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心者 蚀心者 6.7分

曾经咫尺相伴到天涯,终是残灯孤影葬芳华

陌上看花人
采桑子·蚀心者
犹记年少春衫薄,爱起由他,情起是他,相伴咫尺到天涯
不知何时裁绮罗,恨亦因他,情终是他,残灯孤影葬芳华
  正如海的女儿中,王子是自私无情的操纵者,人鱼则是为爱痴狂的傀儡娃娃,摆脱不掉,追寻不到。犹如迷宫的蝴蝶,内心的钥匙早已崩滑。王子其实早已知道小人鱼救了他,她是他心中那缕救赎的希望之光,却借着她的身躯走向愈加温暖的地方。爱早已丧失,更多的只是残存的利益关系和无情的伤害。人鱼化作了泡沫,带走了她的心和灵魂,也沉溺了王子。傅镜殊的内心非常清楚,只要他提出任何要求,方灯都会不假思索地答应,犹如一只奋不顾身的飞蛾,明知身处火海,任然执拗前行,哪怕,是以生命付出代价。每一个成功的男人都有一个女人,这句话或许是对的,但女人背后付出的代价却不明就里,不可言说。不惜出卖肉体,色诱陆家父子,不明言说的那三年,方灯为傅镜殊拥有傅家的一切打下了基础,代价的承重与否,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爱到极致,便是弑杀。
  情,就是这样一种毒,一种深入骨髓的盞。它可以魅惑至极,如一株妖娆的曼珠沙华;它也可以逐渐腐蚀你的心灵,蚀咬...
显示全文
采桑子·蚀心者
犹记年少春衫薄,爱起由他,情起是他,相伴咫尺到天涯
不知何时裁绮罗,恨亦因他,情终是他,残灯孤影葬芳华
  正如海的女儿中,王子是自私无情的操纵者,人鱼则是为爱痴狂的傀儡娃娃,摆脱不掉,追寻不到。犹如迷宫的蝴蝶,内心的钥匙早已崩滑。王子其实早已知道小人鱼救了他,她是他心中那缕救赎的希望之光,却借着她的身躯走向愈加温暖的地方。爱早已丧失,更多的只是残存的利益关系和无情的伤害。人鱼化作了泡沫,带走了她的心和灵魂,也沉溺了王子。傅镜殊的内心非常清楚,只要他提出任何要求,方灯都会不假思索地答应,犹如一只奋不顾身的飞蛾,明知身处火海,任然执拗前行,哪怕,是以生命付出代价。每一个成功的男人都有一个女人,这句话或许是对的,但女人背后付出的代价却不明就里,不可言说。不惜出卖肉体,色诱陆家父子,不明言说的那三年,方灯为傅镜殊拥有傅家的一切打下了基础,代价的承重与否,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爱到极致,便是弑杀。
  情,就是这样一种毒,一种深入骨髓的盞。它可以魅惑至极,如一株妖娆的曼珠沙华;它也可以逐渐腐蚀你的心灵,蚀咬你的灵魂,让你烧灼着,疼痛着,颤栗着没入深海。就像漫游在无的长廊,却永远寻觅不到尽头。小狐狸、石狐与云雀的故事,早已是木已成舟。云雀在奄奄一息之时换来一生一次的绝唱,曲终而命竭,无怨无悔;小狐狸永远丧失了它的心,不得与石狐比翼成仙,也永远失去了云雀的衷情陪伴;石狐却永远位列仙班,高高在上,藐视红尘。
  这早已不是爱情。
  方灯发现,至始至终,他不过是利用了她对他近乎十几年的痴狂的爱,承载了三代人爱恨情仇的银镜上镌刻的“不离不弃,是谓真如”,始终像一段谎言。她终是从高楼上跃下,化为泡沫,消散在人间。她不过只是奢求一个家,一个可以与喜欢之人共度余生,细水长流的地方。遇见他,酒鬼父亲离世,阿照去世,陆一车祸死亡,她早已无依无靠,唯有孤魂一缕。她已经倦了,而他却只有看不出的冷漠淡然以及利用。愿我如灯君如镜,夜夜流光相皎洁。不知不觉中暗含了二人的名字,这终究不过是一场美好的梦罢了,乱浮生,醉流年,空悲切。
  傅镜殊一直宛如人偶,不动声色,正如书中所说,对于爱情和女人近乎有着洁癖。她被他蚀了心,东流不复,他最终还是被她困在心底,因为,石狐和小狐狸拥有一颗心。或许年少时傅镜殊的内心或许曾经有一角属于过方灯,在他无依无靠之时,那个抗拒着现实的倔强少女一直陪伴着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蚀心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蚀心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