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后记

Colette
本书原名“De verbeelding van het denken: Geillustreerde geschiedenis van de westerse en oosterse filosofie”(《思想的想象:图说东西方哲学史》),由Jan Bor, Errit Petersma, Jelle Kingma主编,为荷兰哲学家集体分工撰写(包括12位撰写人和3位协作人),由Atlas Contact出版社1995年出版第一版,次年即出第二版。该书很快被译成德、法等数种文字(目前尚无英译本),可见在欧陆影响不小。
本中文译本根据法文译本译出,书中出现的专名皆以法译本为准。法译本原名为“Histoire universelle de la philosophie et des philosophes”(《哲学及哲学家通史》),由J. Van den Bossche、W. Van den Brul和M. Cohendy翻译,由Flammarion出版社1997年出版。
一切哲学都是哲学史。一切哲学史都立足某种哲学观。这部出版于世纪之交的哲学史,所反映的或许正是二十世纪精彩频现的哲学思潮合力。该书也有一种基本哲学观作支撑,立足于此进行材料的甄选和表述的组织,那便是书名所言“思想的想象”。不说“哲学”而谈“思想”,扩大了言及的时空范围,省去了说明的繁琐。“想象”是题眼,见出编著者们的哲学立意,暗示出从事哲学的主要方式之一。作为“图说”类史书的...
显示全文
本书原名“De verbeelding van het denken: Geillustreerde geschiedenis van de westerse en oosterse filosofie”(《思想的想象:图说东西方哲学史》),由Jan Bor, Errit Petersma, Jelle Kingma主编,为荷兰哲学家集体分工撰写(包括12位撰写人和3位协作人),由Atlas Contact出版社1995年出版第一版,次年即出第二版。该书很快被译成德、法等数种文字(目前尚无英译本),可见在欧陆影响不小。
本中文译本根据法文译本译出,书中出现的专名皆以法译本为准。法译本原名为“Histoire universelle de la philosophie et des philosophes”(《哲学及哲学家通史》),由J. Van den Bossche、W. Van den Brul和M. Cohendy翻译,由Flammarion出版社1997年出版。
一切哲学都是哲学史。一切哲学史都立足某种哲学观。这部出版于世纪之交的哲学史,所反映的或许正是二十世纪精彩频现的哲学思潮合力。该书也有一种基本哲学观作支撑,立足于此进行材料的甄选和表述的组织,那便是书名所言“思想的想象”。不说“哲学”而谈“思想”,扩大了言及的时空范围,省去了说明的繁琐。“想象”是题眼,见出编著者们的哲学立意,暗示出从事哲学的主要方式之一。作为“图说”类史书的叙述方式,书中煞费苦心收集列出的大量图片,可视作哲学史的广阔背景,同时也可视作“思想”的“想象”性的延伸,即作为“想象”之一种。若着重后一角度来看,哲学的专业化被降到较低的层面,成为一种思想操作方式。这种有意为之的低姿态所暗含的哲学定位是谨慎(对理性限度的自觉)还是豁达(对思想能力的乐观),不易三言两语说清。
该书涉及大量哲学文献的节选。除散见于正文的引用文字外,对主要哲学家的著作摘录单独列出。有关这些著作摘录的翻译,有三种情况。一是无中文原典或中译本者,由本书译者独立译出;二是有中文原典或中译本者,均参考相关译本,且在选择译本时尽量参考较权威者;三是极个别著作摘录与已有中译本出入较大,本书译者权衡再三,最终放弃自行译出,仍以通行中译本为准。
原书本无注释,本书注释皆为译者所加。大多为一些必要的补充说明,也有的是对原书细节错误的纠正。
原书本无“人物译名对照表”,只有“人名索引”。鉴于该书的结构方式,“目录”已提示出人名索引的较多线索,因此译者自作主张将其改为“人物译名对照表”。其中的人名以法译本出现的拼写法为准,中译人名尽可能以通行译法为准。
“参考文献”是哲学史类著作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读者进一步扩展阅读的主要依据。根据译者有限的观察,近年国内的哲学史类译著以英美原作为主,其参考书目也侧重英文文献。因此该书的“参考文献”的第一个突出优势是列有较全面的法文著作,为希望通过法文进入哲学阅读的读者提供了较完备的参照。另外,在翻译方式上,原书本是以叙述和简评的方式列出书目(这也是现有书目未按字母或出版时间排序的原因)。考虑到中文、西文混杂显得格式不整齐,而且简评文字并非十分必要,为方便读者查找,译者将书目抽出,整齐排列,并在必要时补充文献出版信息。
该书的翻译有幸得到北京大学杜小真老师、《文艺研究》杂志陈剑澜老师、河北大学雷武铃老师、武汉大学刘春阳老师的具体指导帮助。他们审阅过全部或部分译稿,指出的错译之处令译者汗颜,提出的专业意见令译者受益。
在翻译过程中,相伴始终的是韩伟华、高艳萍、许磊三位好友的倾心支持和热忱鼓励。倘若他们不嫌弃,我很想将这本微不足道的小书献给他们,作为友谊的见证。
感谢北京大学出版社闵艳芸女士对我的信任,不仅将我选作译者,还在翻译过程中不断帮助和鼓励我,她为这本书付出了很多心血,其专业精神令我印象深刻。
译后记的格式通常以译者自谦结尾,而每次翻看全书,本人心中只有惴惴不安。作为该书在中文世界的呈现者,我希望它尽可能有趣有益;作为一位才疏学浅、初试身手的译者,我随时准备接受直接的批评。


译者识
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思想的想象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想的想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