多洒脱,像《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遇到一位可怕可爱可怜的对手,造化弄人,兜兜转转,擦身将过未过,一回头,恍悟太迟。但是,那又如何呢?“我是俗气之人,对于分别,我既无眼泪,也不懂沉默。”洒落不是落,而是升,对生活的提升,对所有物事抱有“大惊小怪”的欢愉,懂得抓住瞬间的快乐。
第三个故事《爱,不由自主》,作者写得最为用力,似乎要把这一生的起跌悲喜,全部集中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发生,这就使得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像在看一部快进的电影,五十分钟,从序幕到终章,小艺和伍锦程已结束了半生之缘。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所以,秋微才会让每个故事中的主人公迅速走到结局吧。她们的爱情不是指甲,剪掉可以重新再长出来。她们的爱情是牙齿,失去之后永不再来。当初爱得有多甜蜜,失去时就有多痛苦。
但是,即便爱里有过苦痛,也是人生宝贵的经历。因为,与爱同行,我们的人生才不会枯萎。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几乎爱人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