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大纲和笔记

大A
在2014年5月7日 13:52:12出现冲突的修改:
[ ] 写作背景
     1955年出版的此书,概述了作者从1935年至1939年利用假期在巴西内陆进行的旅行。旅程与人生穿插,心路历程通篇很多处都可见。
        本书的写作目的, 列老并不是以利用描述那些离我们距离遥远的异地风情来博得一种赞赏为目的,而是以一种大老实的态度坦率的承认作为一个人类学家的迷茫和矛盾。特别是他的那个未完成的话剧,实际上是揭露了一切关于旅行家的谎言的话剧。我很遗憾他并没有完成这个作品。这实质是列维作为一个学者和旅者内心思辩的一个过程。他说,旅行是一个场大虚幻,是一种烦死人的过程,整个过程只会对那些习惯于反射的影像而对真正的现实不熟悉的人才会觉得真实无虚,他还说,一个探险家有的时候为了取得遁隐者的名声,不过是为了经由向整个既成的社会秩序挑战的方式得到自己觉得应该得到的一切而已。
      

[ ] 文本分析
1、比起民族志,更像一本文学著作,不像民族志那样堆砌和罗列事实和见闻,对遥远的时间和空间的回顾与记述;
2、文章中也有穿插完...
显示全文
在2014年5月7日 13:52:12出现冲突的修改:
[ ] 写作背景
     1955年出版的此书,概述了作者从1935年至1939年利用假期在巴西内陆进行的旅行。旅程与人生穿插,心路历程通篇很多处都可见。
        本书的写作目的, 列老并不是以利用描述那些离我们距离遥远的异地风情来博得一种赞赏为目的,而是以一种大老实的态度坦率的承认作为一个人类学家的迷茫和矛盾。特别是他的那个未完成的话剧,实际上是揭露了一切关于旅行家的谎言的话剧。我很遗憾他并没有完成这个作品。这实质是列维作为一个学者和旅者内心思辩的一个过程。他说,旅行是一个场大虚幻,是一种烦死人的过程,整个过程只会对那些习惯于反射的影像而对真正的现实不熟悉的人才会觉得真实无虚,他还说,一个探险家有的时候为了取得遁隐者的名声,不过是为了经由向整个既成的社会秩序挑战的方式得到自己觉得应该得到的一切而已。
      

[ ] 文本分析
1、比起民族志,更像一本文学著作,不像民族志那样堆砌和罗列事实和见闻,对遥远的时间和空间的回顾与记述;
2、文章中也有穿插完整的研究报告,只是未按科学民族志的方式编排;
此处以对南比克瓦拉印第安认得记录为例:
时间:南比克瓦拉印第安人把一年分为两个时期。10月到3月是一个时期···;
活动:旱季来了以后,他们便离开定居的村落,每群人都分散成几个小群,出去流浪···寻找猎物;
外貌:南比克瓦拉印第安人的生活如此简陋···不论男女都不穿衣服···个子矮小:男人身高160厘米左右,女人150厘米左右··
遗传学特征:我测过他们的血型,全都是O型···最少也已在血统上孤立了好几个世纪了···惊讶的发现他们有些人的脸形像极了高加索人种···
装饰:南比克瓦拉妇女全身唯一的衣饰是一串细细的贝珠绕在腰间···
工具/武器:除了弓和箭以外,他们使用的武器包括一种扁平的长钉,这种长钉的用途···
生活方式:···赤裸裸的睡在地面上···
婚姻制度:···所有人都有亲戚关系,因为他们喜欢和自己的侄女结婚···这就是人类学家所称的”交表兄妹“···
禁忌:···另外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婴儿仍在喂奶阶段,受刚为人父母有关的种种禁忌的限制:他们不准到河中洗澡···;
         ···他们把人名的使用视为禁忌····
语言:南比克瓦拉印第安人包括好几种语言,没有一种被研究过···
         南比克瓦拉语的语音不明晰···
         除了动词的词头以外,南比克瓦拉语还使用一打左右的别的词头,把生物和事物分成几十类···
以及二十七章的有关家庭生活的部分



3、语言和文字生动细腻,思想大胆,具有人类学家特有的敏锐和敏感,(如65页中利用几页的篇幅利用日记的形式对日落的描写)
          这篇描写寄托了列维-施特劳斯试图用语言手段来达到现场再现的野心:“如果我能找到一种语言来重现那些现象,那些如此不稳定又如此难以描述的现象的话,如果我有能力向别人说明一个永远不会以同样方式再出现的独特事件发生的各个阶段和次序的话,……我就一口气发现到我本行的最深刻的秘密:不论我从事人类学研究的时候会遇到何种奇怪独特的经验,其中的意义和重要性我还是可以向每一个人说个明明白白。”这里隐约已经显露了列维-施特劳斯拯救时间之流的想法了。( P65)

4、 不断出现的充满故事性的叙述,没有分析和解释,单纯描述;(P324)

5、 充斥通篇的比较手法,列老比较原始与现代,比较伊斯兰教和佛教,比较美洲和印度,城与乡,时代更迭的变迁呈现在不同的空间之中,穿越于这些空间的人所生出的断裂感和漂浮感,确实是作为一位人类学家所感触最深的。
   “人类学家自己是人类的一分子,可是他想从一个非常高远的观点与研究和评断人类,那个观点必须高远到使他可以忽视一个个别社会、个别文明的特殊情境的程度。他生活与工作的情境,使他不得不远离自己的社群一段又一段长久的时间;由于曾经经历过如此全面性、如此突然的环境改变,使他染上一种长久不愈的无根性;最后,他没有办法在任何地方觉得适得其所。置身家乡,他在心理上已成为残废。人类学家像数学或音乐一样,是极少数真正的召唤(vocations)之一。” P55

6、《忧郁的热带》这本游记在书中只是充当了趣味性的链接的作用,除此外还充斥着哲学,人类学,社会学,甚至古典戏剧等等深沉的命题。
      具有“舌尖上的印第安'的特点:体重21克的蜂鸟竟然可以串起来烤着着吃佐以蜂蜜,至于烤鳄鱼尾,烤鹦鹉,烧烤狗鸟,烤蜥蜴,烤穿山甲,大蒜味道的树,大便桂皮糖树,蓝色樱桃状的可以调出覆盆子味道糖浆的果实,马黛茶(用冬青叶制的茶),饮料瓜兰那,波拉查面包之类可以算是颠覆性的饮食经验了。
      .如果你是是HR也有福气了,你会看到一个全部都是O型血的南比克瓦拉印第安人组成的团队的真实生活状态!(P335)
       政府管理学院的可以推荐研究一下不同部落酋长的特权和责任;
       社会学喜欢女性学角度的可以探讨婚姻制度和部落生活中异性恋曲和同性恋曲;
       艺术专业的热爱艺术的人们更可以欣赏到卡拉卫欧族用来装饰面目的如藤蔓般繁复的花纹和各部落的特有的装饰品;
       摇滚青年们,崇尚哥特和魔幻风格的还能看到“蟾蜍的祷词”“豆子的祷词”“蝙蝠的祷词”等新鲜的知识。
       还有最后,列老还调皮的调侃了哥伦布大叔一番:哥伦布大叔看到美人鱼竟然貌似是海牛:海牛的头圆形,乳房在身体前面,母海牛喂乳的时候,用前脚掌把小海牛紧紧的抱在胸前。把母海牛看成美人鱼一点也不奇怪。(P82页)


[ ] 与《纳人》的对比
1、语言和翻译问题:
     《纳人》作者是利用当地语言与当地人保持长期密切的接触而深入细致的在实地开展田野研究;(即科学民族志标准方法)
     列氏只是依靠专门提供当地情况的当地翻译对当地生活方式和习惯习俗进行小心而又不理解的记述(大多数民族志观察者的最初状态)。
2、数据、图片和图案的使用:
      《纳人》中提供了大量的经验事实(包含家户谱系以及房屋结构)和数字资料为读者提供明朗的信息,同时以备作者后续的理论支撑,也是科学的民族志方法的写作特点之一;
      《忧郁的热带》中也有大量的数据、图片和图案比较,但是其中的图案基本为艺术和文化方面的相似性做出具体说明,以服务于列老对于邻近的印第安文化所具有的相似性提出证据。
3、写作立场问题:
    《纳人》语言朴实客观,很难看出作者来文中的感情倾向和政治立场,从我个人的田野和研究报告的写作经验来说,还原事实且不带任何个人感情是非常难以完全达到的,但是《纳人》中的还原事实的客观的写作,体现作者的谨慎和学术训练素养。
     《忧郁的热带》,以整体来说,很难算是一本民族志,游记似的开篇,走马观花式的记述,个人思想和内心的挣扎忧虑,以及作者在第四部分和最后一章所显示出的对印度人和伊斯兰教的厌恶,都无法满足客观的标准。

[ ] 个人评议
1、个人最喜欢的是第五节《一个人类学家的成长》
     列老说,人类学的研究工作是“一种避难所,一种传教站”,(“避难所”意指逃避我们身在其中深感不适的文明和时代),“人类学家是赎罪的象征”。 人类学面对矛盾与困惑。人类学家还面对心理失调。人是值得研究的,“可是(也或说幸而)人类学家并不能回答一切问题。” P54
2、当做小说来读的人类学,无法严格意义的归为一本民族志。
    列维斯特劳斯应该算是个科学人文主义者,他的描绘都是细致的,观察都是入微的,白描都是颇有文采的,但文采也不是那种压着人的虚浮的矫饰,而是收敛着情绪又融入其中的因热爱而生的一种方式。写植物生长,写自然景观,他都可以调用非常之多的词汇和形容,我其实不太能欣赏风景描写这件事儿,没有耐心读,再怎么写我觉得也提供不了一种应该亲身去体验的东西。他的日落描绘应该算是经典,科学主义的美感都能衍生出来。写衣食住行,写风俗礼仪,毫无猎奇感,毫无高姿态,和那些在原始部落的人一起生活,观察别人的和谐与冲突,学着交易和沟通,是个想得很透的人,看到各种两难的困境,记录注定要消逝的文化,不流水账却点滴在录,有观有思,有时候会觉得像每个人自己建构的小世界,身处其中自知冷暖亦自求自救。
   
          

摘抄:
    


  

人类学的研究工作是“一种避难所,一种传教站”,(“避难所”意指逃避我们身在其中深感不适的文明和时代),“人类学家是赎罪的象征”。 人类学面对矛盾与困惑。人类学家还面对心理失调。人是值得研究的,“可是(也或说幸而)人类学家并不能回答一切问题。” P54
  
  “人类学家自己是人类的一分子,可是他想从一个非常高远的观点去研究和评断人类,那个观点必须高远到使他可以忽视一个个别社会、个别文明的特殊情境的程度。他生活与工作的情境,使他不得不远离自己的社群一段又一段长久的时间;由于曾经经历过如此全面性、如此突然的环境改变,使他染上一种长久不愈的无根性;最后,他没有办法在任何地方觉得适得其所;置身家乡,他在心理上已成为残废。人类学家像数学或音乐一样,是极少数真正的召唤(vocations)之一。” P55

寄托了列维-施特劳斯试图用语言手段来达到现场再现的野心:“如果我能找到一种语言来重现那些现象,那些如此不稳定又如此难以描述的现象的话,如果我有能力向别人说明一个永远不会以同样方式再出现的独特事件发生的各个阶段和次序的话,……我就一口气发现到我本行的最深刻的秘密:不论我从事人类学研究的时候会遇到何种奇怪独特的经验,其中的意义和重要性我还是可以向每一个人说个明明白白。”这里隐约已经显露了列维-施特劳斯拯救时间之流的想法了。 P6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忧郁的热带的更多书评

推荐忧郁的热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