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黑 红与黑 8.4分

激情的力量

棠梨煎酒

初读《红与黑》,我便发现于连是与普罗大众不同的人。他有着凡夫俗子所没有的激情。他想要从贫民阶层跨越到富裕阶层的愿望简直比巴尔扎克想成为贵族的愿望还要强烈。“倘若不能飞黄腾达,他宁愿死上一千回。”于连这样在书中说道。他最初追求德雷纳夫人时,完全是把它当作一场比赛,一场只需要征服与被征服的厮杀。他在与德雷纳夫人相处时完成了一项期望时,他这样说道:“他完成了他的责任,而且是一项英勇的责任。这感情让他无比幸福,他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带着一种崭新的欢乐去阅读他心目中的英雄的丰功伟绩了。”

我觉得现代人太缺少于连的这种激情了。朝九晚五,锅碗瓢盆,金钱,房子,我们成为了物品的奴隶,人异化了,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甲虫。生命究竟该是什么样子?我不禁想起远古时期的民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这是劳动的美感,是生命从内里萌发出的最天真朴素的愉悦。《郑风·溱洧》里说:“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三月上巳日,青年男女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游春,嬉笑打闹。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然而在现代,早恋往往不能被家长和学校容忍...

显示全文

初读《红与黑》,我便发现于连是与普罗大众不同的人。他有着凡夫俗子所没有的激情。他想要从贫民阶层跨越到富裕阶层的愿望简直比巴尔扎克想成为贵族的愿望还要强烈。“倘若不能飞黄腾达,他宁愿死上一千回。”于连这样在书中说道。他最初追求德雷纳夫人时,完全是把它当作一场比赛,一场只需要征服与被征服的厮杀。他在与德雷纳夫人相处时完成了一项期望时,他这样说道:“他完成了他的责任,而且是一项英勇的责任。这感情让他无比幸福,他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带着一种崭新的欢乐去阅读他心目中的英雄的丰功伟绩了。”

我觉得现代人太缺少于连的这种激情了。朝九晚五,锅碗瓢盆,金钱,房子,我们成为了物品的奴隶,人异化了,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甲虫。生命究竟该是什么样子?我不禁想起远古时期的民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这是劳动的美感,是生命从内里萌发出的最天真朴素的愉悦。《郑风·溱洧》里说:“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三月上巳日,青年男女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游春,嬉笑打闹。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然而在现代,早恋往往不能被家长和学校容忍。大部分家长心里都有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之前,你要做一个对世间情事懵懂无知的稚儿,在这个时间点之后,你就要像被打了一桶的催熟素一样突然间懂得了所有他们眼中以为的成年男女之间的肮脏,然后尽快找伴侣,结婚,生子。这是个美感消亡的年代,这是个激情消亡的年代。罗马的凯撒大帝说:“我来,我看,我征服。”现代人说:“我来,我看,我服从。”

生命的激情不在于向所有人挑战,而在于与自己搏斗。于连太看重结果,把结果当成自己的兴奋剂,所以他不快乐。我们应该更看重过程,挑战自我的极限,让激情化成一柄刺穿平庸的利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与黑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与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