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 文选 9.6分

读文选

H掠影

中国人历来对历史看得很重。推究到历史细节中可以发现,无论是明君贤相忠臣死士,乃至于文人墨客、流寇草民,无不极重视历史评价。于是有“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之事。至于今日所谓“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盖“坐狙丘,议稷下,仲连之却秦军,食其之下齐国,留侯之发八难,曲逆之吐六奇”等英雄之事,或去流俗太远,或样板化太重而沦为模范标兵,或英杰自矜不屑于推销自己,不为众人所知,亦不为俗人所称道。“一万年来谁著史”,可以欣慰和想象的到的是,记录历史不同于炒作和传媒,史家也绝不会沦为家长里短式的琐事堆砌。中国的二十四史是一部英雄史,用梁启超的话来说“历史者,英雄之舞台也,舍英雄几无历史。”。我们尚且不知道新时代的史书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可以试想出唯物史观下的历史摹本,这是今天的历史学家应该思考的。

以上我想说的是关于历史的重要性以及历史架构和历史观的问题。这并不是我们普通人读历史、了解历史的意义所在。

我一直在思考我读历史的目的所在。将历史当作一种知识的普及于我而言太过肤浅。我有着更高的追求,如果仅仅限于普及或者知道有这么一段故事,那么我想我大可以做...

显示全文

中国人历来对历史看得很重。推究到历史细节中可以发现,无论是明君贤相忠臣死士,乃至于文人墨客、流寇草民,无不极重视历史评价。于是有“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之事。至于今日所谓“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盖“坐狙丘,议稷下,仲连之却秦军,食其之下齐国,留侯之发八难,曲逆之吐六奇”等英雄之事,或去流俗太远,或样板化太重而沦为模范标兵,或英杰自矜不屑于推销自己,不为众人所知,亦不为俗人所称道。“一万年来谁著史”,可以欣慰和想象的到的是,记录历史不同于炒作和传媒,史家也绝不会沦为家长里短式的琐事堆砌。中国的二十四史是一部英雄史,用梁启超的话来说“历史者,英雄之舞台也,舍英雄几无历史。”。我们尚且不知道新时代的史书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可以试想出唯物史观下的历史摹本,这是今天的历史学家应该思考的。

以上我想说的是关于历史的重要性以及历史架构和历史观的问题。这并不是我们普通人读历史、了解历史的意义所在。

我一直在思考我读历史的目的所在。将历史当作一种知识的普及于我而言太过肤浅。我有着更高的追求,如果仅仅限于普及或者知道有这么一段故事,那么我想我大可以做其他事情。

常常思考人存在的价值。如果突然间遇到变故了我还会剩下什么。意外应该是每个人都应该思考的事情。我觉得我能够叱咤风云,我觉得我很自信,我觉得我有远大的理想与抱负,我觉得前程似锦,我觉得在可预计的将来一片光明,然而在预计之外的或将发生,或不会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将我们目前所思索的一切埋葬。

或许那时连日后史书中的一笔也没有。

之前对抗战史十分感兴趣。也说过“四十岁之后功成名就研究长沙战史”之类的话,不可否认是受到了《抗日战争》、《月亮与六便士》等书籍的影响。然而究其本质而言,这些东西之所以会影响到我还是因为我天生的野心。我有自己的人生野心,历史野心,文字野心。搞研究必须要受过专业的历史学的训练和长期的基础的历史思维的培养,然后才能够说我在某一方面有所研究。和物理学、数学等方面的民科一样,没有受到或者现代的或者传统的,或者东方的或者西方的,或者唯物的或者唯心的,或者可知的或者不可知的,历史观历史素养的熏陶,在历史学这个学科里就只能是一个民科。这是我所能清晰认识到的。我无意于做训诂、点校之类的小学,而且距四十岁又太远,中间所发生的一切又未尝得知,况且四十岁只是一个概念性的时间,或许五十或许六十或许至于古稀,也说不准。推究起来,又并非本心。

读书应该成为终生的事。并不限于读历史。现在的书或文法不通(由于受西化文法影响太重),或言商言政,或魔幻现实,又如侦探,恐怖,诡秘,乃至于青春文学,校园言情之流,实在繁博。虽有书评推荐等,一家两家之言,列其一则忘其二,原其正则推其反,殊难可信。存在即合理,幅度不通,俱为悦目之玩。终究去流俗太近,读之不免哂笑。而史书作为或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的忠实记录,或史官原始察终的推究,或为尊者讳,或为死者讳,大体上可以不加选择的拿来读。其中蕴含的政治哲学,阴谋诡计,人生无常,人性本质,大体上可以超出权游太远了。

我常常感觉在智商和情商方面与有些人差距太远。觉得自己本来就不如他们。他们是一定在学习领域超过我的。总是陷于想要转战其他领域的矛盾中。殊为不甘。但是在中国最朴素的哲学中,是不存在立功与立德这一说的。比如说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乐是生活的本质。在学术领域披荆斩棘固然快乐,如果能够寻求到其他方面的快乐难道是不足的吗?快乐的表象未必相似,但是快乐的本质是相同的。越成长则越感觉忧愁,能冲淡这种如抽丝拨茧般的长大带来的忧愁的快乐很难了。不仅快乐很难,而且痛苦也很难。对于生活总是感觉到某些方面的隔。我想我是因为快乐。

我是有心在中古时期的文学有所建树的,至少成为中文系的平均水平。我并不是读陶渊明便喜欢陶渊明,读谢灵运就喜欢谢灵运,读王粲就喜欢王粲,读江文通就喜欢江文通的。我最喜欢鲍照。我喜欢鲍照是因为他所写出的文字与我所写的文字在我感觉有某些方面的相似性。比如“去亲为客,如何如何”,在我说就是“岁半宦游惊时序,零星心事不须吐”,比如“虑年至,虑颜衰。情易复,恨难追。”,在我就是“苦相逢、悲不遇,叹离别、何激烈。想当年心事,羞惭面热”等等,不一而足。我能够在鲍照的文字中看到我自己。我想我需要更深入的了解他。所谓“读万卷书,神交古人”,万卷书尚且没有读到,神交古人或许慢慢能够体会。读了十六年的书,也该能达到左季高年轻时候的状态了。鲍照文字上与我的相似性未必代表是其所处时代与我时代的相似性。但是对于喜欢的文人其时代的了解是喜欢者应该做的功课之一。喜欢他,便应该去了解他。刘宋六十余年的历史反映在史书上不过累累数卷。就是南朝百五十年的历史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昙花一现。从宋书中切入,我觉得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因为快乐去干这件事,也可能因为觉得不快乐而停止这件事。如同我曾经说的那样:进有进的欢喜,退有退的道理。我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无论是出于怎样的目的,一件事如果开始做了,放弃是应该对自己、对一切有关系的心理有所交待的。我怯于交待。

作读宋书序。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