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柏拉图的灵魂三分法和弗洛伊德的三个“我”

勿刀

重温了一遍。因为最近也在看弗洛伊德,发现《理想国》中柏拉图提出的灵魂三分法与社会阶级的对应在现在看来非常有意思。精神分析家弗洛伊德在两千年以后也提出了类似的理论。

灵魂三分法来自于《理想国》第四卷,藉由苏格拉底的角色发言,柏拉图主张一个社会应该如同个人心灵的结构一般,划分为「欲望/勇气/理性」这三个部分。就无矛盾律(Principle of Non-Contradiction)作为引子:他说,“你不能同时声称某事物在同一方面既是又不是”。如果个体只有一个灵魂,那就不可能对同一个事物同时产生渴望与排斥。但在现实中,个体常常产生矛盾纠结心理。于是,灵魂至少有两个部分的设定,就此被展开讨论。

欲望(ἐπιθυμητικόν)

欲望的作用是发掘以及创造愉悦,几乎所有生理性的渴望。由于这些渴望包含的内容太多,柏拉图没有全部举出,但他粗略提出了灵魂对于性、食物、水源的渴求。柏拉图明确表示这些渴望统统是非...

显示全文

重温了一遍。因为最近也在看弗洛伊德,发现《理想国》中柏拉图提出的灵魂三分法与社会阶级的对应在现在看来非常有意思。精神分析家弗洛伊德在两千年以后也提出了类似的理论。

灵魂三分法来自于《理想国》第四卷,藉由苏格拉底的角色发言,柏拉图主张一个社会应该如同个人心灵的结构一般,划分为「欲望/勇气/理性」这三个部分。就无矛盾律(Principle of Non-Contradiction)作为引子:他说,“你不能同时声称某事物在同一方面既是又不是”。如果个体只有一个灵魂,那就不可能对同一个事物同时产生渴望与排斥。但在现实中,个体常常产生矛盾纠结心理。于是,灵魂至少有两个部分的设定,就此被展开讨论。

欲望(ἐπιθυμητικόν)

欲望的作用是发掘以及创造愉悦,几乎所有生理性的渴望。由于这些渴望包含的内容太多,柏拉图没有全部举出,但他粗略提出了灵魂对于性、食物、水源的渴求。柏拉图明确表示这些渴望统统是非理性的,并且时常自相矛盾,这也是非理性的表现。在社会中与「欲望」所对应的是劳动者这一阶层:即木匠、水管工、石匠、农夫、农场工人等等。

勇气(θυμοειδές)

勇气的作用在于遵守理性的过程中,抵御外部和内部的干扰,从而保证个体或社会整体的完整。不论是于个体还是社会,不正义是相悖于整体的完整性的,具体表现为,在勇气战胜欲望的时,理性被完全忽视,或理性被用于追寻享乐。勇气是会使灵魂发怒的部分。柏拉图也称这个部分为“高层精神”,且他最开始与Thracians、Scythians和北方哲学家们达成一致,认定勇气才是灵魂的主导部分。对于正义的灵魂,勇气向理性看齐,并抵抗欲望,具体表现为气愤。反之对于不正义的灵魂,勇气忽视理性,向欲望看齐,具体表现为追寻肉体上享乐。在社会中与「勇气」所对应的是国防和军队。

理性(λογιστικόν)

理性是灵魂会思考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的灵魂热爱并追寻真理。理性有能力辨认真理,判断是非,而不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并作出与至高的真善美保持一致的决定。在社会中与「理性」所对应的是统治者。柏拉图认为理性是灵魂三部分里最小的部分(就好比统治者是一个国家里人口比例最小的部分)。值得注意的是,理性虽小,但却支配着“勇气”和“欲望”,这也是灵魂三分法中三个部分的中心联系。在《理想国》中,苏格拉底说,只有在处于各个阶层的人民做好其分内的事的条件下,社会才会和谐;对于个体同理,灵魂的三个部分必须互相协作。对于社会也好,个体也好,不正义往往在这三个部分协作失衡的时候出现。柏拉图强调,不论是对于个体还是社会,正义,仅仅在每个部分履行其本份义务,并且不对其他部分的运营造成干扰的情况下滋生。

“the elements in the soul in a natural relation of mastering and being mastered by one another” (Reeve 134).

而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提出有关「本我」、「自我」和「超我」的相关概念,以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

本我(id)

弗洛伊德的「本我」(id)是完全潜意识,代表欲望,受意识遏抑。本我为与生俱来的,是人格结构的基础,日后「自我」及「超我」以本我为基础而发展。本我只遵循一个原则,即享乐原则(pleasure principle),意为追求个体的生物性需求,避免痛苦。弗洛伊德认为,享乐原则的影响最大化是在人的婴幼儿时期,也是本我思想表现最突出的时候。

自我(ego)

弗洛伊德的「自我」(ego),通过调节「超我」和「本我」的相互作用,以对现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事物做出中和的行为。自我是人格的心理组成部分。这里,现实原则(reality principle)暂时中止了享乐原则。由此,个体学会区分心灵中的思想与围绕着个体的外在世界的思想。「自我」在自身和其环境中进行调节。弗洛伊德认为「自我」是人格的执行者。

超我(superego)

弗洛伊德的「超我」(superego)是指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有克制本我欲望的作用。「超我」倾向于站在「本我」的原始渴望的反对立场,而对「自我」带有侵略性。「超我」以道德心的形式运作,维持个体的道德感、回避禁忌。

两条理论的异同

物理结构:弗洛伊德认为他的理论模型有着好似三明治的形状,「自我」被「本我」和「超我」夹在中间,调节上下两层的相互作用。而柏拉图将「理性」放在高处,「勇气」于中间,「欲望」于最低点。两个理论结构上的不同说明了很多问题——柏拉图认为统治者(理性)具有操纵劳动阶级(欲望)和军队(勇气)的权力;而弗洛伊德的理论柔和许多,他的「自我」处于一种和解者的角色,缓和「本我」和「超我」之间的斗争。

弗洛伊德的「本我」与柏拉图的「欲望」貌似大同小异,与人性本能、尤其是食欲和性欲关联;除此之外,他们都占据两个理论模型的最低处,被其上部分所控制。不同的是,弗洛伊德的「本我」里除了欲望,还有个体的潜意识,如焦虑等。

弗洛伊德的「超我」与柏拉图的「勇气」都与融入社会价值体系有关,以德为荣。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弗洛伊德的「超我」来自于个体成长过程中接受的教育,以及个体想要遵守和讨好社会的心理渴望。两条理论就这一点产生了最大的分歧。柏拉图的「勇气」与挑衅相联,对应社会中的军队一层,试图协调「欲望」保护「理性」;而弗洛伊德的「超我」将挑衅视作个体的天性。

弗洛伊德的「自我」与柏拉图的「理性」在各自理论的三部分里都起着协调的作用。他们都认为一个健康的人离不开理智。弗洛伊德曾经说,精神分析的目的便是加强个体「自我」对「本我」的控制。柏拉图的灵魂三分法并没有弗洛伊德所强调的对于个体的心理研究,即这两个理论最大的不同点。

两条理论出发点和上下文的不同。灵魂三分法建立在柏拉图对“什么是真善美”、“为什么人要追求真善美”的讨论。结论之一是个体只有在完全掌控自己的理性之后才算无限接近真善美。而弗洛伊德提出三个我是为了他的精神分析理论,他并不认为三个我的不协调是因为个体犯了什么错,而是由于个体患有精神症。

尽管弗洛伊德和柏拉图的出发点大不相同,两条理论的呼应之处还是让人产生了遐想。后人推测弗洛伊德可能认真研究过柏拉图的作品。因为他在解释「本我」与其他两部分的联系时,用骑手试图控制的马比喻潜意识,这是一个柏拉图在灵魂三分法上曾用过的隐喻。

“Thus in [the ego’s] relation to the id it is like a man on horseback, who has to hold in check the superior strength of the horse… the ego is in the habit of transforming the id’s will into action as if it were its own” (Gay 636).

弗洛伊德隐喻,「超我」是帮助骑手控制马的力量。在对话录《菲得洛斯》中,柏拉图曾提出「勇气」和「欲望」好似战车御者必须控制的两匹战马,一匹向上飞翔的白马代表「勇气」,另一匹畸形的、试图将御者拖下战车的黑马代表「欲望」,而御者便是「理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